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扩散的漩涡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扩散的漩涡

在新的行政体系下,国王即将加冕的消息很快由西向北一路扩散开来,并在各地引发了轩然大波。 和过去靠行商与船夫传递消息不同,各地市政厅都在城镇最醒目的位置贴出了公告,并安排了解说员进行讲解,似乎有意让平民了解王室的决策一般。在官方这样的态度下,此事的热度短短数天内便席卷了城市的大街小巷,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相关的讨论,仿佛连冬季的寒冷都淡去了那么几分。 旧王都的“地下号手”也不例外,毕竟酒馆永远是热门消息的汇聚之地,坐在火炉边喝上一杯麦酒,嗑叨着不知从哪听来的传言,乃是平民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之一。 身为号手的新主人,黑锤最近几天笑得几乎合不拢嘴。入冬之后,酒馆的生意便冷清了许多,而登基消息传来后,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收入眼看着蹭蹭上涨,他的心情也跟着高涨起来。 可以预期的是,直到陛下正式完成加冕、尘埃落定之前,这份讨论热度都会持续下去。 决定在邪月登基,简直是英明无比的决定,如果能见到陛下本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俯下身去,虔诚地亲吻陛下的靴尖。 这世上终归没有什么比金龙更可爱的东西了。 当然,以他们这些前老鼠的身份,被允许靠近罗兰温布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平时能见塔萨大人一面就很不错了。 这一点黑锤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 要知道如今的塔萨可不是过去那个落魄的巡逻队长、或是四王子的无名护卫之类,自打提费科争王失败后,他就已经隐隐有了旧王都第一人的征兆。过去连正眼都不会给老鼠一个的酒馆主人纳吉阁下,被他一句话就打发到了偏远之地。之后展开的黑街清理行动中,他们也是因为得到塔萨的提点,才得以褪去骷髅手指的外衣,摇身一变成为正式领民,还顺带接手了这家地下号手酒馆。 这份提拔之恩,黑锤一点儿也不敢忘。 他打算在对方离开旧王都之前,拉上银戒指、陶罐、小指头好好登门拜谢一番——尽管会花去一笔额外的金龙,但只要维持住这份关系,他迟早都能赚回来。 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忘记自己该干的事。 那就是为塔萨大人收集情报——无论是商贩自卖自夸的吹嘘,还是旅行者的路上见闻,只要里面有大人感兴趣的内容,他都必须记录下来,上报给接头人。 而现在,显然最需要注意的便是那些潜在的谋反者。 比如六号桌台的客人—— “你们不觉得这事实在太过巧合了吗?”一位满脸通红的座商嚷道,“如此急匆匆的登基也就罢了,陛下刚宣布要娶一名无法生育的女巫,就正好得到了大王子遗孀尚存、且诞下一子的消息,怎么看都不合常理嘛!” 这话得到了一些人的附和,“我听说戈隆殿下根本不好女色,甚至还有人传他和某位年青骑士有染,怎么突然就冒出来一个未婚妻子?” “真的?” “你不是王都人,自然不清楚,比起二王子和四王子,他可是连宴会都很少参加,这点还是不会错的。” “而且你们想想,”那名商人又说道,“陛下只说要把两人召回无冬城,却又没明确遗腹子的身份,这不是故意留下争议,将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继承资格上么?那女人出自哪个家族,所生之子是不是拥有温布顿家族的血脉,这些足够扯上数年时间了,反而真正要命的事情却没人关注。” “你到底……想说什么?” “什么叫真正要命的事情?” “那就是女巫啊!”他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她们暗中控制了陛下,又制造出所谓的遗孀和孩子,就是为了分散我们的注意,从而实现掌控灰堡的诡计!” 听众一片哗然,“女巫还能制造出人来?” “我跟你们说,没有什么她们造不出来的东西!”商人忿忿道,“浮在水上的石头都行,何况是一个人?正是因为这些妖物横行,现在都没人来租借我的船了!当然,现在想造出一毫无瑕疵的人恐怕还做不到,所以女巫才需要时间,等到她们彻底成功,那名孩子自然也就不需要了!” “哈哈哈哈……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吧,你是不是以为王宫里只有陛下一人,他身边只有一块神罚之石啊?”众人顿时欢笑起来,酒馆里一时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你们——嗝——尽管笑,银光城的挖矿工人已经被女巫制造的玩意所取代,内河上跑的也全是无冬城的石头船,等轮到你们时,我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商人大着舌头道。 唔,虽然这情报价值不高,但心中有反意,那也是谋反嘛……黑锤提起碳笔,在一张纸片上歪歪扭扭地写下对方的特征,以及“诋毁王室,对女巫怀有恶意”的字样,塞进了酒柜后一条不起眼的细缝中。 不出意外的话,警察部很快会做出反应,等到商人出门时,估计就会被逮个正着。至于对方到底有没有谋反之举,那便是审问者的任务,而跟他无关了。 …… 同一时间,内城区伯爵府。 “这件衣服怎么样?”约寇将一件上好布料制成的高领礼服放在胸前比了比,“会不会显得太壮硕了?” 回答者赫然是他在晨曦王都结识的女商人,丹尼丝佩顿。她懒洋洋地靠在床头,将半边被子拉起,遮住不着寸缕的胸口,“跟我约会时都没见你这么积极过,现在连邀请函都没收到,刚听到消息就急着准备出发了?” “罗兰陛下和我可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这样的交情还需要什么邀请,那都是给外人看的玩意。”约寇抖了抖衣服,“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这件你觉得怎么样?” “老实说,你穿什么都差不多啦,”丹尼丝打了个哈欠,“反正吸引我的也不是你的模样。不过你要去无冬的话,那我怎么办?” “呃,”他迟疑了下,“如果你想找乐子,我或许可以帮你介绍几个不错……” “没兴趣,”丹尼丝直截了当地打断道,“我更喜欢自己挑选的目标,再说,我千里迢迢从辉光城来找你,结果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约寇自知理亏,只好叹了口气道,“那你要如何?” 女商人扬起嘴角,“带我一起去无冬。我早就想看看,那位把晨曦搅得天翻地覆的君王是什么模样了。” “这……” “既然是十多年的老朋友,陛下肯定邀请你参加他的晚宴吧?”丹尼丝掀开被子,翻身下床,一步步走到约寇身前,“到时候你只要以伴侣的形式带上我就行啦。在辉光城时,我陪你出席了那么多场宴会,这次你总得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吧?”说着她搂住约寇的脖子,将嘴唇贴到他耳边,“放心,我知道你有真正想见的人……我不但不会干涉你,说不定还会帮你一把呢。” …… 随着消息的传播,无论是平民还是新的地方官员,都纷纷忙碌起来。 然而位于旋涡中心之人却全然不知。 直到一个星期后,罗兰号浅水重炮舰抵达北境永夜城。 这份平静才终被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