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歧路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歧路

现场的喧闹声顿时有些凝固,就连围在吧台前的旅客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将目光投向剧团一行人。 梅伊不由得愣了愣,“我在旧王都时,曾受到过卡金先生的——” “指点,对吧?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愿见你。”管事压低声音说道,“卡金阁下对你很失望啊,梅伊小姐。” 尽管这句话是在她耳边道出,但身边的同伴依然听到了对方的回答,梅伊感到自己的手瞬间被艾琳抓紧了。 这个说法可谓比指责还要严厉,特别是当出自一位戏剧界大师口里时。对于后辈,他们的责怪既可以是批评,也可是寄予厚望的鼓励,但失望就完全是另一个意思了。如果换作三年前的她,恐怕会当场不知所措,甚至抽泣出声来。 可她如今第一个想到的却不是自己。 她已经成为西境之星多年,星花剧团的顶梁柱,无论是演技还是能力,都有了相当程度的自我肯定。如果连她都就此大受打击,那身后的艾琳、缇娜她们要怎么办?更别提天赋尚佳,唯独缺乏自信的燕子了。 因此梅伊发现自己竟意外的平静。 她轻出了口气,有条不紊地回应道,“是吗?我想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如果能当面解释自然最好,若不能,我也只能在此道一声抱歉了。” 似乎没料到她会如此轻描淡写地应对,管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 “总之,希望卡金先生能在戏剧上更进一步,于大典中取得新的突破,我们就不多叨扰了。”她迈出两步,又回头说道,“另外,请不要叫我梅伊小姐,我现在已是兰尼斯夫人了。” 回去的路上天气并没有变化,梅伊却觉得天空都阴沉了许多,一行人沉默不语,全然没了初行时的活跃与激动。 直到快要分别时,盖特才忍不住问道,“梅伊大人,您真的和卡金大师他——” “傻瓜,说的什么蠢话!”萝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如果梅伊姐之前真和他有过节,又怎么可能主动上门去拜访他,那不是自讨没趣吗!说什么失望,我看根本是嫉妒吧。” 众人齐齐吸了口凉气,一脸不敢置信地望向她。 “喂喂……你说的那人,可是灰堡的戏剧大师啊……” “本来嘛,”萝夏忿忿不平道,“无冬城变成了新王都,星花剧团又是西境最受欢迎的表演团队,他们的地位下降了,自然不会给我们好眼色看啊。我可是跟着梅伊姐一路从长歌到边陲镇的,她从旧王都回来后,便再也没有和卡金剧团打过交道,失望一词从何说起?说白了就是看不起我们星花成立时间短,在贵族眼中没有名气嘛。” “原来是这样吗?”艾琳一脸恍然大悟道。 大概是萝夏这番鸣不平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缘故,让大家又恢复了些许精神。 “我说管事怎么不敢直视梅伊大人,看来是在心虚啊……” “所以卡金大师不想见梅伊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才怪!”梅伊终于忍不住翻起了白眼,“以他的名望,哪需要用得着来嫉妒我?出了西境,几乎没人知道我是谁,但在灰堡全境,甚至是晨曦王国,都有不少人听说过卡金菲斯的大名。你们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众人顿时缩了缩脖子。 “总之,这件事倒此为止,明白了吗?”梅伊拍拍手,“都回去吧,明天还接着拍戏呢!” 回到家中,卡特在晚饭间闲聊时也问到了拜访的情况。 而她仅用三言两语便带过了此事。 不管缘由为何,梅伊都不希望把丈夫牵扯进来。 这终究只是戏剧界内部的矛盾罢了。 之后几天的魔影拍摄十分顺利,她担心的低落气氛并没有出现,恰恰相反,大概是众人都憋足了一口气的缘故,最后王宫决战的片段竟演得格外出彩,连盖特都罕见地发挥出了超常水平,不把动作做到位就绝不下场休息。这气氛甚至带动了整个星花剧团,让那些刚入行没多久新人们大开眼界。 期间还有人猜测,会不会正是因为卡金大师的指点,才让演员们突然发奋努力起来。 这也令梅伊稍稍松了口气。 看来哨声旅店里发生的意外并未给剧团带来太多影响。 就在她以为拜访之事就此过去时,出乎意料的事再次发生了。 卡金剧团的管事在一天拍摄结束后主动找上了她。 “我的主人想和你谈谈,梅伊……不,兰尼斯夫人。”他守在城堡区外,似乎等待已久,连帽子上都沾上了一层薄雪。 毫无疑问,对方指的正是卡金剧团的缔造者,灰堡的戏剧大师,卡金菲斯。 那一瞬间,她心中涌出了无数疑问,甚至想用对方口中的“失望”来回拒对方,但她发现,自己确实想见卡金一面……不为别的,只为解开那份谜团。 “我能带上伙伴么?”梅伊问。 “不行,卡金阁下只允许你一人前往。”管事摇摇头。 “梅伊姐……”同行的艾琳担忧道。 她偏头望了眼艾琳,示意自己没有问题,随后深吸了口气,“我明白了,请带路吧。” …… 依然是哨声旅店。 梅伊跟着管事走上二楼,进入了一间宽敞的书房中。背靠书柜而立的,是几名耳熟能详的面孔——“公主”伦琴、“吟游浪子”爱格坡、“飞霞”贝尼丝……这些人都是从各地汇聚而来的顶级演员,在《王子寻情记》中,她也和他们有过还算融洽的合作。多年之后的再会本应该充满喜悦,可从对方冷漠的表情上,梅伊只看到了轻蔑与敌意。 这不禁让她大感意外。 尽管对热情重逢已不抱希望,但在西境之星的印象中,就算彼此间有矛盾,也不至于如此明显的表露出来。对于名演员来说,隐藏表情不过是种基本功,哪怕面对的是一名新人,亦很少有人愿意彻底撕破脸——这和长歌剧院的好事者不同,越是有名之人,便越爱惜自己的羽翼。然而他们此刻连这种表面功夫都不愿去做。 梅伊望向书桌后那位半头白发的老者,数年不见,卡金仿佛又苍老了不少,但在场的演员没人会忽视他的存在。这些同辈一直没有开口,显然也是在等戏剧大师发话。 卡金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一般,合上手中的剧本,站起身来。 而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梅伊愣在原地。 “兰尼斯夫人,我能请你和你的剧团中止下一场演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