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登基大典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三十章 登基大典

“这家伙……未免也太放肆了,”从迷雾中现出身形的夜莺不满道,“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确实,自从上次因铁斧处置贵族一事和北地珍珠谈过之后,她的态度便隐隐发生了变化,仿佛给人一种放飞自我之感——虽说对罗兰而言,这也没什么不好的。 “嗯……”他思索了片刻,“你能判断这句话的真伪么?” “真倒是真的啦,”夜莺撇撇嘴,“至少在希望你注意身体这一点上没有说谎,不然我早把她控制住问个究竟了。” “既然如此,那就随她吧。”罗兰笑道,“如果每一个人的想法都要去猜,那也太累了点,我可没那么多精力啊。” 原本还忿忿不平的夜莺顿时一滞,随后装作漫不经心地模样偏开了头,“说、说得也是……平时顾虑一两个人就差不多了。” 唔,你这掩饰水平,简直是把心里想的都摆在脸上了啊。罗兰极力忍住想要翘起的嘴角,清了清喉咙道,“那么我们回办公室吧,接下来还有许多工作要处理呢。” 比如将两款已经通过定型试验的内燃机投入使用——光有动力源只是完成了第一步,如何批量生产,以及制造与之相匹配的机械装备,都是亟待攻克的难关。除此之外,还有装甲列车的设计组装、生物胶体的流水制造,以及扩充更多的工厂和军队等等…… 不过比起另一件事,这些工作他都可以再放一放。 尽管它本身不具备多大意义,但走完这个形式却是凝聚民意必不可少的。 当莉芙亚抵达无冬城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登基前的条件已全部准备就绪了。 一周后,无冬城堡区首次向民众开放,在警察和亲卫的引导下,数千名经过筛选的群众聚集于庭院内外,兴奋地等待着新王加冕时刻的到来。而在城堡区之外,各条街道上更是张灯结彩、人头攒动——即使天空仍飘着零星的雪花,也无法阻止人们庆祝的热情。 为了此次大典,领主城堡也临时进行了改造。 前庭的外墙被拆除,换成了不阻碍视野的围栏;院子里的陈设亦被移走,铺上了平坦的草地。只要顺着长坡登上城堡区,便可将整个典礼场地尽收眼底。 城堡两侧悬挂起了红底黑边的长条旗帜,从屋顶一直垂落到地面,这种色彩搭配在白雪覆盖的背景中显得格外醒目,也为这座并不怎么宏伟的城堡增添了一份厚重感。 最大的改变来自城堡二层。 仿佛一夜之间,光秃秃的立面上就砌起了一道斜撑,令二层多出了一个半挑空的露台。露台正面恰好对着前庭大门,毫无疑问,国王将在这里接受领民的祝福。 只有设计者卡尔部长清楚,这个快速完成的平台结构出自于女巫之手——爱葛莎女士在城堡墙体上伸长出冰墙后,再由索罗娅小姐“画”上一幅砖石图层,它便成了城堡真假难辨的一部分。 而在这样的天气下,厚实的冰墙足以支撑数天时间。 …… 此刻城堡之中又是另一番景象。 “陛下,您准备好了吗?”卧室门外传来温蒂的问话声,“所有大臣和宾客都已经到齐,只等您现身了。” “我知道了,马上就好。”罗兰应了一声,转头望向穿着一席纯白礼裙的女孩,“你觉得怎么样?” “再等一等……我还是有些紧张,”对方正是安娜,她站在窗台前,透过帘布俯瞰下方喧闹的人群,蓝色的眼眸中泛着明显的波澜,“你真的要和我一起登台吗?那位礼仪官说,过去的登基大典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 她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无畏,罗兰意识到,尽管之前安娜一直都用笑脸相对,但真当这一刻来临时,她仍会产生担忧与迷茫。在学习上的杰出与对新知识的喜爱让她大多时候都充满自信,将身心投入创作与制造时,她更是如同天才一般闪闪发光。但除去这些光环,她只是一名二十岁出头,从小在偏远乡镇长大的姑娘。 如今即将要面对万千民众的打量,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吧? 想到这里,罗兰笑了笑,用最柔和地声音说道,“那我当第一个破例之人好了。还是说,你想让我一个人来给自己加冕?” “当然不是,”安娜摇头道,“我只是……” 罗兰走上前去,张开手抱住了她,“那我换个说法好了。” “换个……说法?” “嗯,”他吸了口气,故作认真地问道,“安娜小姐,我想要聘请你成为我的妻子,你愿意吗?” “噗,”安娜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行!我现在又不是囚笼里的犯人,而且……” “而且什么?” “聘约的时间太短了啦。”她用力锤了下罗兰的肩膀,随后向他伸出戴着白纱的右手,“谢谢你,罗兰。带我下去吧。” 罗兰稳稳托住了她的掌心,“遵命。” …… 打开房门,两人缓缓穿过廊道,走下楼梯,进入了一层大厅。 原本还人声鼎沸的厅堂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分成两列,微微低头,恭迎罗兰的到来。 他顺着列队一路走去——左边是无冬城的女巫们,他看到了提莉、灰烬、夜莺、温蒂、闪电、爱葛莎……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映入眼中,比起三年前无处安身的逃难者,她们如今已重新融入到新的社会秩序中,正一点点成为人类王国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右边则是市政厅官员及各地代表,如巴罗夫、伊蒂丝、铁斧、卡尔、凯莫、塔萨、约寇等等……他们共同组成了灰堡王国的权力机构,从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变成了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按照惯例,登基将是一个极为繁琐的过程,但对于女巫和无冬城官员而言,罗兰的君王之位早已是既定事实,因此这一流程被极大的简化了。 他携着安娜的手走到大厅中央——那里摆放着一张石桌,桌面上竖立着两顶金灿灿的冠冕。 无论是温布顿三世还是赫尔梅斯教会都已不复存在,他谢绝了礼仪官提出的代劳请求,而是决定和安娜互戴头冠。 登基加冕与封后同时进行,在灰堡还是史无前例的事情。 礼仪官自然表示过异议,但对大权在握的他来说根本毫无约束力,而巴罗夫也意外地站到了他这边。 罗兰弯下腰来,先让安娜为自己戴上王冠,接着将另一顶后冠轻轻架在了她的头顶。 当两人转过身来,所有人齐齐单膝跪了下去。 “吾王万岁!” 就在这众人的呼声中,他牵着安娜的手,一步步迈向大厅一端搭建的梯台,穿过架空的穹顶,登上了城堡的露台。 庭院下方顿时掀起了汹涌的浪潮! 不等他举手示意,等待多时的群众已将心中的敬意宣泄出来。 “罗兰陛下万岁!” “国王万岁!” “无冬城万岁!” 欢呼声震耳欲聋、直冲天际,人群中仿佛炸开了锅,彩带与花瓣从露台洒下,随着寒风飞舞,一时间盖过了冰雪的势头。 远处,第一军的营地中也传来了火炮的轰鸣,与城市上空长鸣的钟声交相辉映——那一刻,在这蛮荒原野与西境边界的交汇之地,灰堡的王,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