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朦胧而美好的夜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朦胧而美好的夜

作为灰堡周报的关键人物,蜜糖的眼线可谓无处不在,称得上是兼具了洛嘉与麦茜两者的优势。城堡后院的橄榄林更是如她的大本营一般,想要避开她的探知绝非易事。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正因为她总是能最先知晓城市里那些有趣的逸闻,因此聚会时一般都会吸引到众多姐妹,例如现在,蜜糖身边的女巫就是大厅里最集中的一簇。 谜月和她的侦探团成员就不说了,夜莺、温蒂和书卷都不是好糊弄的人,连许久未曾露面的叶子也出现在人群中,似乎正在和蜜糖说着什么。 「隐藏自己知晓的秘密,同时保住秘密。」 希尔维望了大厅另一端的安娜一眼,想到那句嘱托,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这几只鸟儿怎么样?”叶子的声音很快传入了她的耳中,“我在迷藏森林深处发现的新品种,它们个头不大,飞得却很快,而且胆子也大,一只便敢和偷巢的灰鹰互啄。我想你可能用得上,就带了一窝回来。” 只见对方的肩头站着两大一小共三只翠鸟,正亲昵地在叶子脸颊边蹭来蹭去,完全不像她形容的那般勇猛。 “当然,谢谢你,”蜜糖开心地捧过鸟儿,“这么久不见,感觉你都能当训鸟师了。” “大概是它们把我当作森林的一部分了吧。”叶子笑了笑,“话说回来,城里的变化还真让我惊讶啊……多了好多房子不说,还有魔影和报纸这种新奇的东西。如果不是向森林深处的开拓同样充满乐趣,我一定会羡慕你们的。” “你也应该多回来看看才是,”温蒂柔声道,“大家都很想念你啊。” “我也很想你们……”叶子垂下眼眸,“但迷藏森林如今只有东南侧的边缘地带处在丛林之心的掌控下,我必须长时间与森林融为一体,才能适应不断扩大的意识。想要在战争到来之前控制整个森林,除了抓紧剩余的所有时间外,别无他法……” “你也辛苦了呢。”书卷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以后让闪电把每周的新报纸送到你手上,你就能随时知道无冬城里发生的事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谜月嚷嚷道,“不过报纸上记载的都是众人皆知的事情,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那些只有人少数人才能知晓的秘密。”她望向蜜糖,“如果你有什么发现,记得一定要通知侦探团,我们这里有最强大的探秘者,保证能为你解开一切谜题。” 听到秘密一词,希尔维的心一下提到了顶点。 这个笨蛋,问得也太直接了!她要怎样做才能引开话题?不……想要同时避开夜莺和温蒂的注意,又要不着声色的带偏谜月,对她来说难度实在太高了! “嗯,确实有不少啦……”蜜糖歪着头道。 “哦?”谜月眼睛一亮,连忙追问,“比如?” 大危机,希尔维欲哭无泪地想,装晕或装醉有用吗?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演技啊……抱歉,安娜,我已经尽力了。 “唔,虽然我也很好奇,可我不能说出来。”蜜糖吐了吐舌头,“特别是不能告诉罗兰陛下——这是温蒂姐的要求。她还说,无论发现什么异象,都要先向她汇报才行。” “诶?”谜月惊讶望了温蒂一眼,“这不公平!” 温蒂咳嗽两声,“我这是为了女巫联盟着想——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安全。” 希尔维长舒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最后一个危机也得以解除。 她也算是成功地守住了这个秘密……吧? 于是,希尔维就在这样的忐忑中,度过了她最为艰辛的一场晚宴。 晚宴结束后,罗兰带着安娜回到了卧室。 如今这里已经装饰成了两人的婚房,在摇曳的烛光下,女孩凤冠霞帔的身影显得朦胧了许多,却也多了一份别样的柔美。 他走上前去,轻轻取下她头顶的冠盖,挽起她的发梢,与她四目相对。 在那双湖泊般清澈的眼瞳中,他看到了荡漾的情意。 “叫我的名字,好吗?” “安娜?” “不,”她眨了眨眼。” “安娜温布顿。” “再叫一次。” “安娜温布顿。” “能叫我十次吗?” 罗兰轻笑起来,“多少次都行。” 听完他在耳边的呼唤,安娜终于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这样……是不是有些奇怪?” “是有点,”罗兰刮了刮她的鼻子,“以后这个名字会听到你耳朵起茧的。而且即使没有冠上姓氏,你都是我的妻子啊。” 在他原本的世界里,婚姻并不需要改变一方姓氏,所以他倒对婚后的叫法没有太过在意。 “话虽如此,不过我却觉得这样自己才算完整……”安娜按住胸口,“就好像终于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一样。这大概便是仪式的意义所在吧……无论是戴上冠冕,还是改变称谓,都是通过附加在外部的变化,来获得一种自我认同。尽管人与人的感情并不需要仪式来验证,但若缺少了这一环,之后回想起来时,也一定会觉得惋惜和遗憾吧。” “……”罗兰忍不住伸手搂住了她。 此时一切回答都显得多余。 两人温存片刻后,安娜开口道,“罗兰,我能向你提一个要求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还是对方第一次主动向自己提出索要。 “嗯,你说。” “我想要担任你的工业部部长。” 罗兰略有些讶异,“这倒是没什么问题,不过你为什么突然……” “因为我只是一个出身偏远小镇的平凡姑娘啊,”安娜微笑道,“现在忽然成了灰堡的王后,肯定会有很多人心生不满吧?” “放心,没人敢在这上面多嘴的,”罗兰安慰道。 “如果一切都由你来平息的话,只会不断加重这样的猜疑,”她摇摇头,“我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一直躲在你的身后,只沉醉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中。我想要做得更多,从正面让别人无话可说。” 从一名不为人知的女巫成为独挡一面的人物么?罗兰不禁扬起了嘴角,我从来也没有打算让你一直待在那狭小的后院之中啊…… “那么如你所愿,亲爱的。” “谢谢你答应我的任性,”安娜踮起脚尖,在他额头轻轻一吻,“对了,你不是一直很好奇那天晚上我和夜莺谈了什么吗?” “呃……”罗兰微微一顿,“要说不好奇,肯定是假的,不过——” “没关系,”她笑道,“那是一个约定,而且它已经完成了。现在……抱我上去吧。” 蜡烛被一丝黑火所按灭,夜幕如薄纱一般,遮盖了两人的轮廓。 这朦胧而美好的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