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需要定夺的来信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需要定夺的来信

…… “陛下,这就是本周的财务情况,”巴罗夫收起手中的报表,一脸兴奋地道,“总得来说,各项数据的上涨趋势比预期的还要好,说成是猛增都不为过,若放在以前,这绝对是个奇迹!” “嗯,干得不错,”罗兰靠坐在椅子上,相比对方的神情要显得淡定许多。他自然知道这位老臣口中的奇迹是指什么——无视邪魔之月带来的影响,人口和经济的增幅反而超过了本应该是旺季的夏秋两季,仿佛窗外的大雪都不存在一般。对于这个时代的人而言,此份报告完全称得上是颠覆常识了。 毕竟当寒冬降临时,人们的活动由积累转为消耗,就像冬眠一样,经济表现不振乃是常事。以前的边陲镇更是直接被放弃,连人都没了,何谈贸易生产? 但他却清楚,冬眠的本质不过是对环境的妥协,人类能从万千生物中脱颖而出,靠的便是对环境的改造能力——无视风向、永不疲倦的水泥船打破了大雪封境的阻隔,供暖系统与医疗院解决了人们的后顾之忧,厂房中的工作更是无惧风雪——当环境的限制一点点被拓宽时,这一天便迟早会到来。 另外,登基大典和新王都的确立也是数据上扬的一大关键:人们总是爱往热闹的地方跑,这一点数千年来都没有改变过。 如今宽广的赤水河面已显得有些拥挤起来——无冬城制造的水泥船早在年前便突破了五百大关,其模板也从最初的平板运输船发展出了多种改型,可以通过预留槽孔,快速加装客运、商用等上层船体,受到了不少商会的青睐。加上大规模人口迁移的商机,以至于其他城市的码头里也出现了水泥船的身影。 自从登基的消息扩散出去后,每天都会有五、六百人通过内河抵达无冬城,一年前巴罗夫认为十万人是个难以实现的目标,而现在西境的总人口已接近二十万,其中九成都在无冬一地。 这也导致了新王都跟其他传统城市都截然不同——它既没有雄伟的城墙,也不分内外城区,而是以一圈又一圈的街道为划分,不断向外扩张,宛若一栋栋住宅构成的森林一般。 由于房屋样式大同小异,加上缺乏精雕细琢的华丽建筑,无冬城也遭到了不少人的诟病。 不过这些话落在罗兰耳里,都成了另一种夸耀。 如果不是这样,无冬又怎能承受住人口的迅猛增长?要知道二十万意味着其余城市常住人数的总和,如果非要用城墙圈起来,再建上几座诸如大教堂、钟塔、王宫殿堂之类的精致建筑,怕不是得花上好几十年时间。 人口是工业化的基础,是开设更多工厂的保证,也是经济繁荣的前提。至于美观什么的,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或者说在他眼中,一排排冒着热气的烟囱,要比富丽堂皇的宫殿美多了。 而考虑到消息传播的滞后性,明年的增长应该会更加惊人才是。 “继续保持下去,你会得到应有的奖励。” “成为您的国王之手就已是最好的奖励了——而且这些变化都来自您的英明决策,我只是遵照了您的要求去做而已,”巴罗夫得意地摸着胡子道。 罗兰不禁好笑地摇了摇头,“你还有其他事情要汇报吗?” “啊……是,陛下,”老总管连忙从怀中取出两封信来,“虽然这两份来函都是寄给行政厅的,但我觉得只有您才能做出决断。” “哦?”罗兰接过信纸,第一封寄件人的名字颇为眼熟,似乎在哪见过一样,“卡金.菲斯?” “卡金先生是旧王都的戏剧大师,他曾带着剧团来到无冬城,想要为您的大典献上新剧,可您当时并未同意。”巴罗夫提醒道。 罗兰顿时想起来了,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还是在女商人玛格丽口中,当时被问及谁是王都最熟悉的人时,他将魔手之名脱口而出,结果好不尴尬。而登基大典前,行政厅官员也确实向他汇报过此事,还像献宝一样拿来了剧本,不过他扫了几眼便回绝了对方请求。先不说洛嘉主演的魔影是他筹备已久的重头戏,光是这乏味的宫廷爱情故事,就够让人打瞌睡的了。 “他走之前留下了这么一封信函,虽然我觉得不必用这种小事来打扰您……但他毕竟是久负盛名之人,您看是不是……”说到后面,老总管的声音越来越低,像是欲言又止一般。 罗兰也听出了弦外之音。 信上的日期距今已相隔快一周,留到现在才交给自己,足可见对方用心良苦——四王子对传统戏剧毫无欣赏能力,之前的火速拒绝更是加深了这一印象,巴罗夫估计是怕令他厌烦,才拖到这个时候,只为让他扫一眼戏剧大师写的信。 看得出来,老总管对卡金.菲斯颇为推崇。 或者说不止是他,无论是玛格丽也好,首席骑士也罢,从旧王都来的人,似乎都对这位戏剧大师有着不错的印象。 既然如此,那就看看好了。 罗兰耸耸肩,快速将信浏览了一遍。 内容居然是关于魔影制作方法的询问。 卡金在信中写到,他先是向星花剧团寻找答案,但被梅伊告知剧团只是负责表演,真正将其转化为幻境的是女巫联盟,具体方法由于可能涉及机密,她无法擅作回答。于是他又向女巫联盟写了一封询问信,结果很快被退回,理由是城堡区内不接受直传信件。最后他只得再次找上行政厅,希望能够代为提问。 对方如此锲而不舍的态度,令罗兰稍稍有些意外——一般来说,越是一个行业的领头人,在遭到颠覆时受到的打击就越大,但卡金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魔影的渴望,全然没有一丝挫折之意。 “我知道了,”罗兰沉吟片刻后说道,“这封信就让我来回复他好了。” 只不过无论是戏剧还是魔影,都是无冬城的宣传工具,他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拍摄一部老套的宫廷爱情故事,还不如直接说明,彻底打消掉对方的念头。 “是,陛下。”巴罗夫长出了一口气。 “那另一封呢?”罗兰一边揭开信封一边问道,既然是寄给行政厅的,老总管应该都事先筛选过了。 “是一名商人送来的,他自称维克多.洛萨。” “这次终于不是包装袋和爆米花的贸易请求了?”罗兰轻笑道。 “是,他想要购买的是棉花。”巴罗夫点点头。 “棉花?”罗兰的手不由地停了下来,“无冬城不产这种东西。” “所以他想要的是定制,”巴罗夫回道,“向女巫联盟的叶子小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