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出乎意料的主审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出乎意料的主审官

他是吓得摔落地面,还是被人撞倒的? 若是分不清方向,在惊慌失措的情况下确实有可能带翻别人,毕竟大家的位置并不分散,坚持坐到最后确实需要一点运气。 古德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落,诚然竞争者越少机会越大,但后面的测试他也只能一个人去闯了。不容他多想,军官便已经将合格者带到了另一个隔间里。 第二项测试的场地同样不大,中间依旧摆放着十把座椅,不过这次椅子的形式又发生了变化。 它们围成一圈,并固定在一个大铁环上,铁环下方设有支架,似乎可以自由旋转。 “按照顺序坐上去吧,”考核者面无表情道,“第二轮的规则和上一轮相似,坐稳身子,坚持到最后即可。” 这次再也没人敢说简单了。 大家小心翼翼地爬上铁圈,对应自己的编号坐下。 随着一声开始的口令,事先守在此处的两名士兵走上前来,握住椅背上的把柄推动圆环果然如古德所料的那般,这玩意带着座椅缓缓转起圈来! 一开始众人还没什么反应,但随着速度不断增加,不适感很快涌上心头。 然而士兵丝毫没有停手之意,反在军官的命令声中,更卖力地拨动圆环,一时间帐篷里只能听到座椅晃动的嘎吱声,古德眼中的视野也愈发模糊。 天旋地转! 这便是他脑海里唯一剩下的感受。 第一场幻境造成的影响还未完全恢复,此时强烈的晕眩令他胃里上下翻腾,酸水几乎冲到了舌根! 这算什么考核?军队招收的都是怪物吗? 他咬紧牙关,努力尝试望向拨动铁圈的士兵,却发现他们故意望向棚顶,尽量避开与铁圈的直视,仅仅是双手在重复简单的动作,并不会受到旋转的影响。 这这不公平! 他在心里喊道。而且那人只说了坚持到最后,却没说具体的时间万一要转上半个时辰,他只怕会晕死在椅子上! 聚焦视线的举动加剧了脑中的晕眩,古德再也按压不住肚子里的酸水,口一张直接喷了出来! “呕!” 酸臭的气息顿时冲入了鼻孔。 像是连环反应般,他这一吐直接让其他人也跟着吐了出来,帐篷里的味道一时变得十分恐怖,甚至还有些许飞溅的残汁和半消化物粘到了他的脸上。 “我、我不行了!” “停停下!呕撑不住了!” 古德总算知道为何会在帐篷外听到阵阵呕吐声了。 这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点,而且更关键的是,此项考核的意义是什么?这真是一场军队的招募,而不是故意捉弄他们的戏局吗? 每一息都过得如此艰难,他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放弃,但直到最后铁圈停下,他也没有松开紧握住椅背的手。 参与者还剩下三人。 军官脸上出现了一抹少见的赞许之色,“做得很好,你们离合格又近了一步!先休息五分钟,从第三轮考核开始,难度会逐步降低,只要认真应对即可。” 不过现在已没人会相信对方的话,大家都如临大敌,用袖子胡乱抹了把脸后,沉着脸走进了下一个隔间。 只是这一,古德发现军官并没有说谎。 第三项测试是钻进一个空心圆环中,手脚并用地将其从帐篷一头滚到另一头即可。 无人被淘汰。 第四项测试是翻阅一套古怪的图片上面画满了颜色相近的色块,需要指出隐藏于其中的动物图案。 同样是全部通过。 而古德心中的疑惑也愈发强烈起来。 第五项测试是脱光衣服的全身检查,第六项测试则是指出一块发光玻璃上的箭头朝向。 尽管每个人的表现都不尽相同,可结果仍旧是合格。 就在他等待接下来的测试时,军官却将三人带出了帐篷,这时古德才发现,大营帐后门处还搭着另一座小帐,黑衣警卫将这一区域团团围住,似乎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人物一般。 “大人,我们这是”有人忍不住问道。 那名军官扬起嘴角,“忘了恭喜你们,考核已经全部结束,你们通过了初步筛选。在这里等着就好,之后会有人招待你们的。” “这只是初步筛选么?那公告上的待遇”古德追问到一半时又猛地闭住了嘴,完了,军队肯定不会欢迎只为待遇而来的人,就像骑士总把荣誉挂在嘴边一样。如此急匆匆地说出来,在对方眼里只怕成了一个贪婪之辈。 然而军官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之色,反而认真看了他一眼,“你很需要钱吗?” “我” “这没什么,毕竟第一军待遇之高是整个无冬城都知道的事,实际上我也是因为这个初衷而加入的军队。”对方耸耸肩道,“答案是没错,公告上写着的教育补贴、生活补助、还有薪酬数额,都会如实发放。后续的筛选将决定你们能走到哪一步,而不是用来克扣你们酬劳的借口,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若想真正成为军队的一员,你们还有许多东西要学习。” 古德顿时感到被一股莫大的幸福包围了他被选上了?比巴吉大叔还要多的薪酬,足以养活他和瑞秋两人的补助,都成了现实?刹那间,在帐篷里受到的那些苦都不算什么了,想起来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甘甜。 “谢、谢谢大人!”他激动得连连躬身道,“我一定争取早日加入第一军!” 另外两人也是一脸兴奋,学着他的模样弯下腰来。 “不过我还有一点想要告诉你们,确实有许多人抱着高待遇的想法来到军队,但让他们真正留下来的却不是薪酬。”军官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这里有更多值得追求的东西,到时候你们就会发现,最初的那点念想根本不值一提。”他微微一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值得怀念的事情,“好了,后面还有很多人在等着考核,以后有机会再聊。” 原来对方并不是冷漠寡言的无情之人。 古德心中不由得一动,“大人,既然我们已经通过了考核,现在可以告诉字了吗?” “我叫凡纳。” 军官说完后转身走进了大帐。 之后陆陆续续有合格者从营帐后门钻出,加入到等待的行列中。 一直到下午时分,招募才告一段落。 古德数了数,这一天一共筛选出了十六名“预备士兵”。 警卫围拢过来,将他们夹在中间,一同进入了最后那座帐篷。 里面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张长桌外别无它物,但警卫却显得有些紧张,古德感到他身边的人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哦?这就是他们选拔出来的骑士苗子?”桌旁站着的高个男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眼睛里满是审视之色。 古德心口猛地一颤,他在说什么?骑士? 难道第一军想要招募的是骑士么! 这怎么可能? 那是有名有姓的贵族子弟才能拥有的称谓。 像他这样的身份,连扈从都不可能被选上啊! “空骑士么?一听就知道是我哥哥想出来的叫法,”接着一声婉转的女声传入了他的耳朵,“不过他们离这一步还早得很,先慢慢来吧。对了,你们都到边上去,把中间的空地让给他们。” “可是”带头的警卫犹豫道。 “没关系,我身后有人保护着我呢。” “是,殿下。” 殿下? 还没来得及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事,眼前的人影晃开,一名有着惊人容貌的女子映入了古德的眼中。她有着如宝石般明亮的双眼,脸庞比白雪还要无暇,只要望上一眼,就无法让人忘记,如果可以的话,他几乎想这样一直凝视下去。 但他很快强迫自己挪开视线,恭敬地低下头来。 那名女子一头娟秀的灰色长发表明了她的身份。 即使是像他这样的新迁移民,也知道该发色代表着什么。 那是灰堡王室的象征。 而在无冬城里,只有一名女子拥有这样的血脉。 罗兰陛下的妹妹,提莉温布顿。 “拜见公主殿下!” 所有人齐齐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