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献祭之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献祭之地

“陛下,有一封来自晨曦方面的急报!”亲卫走进办公室中,将一包厚实的羊皮袋放在罗兰的红木桌旁,“听信使说,是肖恩委托他们送过来的。” “哦?”罗兰不由得来了精神,他放下手中的双翼机设计图,站起身道,“快把它拆开来看看。” 勘探队离开无冬城后差不多已有两个月,最近一次收到他们的消息还是在越过灰堡边境之时。得知源头不在境内的那一刻,罗兰还颇有些担心,毕竟开采和运输矿石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第一军机动能力有限,离自己的势力范围越远,计划就越难把控。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回讯,他自然格外在意。 不过令他暗自奇怪的是,这个包裹未免也太大了,几乎让他联想到了后世的快递邮件。不管是找到还是没找到,一张信纸就能阐明情况,究竟勘探队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才会让肖恩寄送这么一大包东西回来? “里面全是纸,”大概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夜莺凑到耳边说道。 “纸?”罗兰偏过头,压低声音问,“难道你的能力已经进化到可以透视物体了?” “我倒想这样,可惜并没有。”夜莺懒洋洋道,“我只是在对方进门时,把手伸进袋子里摸了一把啦。” 原来是这样,她的机警性还真是……等等,罗兰忽然感到了一丝不对之处,伊芙琳带着新的混沌饮料拜访、或是厨师推着点心小车进来时,她会不会也这样“摸”了一把? 话说回来,最近下午茶的分量似乎确实少了些? “陛下,里面装的都是纸,”亲卫的话打断了他的思绪,“而且大部分还涂满了墨汁。” 这又是什么新的汇报方式?罗兰往里瞅了瞅,“难道就没有可以读的信吗?” “请稍等……”亲卫将羊皮袋里的东西悉数倒出后总算有了新发现,“最底下夹着一张封蜡的信。” “拿过来吧。” “那这些被涂黑的纸——” “都摊开到地板上好了,”他吩咐道,“肖恩总不可能花费大把力气,送一堆无用之物回来。” “是!” 罗兰坐回到椅子上,揭开信封。 从日期来看,它应该寄于一周半之前。和袋子一样,这封信也长得出奇,足足有十来页之多——很难想象一个勘探结果需要如此长篇大论来表述。这或许也是对方采用急报方式,却没有在进入灰堡北境后转由动物信使寄送的原因。 「陛下,阿琪玛小姐已经找到了您要的源头——就在晨曦与狼心的东北交界处,当地人称其为笼山的地方。」 肖恩的第一句话便让罗兰放下心来。 还好,此行总算不是毫无收获,矿区仍在晨曦王国境内就意味着他可以通过奎因家掌控整个开采过程,尽管花费要多出不少,但总比受限于狼心和永冬来得好。 而且对方的措辞并不显得繁琐,这也让他对后面的内容愈发好奇起来。 「只是源头并不在矿洞之中,而是在一座非常古老的遗迹里,更不可思议的是,它既不属于地底文明,也和塔其拉逃亡者无关。我们曾怀疑过它兴许出自海底魔鬼之手,不过女巫小姐的发现否决了这个猜想。」 「陛下,这绝对是一个从未被我们知晓的族群留下的遗迹。」 罗兰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未知的新异族,还曾在四大王国境内出没? 这可是连女巫联合会都没有提到过的情报。 虽说这片领地在过去既贫瘠又落后,但不代表她们会忽略自己的大后方,倘若有异族活动,不大可能躲过女巫的侦查。 也就是说,如果肖恩的结论没错,那么它们存在的时间很可能比地底文明还要早。 关键问题在于,这个族群为何会对铀矿石充满兴趣? 他接着往下看去。 「砌筑者在遗迹底层的石壁上留下了大量壁画,画中所展现的各种怪物,都和我们已知的异族形象不符。通过对其内容的揣测,罗瑟女士和我都认为这座建筑很有可能是一座处刑之地。」 「它不仅坐落在源头矿脉之上,砌筑者还将矿石烧制成砖,用来铺设墙壁与地面——阿琪玛在遗迹的每个角落,都观察到了相同元素的存在,就连壁画也使用了大量矿物原料。而在底层四周,我们找到了大量牢笼与白骨,这点在壁画中亦有体现。」 「它们似乎曾将大量敌人囚禁于此——其中不仅包括异类,也包括和处刑者同样形象的同类,然后利用源头的力量折磨对方,就好像这样做能够取悦它们的神明一般。」 「我已经尽可能将那些壁画拓印下来,并让托卡特家的信使一并送往无冬。只不过由于防护服数量有限,加上画幅巨大,目前进展较为缓慢。您看到的壁画只是其中的一部分,预计全部完成还需要一到两个月时间。」 「另外我很担心罗瑟女士的情况,她没有穿戴防护服进入地底,不知道会不会遇上您所提到的危险。当地人曾更早发现这座遗迹,结果在搜刮过程中染上怪疫,不少人死于非命,因此它也有着诅咒神庙的称呼。加上从遗迹的处刑目的来看,这种危险应该是存在的。」 “糟了。”读到这里,罗兰情不自禁地低声道。 “怎么了,”夜莺在迷雾中问道,“神罚女巫就算中了诅咒,换个身体便能解决一切问题,用不着为她们担心吧?” “我担心的不是神罚女巫,而是肖恩和阿琪玛。”他神情凝重地摇摇头,“按照计划,他们不应该在矿区停留那么久。” 无论是铀矿石还是高浓缩铀,其衰变辐射都以α粒子为主,很难穿透皮肤对人体造成伤害,但这不代表在矿区里也是如此。考虑到这些放射性元素存在了数亿年之久,其中一部分已衰变成更危险的元素,例如氡,情况就变得不一样起来。 氡的半衰期只有8天,本身又是气体,极易被吸入体内形成内照射,因此必须进行屏蔽。他为勘探队准备的防护服,便是针对深入矿区而设计的——全包裹式的外套能有效隔绝铀矿中衰变出来的多种剧毒元素,活性炭口罩则可吸附氡气及其他有毒气体,只要不长期驻留矿区,基本能够保证安全。 可时间一长就不同了,炭粒的吸附性是有限度的,这意味着参与拓印壁画的人,都有可能吸入超过安全标准的氡气,从而受到过量的电离辐射。 “他们必须立刻撤离遗迹,”罗兰从桌子上抄起纸笔,“叫蜜糖过来,这封回信得尽快送到他们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