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凝固之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凝固之焰

参观完养殖场后,罗兰来到了橡胶虫实验室。 这间仅有三十来平的屋子宛如古老巫师的炼金房——墙边摆放着一排盛有粘液的胶桶,已经凝固的乳白色胶液粘得到处都是。一口大锅里全是烧糊的胶块,正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天知道他们往里面投放过什么。 而试验所使用的长柄汤勺、水桶和搅拌棍更是加深了这种感觉,如果再配上几只癞蛤蟆和蝙蝠,简直就是一场完美的还原。 “陛下,”凯莫斯垂尔简单点了点头以示行礼,“您要的东西,我想我已经找到了。” 罗兰却注意到了他惨白的脸色,和手指上裹着的纱布,“你受伤了?” “一点小问题,没什么要紧的,”他摆摆手,随后将一杯浅红色的粘液递了过来,“陛下,请看。” 凯莫倒转杯子,液体却并没有洒出,而是沿着杯壁缓缓蠕动,在杯口形成了一团软绵绵的半球体。 罗兰眼睛一亮,伸手将要接住那团果冻一般的物质,却被首席炼金师阻止了。 “不可,陛下!”他收回杯子,“这东西具有腐蚀性。” “我记得橡胶虫粘液应该是无毒无害的,”罗兰挑眉道。否则就不会拿来做食品包装袋和吸管了。 “但在混合血液后,它确实改变了性质。” “血液?”罗兰微微一愣,不由得望向他的手指,“难道你手上的伤口是为了实验……” “当然不是,那只是一个意外罢了,”凯莫摸着胡子笑道,“我就算再疯狂,也不至于拿自己去做实验——化学之路是如此漫长,我还希望能走得再远一些呢。” 听完对方的解释,罗兰总算了解了新胶体的发现过程。 橡胶虫粘液的凝固性来自于腺体分泌物的混合,而且根据两者比例的差异,能形成不同硬度的生物橡胶,但它们都不具备流动性,一旦固结后则不可改变。 凯莫一开始按照化学实验的经验,分组加入各类单质元素或酸碱液,可都无法扭转其最终结果。 之后选材进一步放宽,从复杂的无机盐到有机物,都被丢进去观察效果。虽然该过程中也发现了不少有趣的特殊胶体,不过始终无法得到罗兰想要的新凝胶。 直到一场意外的发生。 他在切割废胶条时,不小心割破了手指,滴出的血液污染了一杯正待固结的实验样品。杯子里顿时冒出大量白气,将放入其中的鸟吻菇溶化成了一滩黄水。 溶液也变成了半凝不凝的胶状物。 “它最大的特点,便是可以将混入材料的特性保留下来。”凯莫将那团凝胶扔进火炉中,它顿时发出了明亮的光芒,火焰也随之冲起数丈高,而不是像之前的橡胶块那样慢慢变黑,最后化为一滩粉末。“我只在里面加入了一勺油脂,单独燃烧或许还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可以说,它比您要求的东西还要好!” 尽管老炼金师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可他的语气里却充满了兴奋之意。望着旺盛的火光,凯莫的眼中也仿佛有团火焰在燃烧——他显然已经在脑海中构想出了这种凝胶被大量使用时的景象。 凝固汽油,便是罗兰尝试制造之物。 它原本通过汽油与特殊增稠剂制得,比起闪点极低、易燃易爆、且难以附着的流质燃料,不仅使用起来安全得多,也更具杀伤性。配合炸药引燃,可瞬间制造出大片烧灼区域,一旦沾上很难摆脱不说,同时熊熊烈火还会加速氧气的消耗,令人窒息而亡。 当看到橡胶虫粘液具有相似的凝固特性时,他就在打这方面的主意了——如果能将粘液与引火物完全融合,并使之充分燃烧,便可得到一件简单而粗暴的武器。 毕竟红雾是惧火的。 在塔其拉时代,最令联合会头痛的是已经建成的前哨站。小范围覆盖的红雾让圣佑军束手手脚,只能依靠具有隔离或清除能力的女巫带着大家缓慢前进,拆除储雾塔的任务则落到了凡人军队身上。往往一战下来,圣佑军会因为无法灵活机动而付出极大的代价,凡人更是有去无回。 正是在这样残酷的交换比下,魔鬼每建立一个前哨站都能削弱联合会的力量,直到后者再也无力阻止对方的行动,最终被四面八方涌来的魔鬼活生生拖垮。 若是能拥有肆意纵火的能力,敌方前哨站的威胁将大幅降低,魔鬼赖以生存的红雾,也会成为勒紧它们脖子的绞索。 大概正是因为对战败的印象太深,帕莎她们才会对橡胶虫如此上心——特别是埃尔暇,一开始还对在第三边陲城里养来历不明的虫子颇有微词,自从罗兰将固态燃料武器的构想陈述一遍后,她的态度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连提到虫子的语气都不同起来。 罗兰如今倒不用硬着头皮和魔鬼近距离较量,在所有能动的目标都消失前,他绝不会让第一军离开火炮掩护的范围。因此燃烧弹更多的是一种辅助进攻手段,属于「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思路下的产物,没有不会影响整个战略计划,有了则能节省下一部分火药,减轻化工厂的生产压力。 在此前提下,凯莫斯垂尔能有所发现自然是再好不过,但问题是…… “血液可不是什么方便获取的原料。” “请放心,陛下,”炼金师回道,“并不是非要人血才行……牛、羊等牲畜的血液同样可以令它的性质发生转变,这一点我已经测试过了。唯一的前提是,它必须是刚放出来的才行。” 这让罗兰放心了不少,不过第二个问题随之而来,“为什么是血液?” “这……”凯莫一时哑然。 「我想,或许跟虫子本身有关吧。」帕莎接话道,「虽然它没有了那只多眼怪的控制,但本能依然存在,那就是捕获、存储猎物,新鲜的血液恐怕便是其中一个触发条件。」 这个推测倒挺合理的,他心想,多眼怪要的显然不是食物,那么存储为原样还是凝胶状,对它们来说兴许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那么尽快展开武器试验吧,”罗兰吩咐道,“既然有了理想原料,下一步应该花不了多少功夫。接下来的事你可以交给那几位王都同行来做,毕竟你也说了,化学之路还很漫长,注意休息才是正理。” “遵命,陛下。”凯莫抚胸道。 「我还有一个想法。」帕莎忽然说道。 “是什么?”罗兰望向她。 「武器测试时也许可以捎带上一位特殊的观众。」她悠悠摆动着主须道。 罗兰立刻意识到了帕莎指的是谁,“那家伙还活着?” 既然当时没有趁着灵魂融合的混乱期问出更多的情报,他便没指望再撬开高阶魔鬼的嘴了。如今落在了塔其拉女巫手中,要么选择自杀,要么被世仇折腾至死,他以为对方早就化为一缕幽魂了。 “它没有绝食,只要送去食物,它都会一点不剩地吃得干干净净。”帕莎言简意赅道。 这说明它一点儿也没有想死的意思。 既不投降,也不招供。 它在等待人类彻底失败,自己重获自由的那一刻。 哪怕希望再渺茫,它也在坚持着。 是因为觉得死在虫子手中,实在太过不值吗? “我明白了,”罗兰扬起嘴角,“那就带上它一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