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没有猜中的结局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没有猜中的结局

灰堡,旧王都,内城区大剧院。 书房门外传来了热烈的掌声,那意味着又一场杰出表演的谢幕。 而卡金.菲斯的阅读也到了尾声。 他取下眼镜,揉了揉有些疲惫的双眼,随后将剧本合上,放回桌旁的立柜中。 书脊上的标题赫然是《狼心奇缘》。 不仅如此,放在柜中最顺手位置的剧本还有《女巫故事》、《新城市》、《曙光》等等,这些都是离开无冬前,梅伊送给他的饯别礼。尽管剧团里不少人都认为这是赤裸裸的讥讽,他却全部收了下来,并带回剧院翻看了好几遍。 倒不是因为剧本本身有多精彩——创作者毫无疑问是个新手,情景的安排也十分直白,基本处于把故事说清楚的入门阶段,而是他不这么做,就再也没有其他事情能做的了。 卡金发现自己失去了创作的欲望。 他一拿起笔,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魔影中的画面。 而在以前,这原本应该是属于大剧院的舞台。 他无法构想出演员的站位与布景板的摆放,就像品尝过蜂蜜以后很难再满足于露水的清甜。在魔影之中,整个世界都成了用于表演的舞台,观众和演员之间不再有间隔,这令人震撼的景象为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可之后偏偏又将他拒之门外。 哪怕只往里面看了一眼,卡金也已无法回头。 准确的说,他并非不想再创作,而是冒出的任何念头,都会不自觉的放到魔影中去考虑。例如王子初识公主时的笑容特写,两人分别之际逐渐拉远的萧瑟背景……诸如此类的想法狂涌而出,几乎一刻也不消停。 魔影带给了他无数想要尝试的内容,但没有一个和剧院故事有关。 正是这种矛盾让卡金.菲斯感到难受无比。 只有在通读剧本时,才会令他暂时忘掉这些烦恼。 不过他也清楚,这只能用来稍作缓解罢了。 梅伊不愿意透露、行政厅没有回讯……意味着无冬城对他彻底关上了大门,在找到新的了解渠道前,他知道自己必将会一直煎熬下去。 就在这时,房外响起了侍女的敲门声,“老爷,有几封寄给您的信。” 卡金闭上眼靠在椅背上,“放在外面吧,我待会会看的。” 戏剧结束后,伦琴、爱格坡等人通常会来书房讨论演出的心得与不解之处,他打算在这之前恢复些精力。 “可是……里面有一封信上印着灰堡王室的标记。您吩咐过,如果是从无冬城寄来的信件,必须第一时间交到——” 侍女的话还没说完,卡金便已打开了房门。 “信在哪?” 被吓了一跳的后者慌忙递上一叠信函,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戏剧大师从中挑走了那封王室来信,又将其他信件一股脑地塞了回来。 接着房门被关上了。 卡金回到书桌前,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封蜡。 这是温布顿国王写给他的信件! 难道对方终于知道卡金剧团曾到过无冬、想要为登基大典献上戏剧的事了? 如果能和灰堡之王联系上,那么魔影岂不是也有着落了? 他压下激动的心情,摊开信纸向下看去。 …… “今天又收到了几朵玫瑰?”在前往书房的路上,爱格坡打趣道。 “十来朵吧,没有细数,”伦琴耸了耸肩,“总之比以前要少。虽然我也不在乎就是了。” “如果让那些倾慕者听到这句话,他们的心只怕都会碎成两半。”爱格坡大笑起来,“数量减少是免不了的,陛下把半数贵族都送去了矿山,这里也变成了旧王都,有空来欣赏戏剧的自然不比以前。不过只要城市还在,一切都会慢慢恢复原样的。” “我的看法是,还有人送花就不错了,”贝尼丝撇嘴道,“曾经的六个剧团,现在只剩三家,希望我们不会变成下一个。” 伦琴的神色也变得颇有些感慨,“是啊,那场战争实在改变了太多……” “咳咳,两位女士,我们也要看到其中的好处。”爱格坡咳嗽两声,“卡金剧团的迅速扩大,不正是因为吸纳了那三家人员的缘故么?王权交替我们无法控制,可历史上都交替过那么多次了,大家还不是一样活着?总之,打起精神来,老师还在等着我们呢——别让他看到我们泄气的模样。” 提到卡金.菲斯,大家都不由得点了点头,没错,自打从无冬城回来以后,老师便仿佛突然老了好几岁。都怪梅伊怎么也不肯透露魔影的来历,还拿有可能涉密来做大旗。既然事已至此,他们自然得加倍努力才行。 “老师,打扰了——” 走到书房前,爱格坡推开房门,随后微微一愣。 房间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卡金没有像以往那样,坐在软榻上等待他们的到来,而是呆立在桌前,一副失神的模样。过了好一会而,他才望向他们,“……进来吧。” “老师,发生了什么事吗?”贝尼丝也察觉到了对方的异样。 “无冬城来信了,是国王陛下写的。”卡金将书桌上的信纸拿起,递给众人,“你们也看看吧。” “这……可以么?” “无妨。” 得到示意后,爱格坡接过了信纸。 其他人立刻围了上来。 望着大家期待万分的神情,卡金暗地里长叹了口气。显然他们此刻也和自己看到信时想得一样——有人暗中阻拦了消息的传达,才导致剧团毫无作为地返回了旧王都。现在既然被陛下知晓,那么作梗之人就该倒霉了。 可他猜中了开头,却没能猜中这个结局。 陛下确实满足了他的好奇,在信中简明扼要地阐述了魔影的原理——一个由女巫制造并激活,能记录事发景象的“仪器”,便是魔影的关键。然而仅仅有女巫还不够,它用到了一些上古遗留之物,这些东西极为稀罕,基本可遇而不可求,因此导致“仪器”也分外稀少,属于既无价也无市的奇物。 对方直截了当的写到,「目前是危机四伏的大战前夕,各领地的一切资源都必须优先为灰堡存亡而服务,魔影也不例外。想必你已经见识过它带来的震撼,在传播理念、宣传意识方面,它都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所以很遗憾暂时无法提供给无关国策的戏剧使用。」 「不过这样的情况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王国迎来真正的和平后,魔影终将成为一种人人都能拍摄的新戏剧形式,到那时,我相信你和你的剧团都能留下上佳的作品。」 倘若只是这样,最多只能算是无奈而已。 可惜陛下并非真的如此认为。 他从一开始就收到了行政厅的通知,而拒绝了新剧本的人,也正是罗兰.温布顿陛下本人。 这才是令卡金最受打击的地方。 为国王登基献上贺礼到头来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事实上对方根本就没有卡金剧团的准备当一回事,如果连精心打造的新戏剧都入不了国王的眼,那么信上“留下佳作”的说辞也只是套话罢了。 他不但自以为是,还间接伤害了梅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