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虫子”的火焰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虫子”的火焰

试爆地点被选在绝境山脉中一处地势平坦的谷地里。 周边被山峰环抱,鲜有人烟,如果不靠地道或空降,很难从外面进入此处。可以说,这是一块山间绝地,十分适合用来做些需要掩人耳目的事情。 倒不是因为凝固汽油武器有多神秘,而是观众之中多了几个不常见的身影。 啊这儿的空气真不错,我都能闻到里面夹带的花香和泥土味道,赛琳从岩层缝隙中钻出,抖动着浑身的触须道,上一次看到蔚蓝的天空,差不多已经是二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莱特宁浑身打了个哆嗦,他望向罗兰,脸上露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恐慌模样。 大概任谁见到巨大的肉瘤怪物从地下冒出,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畏惧,如果放在灾难电影中,这种经典的登场形式绝对算得上是一波需要专门配乐的小**。 更何况脑袋里莫名响起的说话声。 可以说,能做到当场不被吓倒,就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行政厅官员了。 这也是罗兰选择在山谷里测试武器的原因。 “别担心,她们也曾是人类,只不过因为魔鬼的缘故而变成了现在这样子。”他拍了拍炼金师的肩膀,“你听到的声音是她们在用意识交谈,如果想跟她们搭话,直接说出来或者在心里反复复述都行。就像这样” 他转向赛琳,“以原初载体的行动能力,想要看一眼蓝天绿水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那都是因为她总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里的缘故。帕莎跟着爬出了地表,神罚女巫们最近常和我谈起梦境世界里的所见所闻,你们那有个词就是专门用来形容这种现象的,似乎叫宅来着? 我怎么记得这词前面还有两个形容词?最后一个现身的是带着高阶魔鬼的埃尔暇。 你确定真的要我说出来么? 好罢 罗兰朝莱特宁挑了挑眉,“怎么样,她们并没有那么可怕,对吧?” “您、您说得是”后者强颜欢笑道。 “顺带一提,虽然她们失去了人类的外表,却获得了近乎永恒的生命。同时新的表皮具有极高的耐热与耐腐蚀性,这意味着可以直接碰触大多数化学试剂;触须多而敏感,即使操作多个试验也毫无问题。也就是说,这具身体可谓是最适合化学研究的形态了,怎么样,你有兴趣进一步了解下吗?”罗兰耸肩道。 “咕噜,”莱特宁的喉头动了动,过了一会儿才生涩的道,“我还是不了,陛下。”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他望向塔其拉高阶女巫的眼神中已少了几分最初的躲闪,而隐隐多了一丝好奇。 罗兰笑着摇摇头,走到被绑得严严实实的魔鬼身前。 哪怕对方没了双脚,该有的禁锢手段也一个不少。 毕竟这副身体依然属于神罚之躯。 他蹲下身来,与对方平视,“我记得你叫卡布拉达比,没错吧?” 没有了心灵连接,即使占据着人类的躯壳,魔鬼也不可能听懂话里的意思。只不过它仍然用眼睛表达出了自身的想法那毫不遮掩的仇视与敌意超越了种族的隔阂,即使语言互不相通亦能明白对方的想法。 罗兰不以为意地往下说道,“这是一场专为你们准备的焰火表演,你们曾在曙光境犯下累累罪行,将大半个人类王国毁为赤地,现在该轮到我们讨这一程了。接下来你就好好欣赏吧。” 随后他朝莱特宁点点头,“准备实验。” 炼金师打量了魔鬼一眼,本着陛下不主动解释的绝不多问原则,大声应道,“是陛下!” 一切准备妥当后,所有人进入了掩体隧道,只留下魔鬼一人孤零零靠在山壁上。 “点火倒计时,十、九一,起爆!” 一名负责操作的亲卫转起了手摇式引爆装置。 刹那间,谷地中央腾起了一团火红的烈焰和之前炮火演习的大当量炸药演示不同,这一次的火光并不算明亮,甚至看上去有些暗淡。烈焰周围被大量黑烟包裹,显得沉重且厚实。无论是声响还是震撼程度,都远远不及炸药那般惊天动地。 但众人很快感受到了新武器的特别之处。 透过观察孔,大家清楚地看到,抛起的黑烟并没有很快散去,而是缓缓上升,宛如一张不透光的幕布。与其说是一团烟尘,倒不如说是带火的岩浆灼热的气流将燃料推向高空,再像张开的雨伞一般散落开来。 当伞完全张开,闪烁的红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旺盛,并迅速将下坠的燃料变成了流淌的火焰! 罗兰知道那是助燃层中的铝粉和铁氧化物被引燃的效果。 该反应所释放的热量仿佛带来了第二次持续爆炸这过程足有数秒之久。 火雨四散飞溅,沾到的地方立刻会腾起新的大火,哪怕留出了足够多的安全距离,他依然能感到扑面而来的阵阵热风。 在重力的作用下,黑烟和火焰终于完全分离,前者消散在天空中,而后者则完全主宰了大地。谷地中央原本有一片树林、有溪流,但现在只剩下噼里啪啦作响的火海。至于预先放置的试验动物,罗兰已觉得没必要再去检查了。 而在隧道另一旁,埃尔暇情不自禁地卷起了主须。 如果塔其拉时代拥有这样的武器该多好! 正因为红雾惧火,魔鬼的前哨站周围总是光秃秃一片,光凭几堆柴火想要驱散红雾无异于痴人说梦,即使女巫想办法制造出高温火源,没有魔力的维持也很难有所作为。但这种武器却让她看到了快速铲除前哨站的希望只要能把它运进去,就能为后续的大军打开一条通路。 而她的战友们,也不必为了给凡人军队拖延时间,无助地死在魔鬼与红雾的夹击之下。 她仿佛看到了被流火覆盖的储雾塔熊熊燃烧,直至化为一根耀眼的火柱。 只属于原初载体的心灵交流在三名高阶女巫脑海中飞速传递着,她们甚至已不需要语言,便能理解彼此的想法和情绪。 在交流之余,埃尔暇悄悄将目光移向那名凡人男子,暗自叹息了一声他没有出生在四百年前,实在是太可惜了。 火焰持续了近四个小时才逐渐平息。 谷地里只剩下一片焦土,再无任何可烧之物。 罗兰走出隧道,感觉陡然从初春来到了盛夏,热腾腾的空气大量堆积于此,将山谷变成了一个暂时的温室区。 他望向靠在岩壁上的魔鬼由于事先做过清理,大火并没有烧到掩体附近,神罚之躯也感受不到灼人的热浪,理应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但对方的眼睛却直直望着远处的焦土,神情里多了一丝晦暗不定的色彩。 这大概便是帕莎等人想要看到的结果。 塔其拉方面并没有考虑过对方服软或投降的可能。 她们只是想让对方知道 它们曾经轻视的虫子,如今也有了毁灭它们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