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沃土前线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沃土前线

“这些钢轨就是今天的最后一份,”叶子从树冠中探出半截身子,“麻烦你了。” “包在我身上!”莫丽尔拍了拍平坦的胸口,随后吹了声口哨,“出来吧,我的仆从莫莫塔!” 只见一个蓝色球体从虚空中浮现,并很快膨胀至树丫高度。它伸出两只手一般的透明肢体,一把将地上堆放的钢轨捞起,吞入肚中——不过轨道实在太长,想要完全吞并不太现实,因此前后端都露在外面,乍一看像是球体被刺穿了一样。 “莫莫……塔?我记得你上次还是叫它莫莫卡来着。” “是吗?”莫丽尔歪头道,“不过那都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喊出来——这样才显得有气势不是么?” “呃,”叶子想了想,“是谜月告诉你的?” “诶,你怎么知道?”莫丽尔好奇地问,“她还邀请我加入侦探团呢。” 自从魔影上映后,洛嘉高呼着为了妹妹化身巨狼、纵身扑向敌人的英勇身姿便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由侦探团推波助澜,施展能力的同时喊出口号隐隐成了年轻女巫群体中的时髦做法。这在无冬城并不是什么秘密,但叶子小姐长期待在迷藏森林,最近一次露面还是在国王陛下的登基大典上,她也能知道得如此清楚,就颇有些出乎莫丽尔的意料了。 “因为……不,没什么。”叶子咳嗽两声,转头望向无冬城方向,“又有新的物资进入森林了,我先过去了。” 尽管莫丽尔十分想知道答案,但还是竭力按捺下自己的好奇心,朝叶子挥了挥手。 后者眨眼间化为闪烁的灵体,融入了树影之中。 听说这个能力能令对方从迷藏森林一头瞬间出现在另一头,只要是发生在森林里的事,就没有叶子不知道的。而万千树木也能成为她吸纳魔力的根基,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控制植物源源不断的把建筑材料运至前线,魔力仆从的搬运效率与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这便是能力进化的强大。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叶子小姐这样,莫丽尔羡慕地想,来到无冬城差不多也有四五个月了,识字什么的已无问题,等学完自然原理,应该就轮到她进化了吧? 她爬上魔力仆从的头顶,控制着莫莫塔朝森林外走去。 一出森林,一副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顿时展现在她眼前。 “一、二、三,起!” “再往左一点!” “慢点放,慢点放!” 近千名工人围绕在向东北方向延伸的铁路两旁,紧张而有序的抢修着塔零号站点。作为通往塔其拉废墟的第一站,它实际上也有着掩护森林终点站的作用。四座碉堡分别坐落车站四角,由堑壕与挡墙将其连成一个整体,穿着各色衣服、甚至是赤着上身的工人穿行其中,若不是事先知道陛下的计划,单看此景,很难把这里和战斗前线联想在一起。 “哟,这不是莫丽尔小姐吗?辛苦你啦!” “今天又要麻烦你了,火车组的人实在忙不过来。” “莫丽尔小姐,这里有台蒸汽机倒了,能帮我们扶正一下行吗?” 魔力仆从夹带着铁轨缓缓穿过人流,时不时会有人向她打招呼问好,或是请她出手帮忙——她来这里不过才一周时间,已经有不少人记住了她的名字。 尽管莫丽尔的主要任务是防止海鸥号发生意外,不过只要有人求助,她都十分乐意伸出援手——就像在沉睡岛时那样。 看到他人笑着向自己道谢时,莫丽尔也会由衷地感到快乐。 更令她觉得开心的是,沉睡岛上只有女巫和极少数峡湾人会对她表示感谢,除开装卸货物外,她能帮得上忙的也不多。而在这里,大家对待她就和名人一样,需要她帮忙的地方到处都是,正所谓多一份感谢便多一份快乐,只要海鸥号不起飞,她就会带着魔力仆从沿着铁路逛上一整天。 离开塔零号站点后,沿途景色又有了变化。 一道道烟柱隐约出现在莫丽尔的视野中。 那是火车留下的痕迹。 事实上这些钢铁巨兽才是接替叶子的主力,它们不断把物资运出森林,输送到需要建设的最前线,仿佛永远不会感到疲惫一般。她搬运的这些钢轨,不过是余下的一小部分而已。 可惜听提莉殿下说,这些大家伙并没有那么容易制造,无冬城至今也只有两三辆罢了——这亦是海鸥号需要频繁往返于无冬与前线之间的原因:不管沃土平原的战事如何,后方都要将生产维持下去。 越靠近轨道尽头,穿着统一制服的士兵越发多了起来。 经过一周的观察,莫丽尔已能大致区分哪些是新兵,哪些是久经沙场的战士——坐在地上听教官训导、还时不时偷偷望上她一眼的一般是前者,而那些聚精会神擦拭着怀中武器、对她视而不见的,基本就是后者了。 “你们看仔细了,这就是目前魔鬼已知的几种形态!”一名教官敲着小黑板上的图片道,“最常见的是狂魔,身材魁梧、手臂粗大,能投出极为精准的骨矛,但无法连续投掷——除非到了狗急跳墙的时候!” “哈哈哈……”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哄笑。 “笑个屁!”教官呵斥道,“等真见到那一幕,只怕你们尿都要吓出来。这种时候逃跑和投降都不能挽回你们那可怜的小命,唯一的正确做法是对准它扣下扳机,在它杀死你之前干掉它!明白了吗?” “是!”众人齐声应道。 “那么看下一张,”他指向另一张图片,“这种眼睛长在脑门上的怪物就是心惧魔,数量虽然远不及上一种,但能力却要强大得多。它们只要看到你们,就能让你们害怕得无法动弹,只能等着被敌人屠杀。这种诡异的精神攻击可以被神罚之石所克制,上前线的人也都会发放神石,但保不准你们哪天丢三落四,在没神石的情况下遇到了它们。” “那该怎么办?” “向你们的祖母祈祷,或是在脑海里想象些喜爱的人或物,总之你们平时怎么克服恐惧,到那时就怎么做!” 听到这句话后,莫丽尔发现有人望向了自己。 而她也笑着朝对方眨了眨眼。 “喂,你这家伙在看哪儿呢!”教官大吼道,“不想听课的话,就给我滚到工地扛水泥去!” 那人连忙缩回了脑袋。 哎,所以比起老兵,还是新兵更讨人喜欢一些。 莫丽尔撇撇嘴,控制着魔力仆从继续前进。 又走了数百米后,她已能看到轨道的最前沿——工人、士兵、女巫混杂于此,齐心协力地将铁路架设向更远方。 而人群之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位穿着工作服的亚麻色长发姑娘。 灰堡王后,安娜温布顿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