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攻与防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攻与防

“您能再快点吗?”闪电伴飞在驾驶室旁,恨不得自己也能上去推火车一把——不过她心里亦清楚,这尊堪比山头般的庞然大物就是让麦茜来推,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多往炉子里添点煤如何?” “嚯嚯,小姑娘,压力太高的话,锅炉可是会炸开的!”操纵黑河号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上去并不像是军人,倒像是位普通的和蔼邻居,他扯着嗓子回道,“放心吧,第一军没那么容易被击败,哪怕对手是地狱里来的魔鬼也一样。” 闪电抿了抿嘴,没有接话。 虽然知道让火车跑到这个速度已是超乎预料之事,但依然无法减少她心中的焦虑——循着铁路找到黑河号并没有花费太多功夫,毕竟如此醒目的大型机械想要让人忽略都很难。除了靠近时吓了车上的人一跳外,剩下的过程都很顺利:凭借女巫联盟成员的身份,列车长很快相信了她的话,并下达了掉头命令。 然而闪电一点儿也放松不下来。 火车转向塔一号站点后,她终于联系上了希尔维,而后者的消息则令她心底一沉:魔鬼不仅准确抓住了第一军推进的间隙,在防御皆未成型的情况下发起突然袭击,而且进攻主力正快速从两个方向逼近营地。如果没有火炮的支援,本就打了折扣的阵地更难发挥出实力,局势无疑将会雪上加霜。 听到这些后,她实在没法像老人那么有信心。 唯一的好消息大概是麦茜成功找到了受伤的洛嘉,有娜娜瓦的医治,狼女的性命总算是无碍了。 “外边又吵风又大,要不要进来坐一坐?每句话都得喊着说可不轻松。”对方抽了口烟斗,靠到窗边,“别看里面有些颠人,至少挺暖和的——这炉子比壁炉要好使太多了!” “不……谢谢,”闪电望了眼抖得跟筛糠似的驾驶台,摇了摇头,“还是不用了。” 果然,这已经是黑河号的极限。 按照这个抖动频率继续加速,就算锅炉能挺过来,火车也非得散架不可。 “看得出来,你还是在担心那边的情况……营地里有你的亲人或朋友么?” “嗯。”闪电面带担忧地回道。 “我也有,”他摸着胡子道,“而且有两个!” “诶?”闪电不由得微微一愣,她原以为对方镇定自若是因为无所牵挂的缘故。 “我以前是个矿工,这一辈子总共生了四个孩子,除了老大死于一场风寒外,其他人都活到了温布顿陛下的到来。”老人微笑道,“以前他们过得跟老鼠差不多,既瘦小又懦弱,不过自从加入军队后,就像里外都换了一个人似的,这也是我对第一军充满信心的原因——由这样的人组成的队伍,是不可能轻易被击溃的。” 是……这样么?闪电忍不住问道,“那还有一个呢?” “就在这列车上啊,”他敲了敲烟斗,“第一个发现你靠近的瞭望员便是他了。” 老人停顿片刻,语气里颇有些自豪,“正因为这些变化都是温布顿陛下带来的,所以我也想着能为他做些什么,再说一个人呆在矿山也无聊得很,不如到处走一走。后来陛下从熟悉蒸汽机操作的人中挑选火车班组,我就报了名,没想到还被选上了。” 原来对方并不是她的那样……闪电嚅了嚅嘴,正准备说些什么时,控制台上的电话机突然铃声大作。 “父亲,我看到塔一号站了!那边确实像在交战,我能看见闪光和火焰!”话筒里激动的声音连窗外的闪电都能听到。 “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军队,不要叫我父亲!”老人冲着话筒吼道,“继续盯着前方就行,我要拉响汽笛,告诉他们援军来了!” 接着他朝闪电挑了挑胡子,“怎么样,我就说他们没那么容易被击溃吧?”随后对方转过身,用力拉下背后的绳索,中气十足地高喊道,“给我上吧,小伙子们!” “呜——————————” 半刻钟后,就在汽笛浑厚的长鸣声中,黑河号伴随着减速时发出的巨大轰响,一头冲进了混战的中心。 扎在铁轨上的石针无一不被撞得粉碎,黑石与钢铁的碰撞,在漆黑的车头处迸射出一连串耀眼的火花。 或许是列车的减速令敌人产生了可以挡住对手的错觉,几只魔鬼靠近铁轨,试图阻止钢铁巨兽的前进,结果纷纷被卷入轮下,碾成了肉泥。 它哪怕再缓慢,也不是生物之力所能抗衡。 与此同时,架设在装甲列车前后的机枪塔亦开始向四周扫射,侵入营地内部的魔鬼顿时腹背受敌,在两面夹击下,几乎连躲藏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挨个扫倒。而骨矛等攻击手段,对于黑河号无异于挠痒。 此刻,闪电已经飞进了炮塔仓。 “希尔维,目标是?” “就在你们的正前方,三千三百米左右,”希尔维显然也注意到了火车的到来,第一时间报出了炮击的数据,“一片开阔,没有遮挡!” 不需要再复述,等到火车彻底静止的一刻,炮手们立刻忙碌起来。 …… 在希尔维的视野中,敌人主力如今已逼到了营地防线的射程之内。 它们的数量不及上次望北坡一役,差不多在五千左右,不过却分开得十分零散,简直就跟没有约束的强盗一般。也正因为如此,整个平原上仿佛都是它们的人马,看起来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而在更远的地方,魔力之眼的侦查被扭曲了。 大地上涌动着一团不透光的黑幕,哪怕是能穿透任何死角的魔眼也没法完全看清黑幕后的东西。那并不像是神罚之石所产生的干扰——禁魔领域带给人的感觉犹如一片寂静的死地,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边界清晰、毫无波澜。它更像是别的什么东西……某种活生生的东西。 而在入睡前,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 偷袭营地的长针和石柱,便是从那团黑幕中发射出来的。 这是希尔维感到最为压抑的一场战斗,从设伏到袭击都充满着诡异,她的视野也处处受制,魔鬼的每一步似乎皆针对她而来。 她现在已不顾上去思考,敌人到底是如何悄然无声逼近到这个距离的,而是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黑河号上。 由于看不到目标的具体位置,她只根据炮击结果再做调整。 就在这焦灼不安的等待中,黑河号终于发出了第一声怒吼,炙热的火焰顿时照亮了它硕长的身躯,同时也点亮了夜幕中的营地! 比声音更快地则是炮弹。 它穿透一层层阻挡在前方的空气,拖曳着一串激波向黑幕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