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心路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心路

结束与前线的对话后,夜莺将一个银白色的密封环放到了他桌前。 这是飞行信使专用的扣具,由两块铝片压成,内部能容下一张巴掌大小的曲卷纸条,比起最初直接将布条系在爪子上的做法进化了许多,配合上索罗娅特制的“超薄纸”,使得密信传输的信息量有了大幅增长。 由于距离超过五百公里后,飞行信使出现意外的几率将变得不可忽视,因此各地行政厅都设置了接力节点。为了高效分拣密信,扣具上还印有识别编号,相当于后世的车票。只要扫上一眼,就能明白这封密信是从哪里发出,又要送到哪里。 而这个扣具上的首字母c代表着它来自晨曦王国——罗兰以保密的理由定下该制度时,为了方便自己直接使用了拼音缩写,而非四大王国通用的标准字符。 “发自晨曦荆棘镇么?”他挑了挑眉,“你什么时候拿到它的?” “就在十分钟前,蜜糖来了一趟。”夜莺回道,“不过我看你正在打电话,就没有打断你。” 难道笼山遗迹里又有了什么新发现?罗兰撬开扣具,将信摊开。 信上的内容略有些长,他花了半刻钟才明白亲卫近期遇到的情况。 “没想到,教会也会有向灰堡求援的一天。”放下信纸,罗兰不由得感慨了一句,虽然知道一旦放弃赫尔梅斯,他们就再也没有卷土重来的机会,不过去偏远之地做个一方豪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结果到头来给逃亡者致命一击的,却是教会曾经的主教,不得不说这真是个戏剧性的结局。 “那群丢下圣城修道院里的孤儿、独自落跑的丧家之犬有下落了?”夜莺好奇道。 “若信上说的没错的话,教会几乎已不复存在了。”罗兰将信递给对方,“他们最后的希望背叛了他们。” 夜莺看完信后望向他,“那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大公岛伯爵的管家已全部招认,遗迹宝物也有了下落,派人去一趟狼心是迟早之事。”罗兰轻轻敲打着桌子说道,“祭典魔方能对浓缩后的高纯度铀片产生反应,那么壁画里的景象或许并不是单纯的艺术虚构。不管它有什么作用,都最好由无冬城来控制。至于那名被俘虏的教会代理人法琳娜……”他顿了顿,“就和乔一并带回来受审好了。” “果然像是你风格的回答。”夜莺微微一笑。 “我以为你不会喜欢这个答案。”罗兰斟酌着措辞道,“毕竟教会曾残酷迫害过你们。” “我的确无比憎恨过教会,甚至连带着讨厌过人类。”夜莺坦然道,“不过自从知道背后策划这一切的是同样身为女巫的阿卡丽斯、并且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延续自身后,想法就发生了转变。说恨已经很难再恨起来,只觉得她既可怜又可悲。何况那个由坠星城一手扶植起来的教会如今已烟消云散,我就算想要报复,也找不到目标了。” “呃……你还讨厌过人类吗?”罗兰略带惊讶地问道。 “不讨厌才奇怪吧,”夜莺瞪了他一眼,“魔力觉醒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也没拿它到处作恶,凭什么要被当做过街老鼠一样驱赶?既然你们把我视作异类,那我为什么还要和你们以同类相处——这大概就是当时的想法。而且我敢说,大部分女巫都产生过类似的情绪。” “所以一开始才会拿着匕首出现在我的卧室吗?” “那时候已经算够克制的啦,”夜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讨厌人类这种想法还只是隐隐浮现的念头,但讨厌贵族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如果不是因为安娜落在你手中,我才不会有耐心和你坐下来谈……你忘了我以前的称号了吗?” 好吧,并没有。幽影杀手,曾让整个旧王都的贵族圈都背后一凉的夺命幽灵。 “所以你当时的**都是……” “装出来的,”夜莺掩嘴道,“如果能让你暴露本性,就可以让安娜更深刻的明白贵族到底是什么,可惜……” 可惜个啥?你是在可惜没能劝安娜离开边陲镇,还是在遗憾**没有效果?罗兰没好气道当时的运气还真不错。” “心怀仇恨的时候,总容易走上一个极端嘛。”夜莺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过多久我就发现,原来贵族里也会有像你这样的异类,简直跟我一样,或许试着信任一下也不错。” “我该说多谢认可吗?” “不用客气。”她理直气壮道,“至于再后来,女巫中也有纯洁者、甚至像洁萝那样的存在,那些不成熟的想法自然也不翼而飞了。” “是么……你也不容易啊。”罗兰感叹了一句。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情绪有些低落呢?”夜莺俯下身来,发梢落在了他的脸颊上,“前面是装出来的,不代表后面也是伪装的啊。比方说……现在。” 话音刚落,她便遁入了迷雾之中,等到再现身时,已经叼着鱼干靠在了躺椅上,正一脸得意地朝他眨眼。 罗兰气得牙痒痒地站起身,正打算给她点教训,让她明白谁才是灰堡之王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是行政厅总管的专线。 他给了夜莺一个“你等着”的眼神,提起了话筒。 “陛下,”那边很快响起了巴罗夫的声音,“旧王都来了一位特殊的访客,说无论如何都想要见您一面。” 一个能让国王之手亲自为其引荐的客人,这可不算常见的事。“哦?对方是谁?” “戏剧大师,卡金菲斯阁下。”巴罗夫语气里隐隐有些兴奋。 怎么又是他?罗兰皱了皱眉,自己不是在信里将拒绝之意写得很清楚了么?“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如果他没有什么特别要紧的事……” “有啊,陛下!”巴罗夫连忙将对方的来意讲述了一遍。 “你确定?”罗兰微微一愣。 “是,这是他亲口所言!”总管信誓旦旦道。 听到此话,罗兰心头不由冒出了一个想法,沉默片刻后,他更改了先前的主意,“我会在城堡会客厅接见他,你安排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