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我喜欢你,还有大家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我喜欢你,还有大家

葬礼举行过后的次日,一个从无冬城传来的消息让前线工程队整个沸腾起来。 罗兰陛下居然为他们准备了一场探望会,所有工期满三个月的工人,都能获得一天的有薪假期,并且届时自己牵绊已久的家人将从无冬抵达迷藏森林终点站,共同度过这宝贵的一天。 如此善解人意的政令使得众人感激不已,消息一到,高呼国王万岁的声音到处都是,连带着干活的劲头都猛增了几分。 蛇牙便是其中的一员。 事实上当工头找到他时,望着那张联系名单,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名单中属于他的那行末尾,「白纸」的名字几乎让他脑海里陷入了一片空白。 “喂,你到底同不同意这个安排啊?”蛇牙还清晰地记得工头略微不耐烦的催促从看到名单到签下名字的每一个细节,都被他详细的记录下来,每每回想过去,都会令他不自觉地咧开嘴角。“先说好,你有异议的话可以换填一个名字,行政厅那边会再做询问,但要是被拒绝了,假期可就取消了。” 出于想省事的缘故,工头自然希望名单能一次通过,但蛇牙清楚,对方并不了解他当时的心情。 别说提出异议了,他简直想抱住编制这份名单的行政厅官员狠狠亲上一番。 “我同意,百分之一百的同意!” “什么啊,既然是同意就早说啊,愣在那里跟傻子一样。”工头白了他一眼,等他签完名字接着找下一个人去了。 而蛇牙则留在原地,望着自己握笔的手掌发呆了许久。 直到现在,他都有种「如果这是一场梦,干脆就不要醒来了」的想法。 和在无冬城偶然看到白纸的身影不同——他不敢上前打招呼,是因为害怕被拒绝,对方如今已是女巫联盟的一员,而且穿着和气色都已不是过去那个瘦弱的女孩能比。若是白纸不愿再和老鼠扯上关系,他的出现只会给她平添烦恼。 但白纸的名字出现在名单上,则意味着行政厅已事先询问过她的意见,而她也同意了这此探望。 最担心的那一幕没有发生,并且还能得到一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对蛇牙而言,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惊喜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都处于急切与激动的期盼之中。 由于探望人数众多,而火车运力有限,除去货物基本一次只能拉上一百多人,因此尽管在第一批探望名单里,等到那天到来时,基本已是一周之后。 “小子,今天轮到你了?” “穿的这么干净,是姑娘吧?” “晚上可别忘了时间!” 顶着同房工友们的戏谑声,蛇牙红着脸跑出了门。 直到拿着名牌登上火车,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不管如何,离见到白纸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时辰。 车厢里有人不断宣读着探望注意事项,例如不得擅自离开森林终点站的警戒范围、见面最晚为八点过后,不得超过规定时间、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应立刻按照第一军的指示行动等等。不过蛇牙早从过来人口中听过多次,心里已是滚瓜烂熟。 随着一声汽笛长鸣,火车终于缓缓停在了迷藏森林最后一座车站的站台上。 “都下车,排好队,不要挤!”往来奔走的车站人员大喊道,“这不是买菜,少不了你的一份!”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哄笑。 蛇牙却感到心砰砰直跳起来。 越是克制,就越发强烈。 他脑海中设想了无数种见面的景象,并为之反复演练,可真到了这么一刻,他还是觉得口干舌燥,笨拙地就像一只肥鸽子。 然而当那个俏丽的身影真出现在面前时,蛇牙发现自己所设想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傻笑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原来你就住在无冬区,真是太好了!”女孩笑着小跑过来,抓住了他的手。没有犹豫,也没有嫌弃,两年间的隔阂随着这一抹笑容冰消雪融,一切就像过去一样。 那一刻,蛇牙觉得自己来无冬城真是一个正确无比的选择。 …… “所以,你在长歌区收复后不久,就到这边来了?” 两人并肩行走在森林小径中,和喧闹的营地中央不同,这里要宁静得多,也更有独处的氛围。许久不见的她仿佛有无数话想说,像是想要填满这段错失的空白一般,而蛇牙则有问必答,比起曾经的老大和跟班,现在两人倒更像是一对伙伴了。 “嗯,老鼠组织被彻底铲除,广场上也发布了许多工作招募,如果再像以前那样混下去,迟早都要完蛋。”蛇牙点点头,“我和虎爪一合计,就来了无冬,同样是工作,这边的薪酬要更高一些,而且……” 而且能离你更近一点。不过这句话只是在他心头一闪而过,并没有说出来。 “不难怪我没有找到你们,原来你们都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白纸感慨道。 “你后来……去过长歌?” “托人去的。”女孩缓缓说道,“得知整个暗角巷都被拆除后,我以为你们已经离开了西境。” “原来……是这样。” “不过你既然来了无冬,为什么不主动找我?”白纸反问道。 “呃,这个——就说来话长了,”蛇牙咳了咳,“当时我和虎爪一无所有,为了能有个固定住所,每天都从早忙到晚,一时就忘记了。” 这个借口连他自己都感到拙劣,一忘便是两年,那和根本不记得了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不好意思打招呼、看到就故意躲开这种丢脸之事,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好在白纸并没有深究,“我也是,刚来到无冬城的那一阵子也是忙得团团转。帮工程队加快水泥凝固啦、给爱葛莎大人当助手啦、还有去化工厂协助制造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她掰着手指道,“陛下说我的能力能加速反应过程、提高化合键能级,我很好奇他是怎么知道的——按照书上的说法,那些粒子比芝麻还小得多。你能想象得到吗?如果把原子看成长歌剧院那么大,它的核心还不到一个核桃大小……” 听着完全无法理解的话语,蛇牙只能点头应和,有那么一刻,他确实感受到了对方的变化,以及两人的差异。但更多的,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对方的一颦一笑上——那闪光的眼神,微微翘起的睫毛,还有细细的鼻尖、开合的唇齿……一切都是那么引人入胜。 他感到心里有股冲动呼之欲出。 “对了,”说完自己的经历后,白纸换了个话题,“知道你在无冬后,我委托书卷老师帮忙查了下档案,发现葵他们也来了。真好呢,以后大家就能常聚聚了——” 蛇牙并没有听进后面的话,此刻他的脑中已完全被一个念头所占据。 于是他将它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白纸!” 脱口而出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一股难以言喻的紧张感顿时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整颗心都悬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蛇牙甚至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不过出乎意料的,他很快得到了回应。 白纸笑了起喜欢你喔,还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