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魔鬼之刃(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魔鬼之刃(下)

“啊——!”身后忽然传来了的叶子的惊呼。 灰烬回过头去,发现掠过她身体的狂风并没有消失,虽然减弱了不少,但依然将叶子吹飞起来。 同时斩魔者也出现在她后方。 这……怎么可能? 那气旋分明是一种能力,为什么神罚之石没有彻底封印住它的效果? 来不及多想,灰烬抽剑回斩,直朝对方的颈脖劈去。 而敌人仅凭单手便挡下了这一击,两者交击之下,她清晰地看到魔鬼手臂上绽放出的蓝色波光。 斩魔者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而是再次卷起狂风,将叶子吹向更远的地方。 这家伙……目标只有叶子一人! 灰烬跟在敌人身后步步紧逼,但依然渐渐被拉开了距离,叶子也尝试过做出反击,可斩魔者只在挥手之间便令她的所有努力付之徒劳。这种层次上的差距根本无法用意志来弥补,整个空间里的魔力流动被搅得七零八落,想要聚集起力量都很难办到。 这就是高阶魔鬼对魔力的掌控么?无论是打断叶子的能力施展,还是抽空击退自己,它仿佛都做得游刃有余——灰烬手中泌出了细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追不上对手那随时有可能到来的致命一击了。 在这关键一刻,灰烬的精神反而前所未有的集中起来。 快些,再快一些! 这两年来,她一直遵循塔其拉的超凡训练法,大部分时候都戴着负重块行动,取下后确实能感受到身体发生的变化——那些附着在肌肉和骨骼上的魔力愈发庞大,不断滋润着身体的每个角落,她甚至有种它们正在一点点取代血肉的错觉。 但这还不够。 她必须得更快一些,才能救下叶子。 以及……保护住她想要保护的人。 在意识的驱动下,魔力开始向着双腿凝聚——与洛嘉的神圣决斗中,灰烬看到了一种奇特的战斗技巧,将魔力专注于身体的某个部位时,能令其爆发力和耐受性都大幅提升,这也是狼女能控制肢体单独变化的原因。 斩魔者没有将主要目标放在她身上,使得她能够专注于感受体内魔力的流动,而四周支离破碎的背景环境反倒令这一感受更为清晰。 就在魔鬼第四次故技重施、将两人的距离拉到二十米开外时,它直接破开了叶子的藤蔓防御,伸出利爪刺向她的胸前。 这一击看似已再难挽回—— 几乎是同一时间,灰烬用出全身的力气反蹬大树! 刹那间,她感到自己隐隐抓到了什么。 身体仿佛化成一道闪电,二十多米的距离眨眼而过,好似时间停滞一般。即使不用眼睛,她也能清楚地“看”到被蹬踏的大树粉身碎骨,冲刺时带起的疾风破开枝丫、压倒杂草的景象。 敌人则第一次停下脚步,举起双手来格挡她的斩击。 “乓——砰!” 全力横扫之下,斩魔者被打飞出去数米,空中翻滚两圈后稳稳地落到了地上。 灰烬去势不停,一把抱住下坠的叶子,再次将她护在自己身后。 “哦?”魔鬼挑了挑眉,竟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神色。 “开火!” 而此刻,灰烬等待的援军也终于赶到了交战现场——驻守在森林终点站的神罚女巫班组从密林中跃出,朝着唯一的敌人扣下霰弹枪扳机。巨大的轰鸣声顿时响彻林间,弹头如雨点般喷向目标,而后者借助树干作为掩护,像幽灵似的左右闪躲,即使如此,在四散横飞的树皮与碎屑中,它身上也能时不时看到一阵泛起的蓝光。 更远一点的地方,则是急促且杂乱的脚步声,显然在神罚女巫之后,第一军也正在一点点完成合围。 魔鬼最后看了灰烬一眼,纵身跃起,身上猛地爆发出惊人的魔力,接着迅速直冲而上,数息之后便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该死的,”带头的神罚女巫啐了一口,走到灰烬面前半蹲下来,“我叫爱莲娜,你还好吧?” “问题不大,”灰烬看了眼怀中半昏迷的叶子,伸手轻轻抹去她嘴角的血迹,“但是她需要治疗。” “放心吧,”爱莲娜安慰道前线通知,娜娜瓦小姐和日暮小姐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 晋升者刚落地,便有一名初升体侍卫迎上前来。 “厄斯鲁克大人,这是为您准备的呼吸罐——” 它还未说完,便被对方一把夺去罐子,直接放到鼻子处深吸了一口。 “嘶——————” 长久之后,厄斯鲁克才仿佛缓过气来,“替我更换吧。” “是。” 排出废罐后,侍卫将足有手臂长的新罐插入了它的背脊——对于晋升者而言,这种体内交换的呼吸方式不依赖甲胄,也不会妨碍行动,是更为理想的携带手段。 “不知您此行……” “差了少许,不过这本身就在预料之中,”厄斯鲁克面无表情地说道,“毕竟那里是人类的地盘,如果连这一点都挡不下来,我就该怀疑卡布拉达比是否真的背叛我们了。” “不,他们挡下的并不是真正的您。”侍卫大声道,“呼吸罐限制了您的力量,如果是在诞生之塔的范围内,那些虫子根本不是您的对手!” 驱动魔力会加速生命蜉蝣的消耗,对高阶晋升者来说更是如此,考虑到往返所需要的蜉蝣量,它相当于戴着镣铐在战斗。 “所以这次只是布饵而已,下一回我会挑一个更公平的地方,”厄斯鲁克望向森林南边,“……一个适合长眠的墓地。” “要是天穹之主大君能支持您更多一些,”侍卫略有些不忿道,“您本不必采用这种冒险的方式,塔其拉的诞生之塔也……” “冒险?”厄斯鲁克打断了属下的话,“我倒觉得挺有意思的,毕竟听人汇报,远不如亲自体验一番。”它从盔甲上扣下一粒已然变形的钢珠,拿到眼前细细打量了片刻,“同为觉醒者的雌性毫无长进,倒是没有魔力的雄性发生了变化,那些人类也不是一无是处呢……如果能再多了解他们一些就更好了。” 侍卫没有回话,脸上却浮现出一抹不服气的神情。 厄斯鲁克不以为然地将钢珠放入怀中,“至于主君嘛……我相信它一定已经尽力过了,只是王想必有着自己的顾虑和难处,没什么好不忿的。毕竟我们都是为了前往更高的领域,想要触及那片天空而战斗,不是么?” “您……教诲的是。”侍卫低下了头。 “带上「墓碑」撤退吧,回塔其拉的路还很长。”厄斯鲁克缓缓飞起,转向圣城遗迹方向,“如今诱饵已经布下,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即可。” 等待它收缩勒紧的那一天—— 我们必然还会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