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绰绰有余的对手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绰绰有余的对手

…… 乔盘腿坐在地上,望着脚边七条歪歪扭扭的横杠发呆。 那是天数的记号。 每过去一天,他都会用手指在地里抠出一条线来。 而今天已是第七天。 法琳娜现在是否还活着,洛伦佐是不是还在折磨着她,这些问题他早已不敢去想,只要念头稍微一动,心里就会传来撕裂般的刺痛。 乔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尽管亲卫肖恩答应了他的请求,尽管被关押起来后并没有遭受任何虐待,可灰堡离狼心实在太远了。等到消息传给灰堡之王,再由他做出决定、发兵狼心,这最少也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如果加上讨论、考虑、事情的优先程度,只怕会更晚。 他没有信心罗兰温布顿会像处理国内政事一样对待教会的内斗。 甚至拒绝也不是不可能。 那样的话,他的一切努力就都失败了。 乔垂下视线,望向脚踝上的锁链。 它连接着自己和床脚,差不多一人长。 或许到时候可以用这条锁链来…… “喂,醒着么?”帐篷的门帘忽然被掀开,刺眼的光线照射进来,令他不自觉眯上了眼,“原来没睡啊。既然如此,跟我们走一趟吧。” “走……去哪?”突如其来的光亮彷如打断了他的思绪,脑海中就和地面一样,一片空白。 “当然是去狼心。怎么,你不是急着要救你的情人吗?” 视线逐渐适应了阳光,站在他身前的正是肖恩。 接着一把钥匙丢了过来。 乔这时才意识到对方话里的含义,他颤抖着抓起钥匙,“难、难道……” “陛下批准了营救计划,决定把你们押回无冬城进行审判。”肖恩平静地说道,“负责此次行动的队伍已经到了珊瑚湾,和他们汇合后,就可直接前往大公岛。” 已经……到了? 怎么会这么快?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 乔手忙脚乱地打开锁头,站起来时还因为双腿长期盘坐而打了个踉跄,但总算是立直了身体。 “如果你觉得身体不适的话……” “不,请您带我过去!” 他急切地恳求道。 肖恩微微翘起嘴角,“那么来吧。” 乔回头看了眼地上的记号,扭曲的横杠被阳光印上了一道银边,仿佛正熠熠生辉。 前面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他。 但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乔深吸口气,跟着亲卫走出了帐篷。 …… 一天后。 珊瑚湾。 这里是晨曦最东边的一处港口,比起那些更靠近灰堡和峡湾的海港,无疑要显得冷清许多。自从狼心与永冬被教会扫荡过后就更是如此,王室陨落、贵族争权,至今仍处于混乱中,贸易也跟着下降了不少。码头上停靠的帆船大多挂着峡湾商会的旗帜,而北方两国的船只鲜有所见。 就在这稀稀落落的海船中,有一艘显得颇为醒目。 它没有风帆,头顶冒着黑烟,两侧挂着硕大的木轮,船体像是由石头堆砌而成的一般。 传说中的灰堡石船。 乔心想。 虽然早就听说过它的存在,但此刻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到。 一行人登上甲板,立刻有两人迎了上来。 来者是一男一女。 乔的目光飞快地扫过两人,心里微微一凝。 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那名女子似乎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啊,原来是佐伊女士和贝蒂女士,”肖恩热情地同两人打招呼道,“陛下把此次行动交给了你们吗?” “因为当时我们正好在无冬,之前又来过晨曦。”女子耸耸肩,“如果不是陛下的意思,真不想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前线都和魔鬼交上手了,我应该待在那里才是。” “另外比起女士一词,我更希望你能换成小姐这个称谓,”男子咧嘴一笑,“我和佐伊不同,算是最晚醒来的一批,到现在才一百来年呢。” “一百年还不够老么?”女子撇了他一眼。 “可总觉得很奇怪啊,在梦境世界里,那些人都争着叫我小姐姐来着。当然……女王大人也不是不可以啦。” “那还是小姐吧,”肖恩看上去有些无奈,“如果两位觉得这样更好的话。” 等等……他们在说什么?乔一脸茫然的望着对方,女士?小姐?这人不论怎么看,都是个男的啊。而且已经和魔鬼交上了手又是什么意思?红月都没有出现,他们口里的魔鬼,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人就是教会最后的神官?”被称作佐伊的女子打量了他几眼,“星陨女王寄存的希望,到头来却沦为愚蠢之人争权夺利的工具,虽然曾是敌人,也替她感到有些不值啊。” “所以由我们来结束这一切,未尝不是种轮回。”另一人点点头,“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启程出发吧。” 到、到齐了? 乔顾不上前面那段莫名其妙的话语,连忙左顾右盼了一圈——这艘石头船并没有大到能容纳一支军队的地步,可四周也没有看到其他的灰堡船只。 “大人……”乔咬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回答他的却是佐伊,“你说的救援队伍,就在这里啊。” 这……里? 像是验证他心中所想的一般,对方指了指自己,又指向贝蒂,“我和她,就是队伍的全部了。” 乔惊恐地看向肖恩,“大人!洛伦佐手下还有一支神罚军——” “五人,最多不超过十人,没错吧?”后者打断了他的话。 他呆呆的望着对方,连一句“是”都答不上来。为什么,为什么三人的表情会如此轻松,那可是远超常人之躯的怪物啊! 无知所以无畏?怎么可能,其他人还不好说,灰堡可是在寒风岭和神罚军正面较量过一场的,对这种恐怖武士的了解应该仅次于教会才是。 哪怕拥有强大的火器,强攻城堡也会削弱射程上的优势,一旦进入狭窄区域,与神罚武士狭路相逢的话,火器也很难在瞬间击倒对方。毕竟他们不惧疼痛,不到无法动弹绝不会停止杀戮。 按照他的设想,至少要一到两百人分门而入,层层推进,逐个房间清理敌人,才能以较小的代价拿下城堡。低于这个人数的话,伤亡可能会大幅增加。 但是……两人? 这怎么可能! “你在想——这怎么可能——对吧?”佐伊冷笑道,“那是因为你对阿卡丽斯大人的计划一无所知。归根到底,不过是一群没有灵魂的空壳罢了,让我们两个前来处理,已是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