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神罚武士的完全体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神罚武士的完全体

两天后。 乔被带出房间,踏上了船头甲板。 “那就是洛伦佐伯爵的地盘?”肖恩问道。 映着晨曦的海天线金光璀璨,一抹灰白相间的虚影浮于其上,隐约可见。 他感到心脏瞬间缩紧起来,双手情不自禁地抓紧栏杆,向前探出身子,生怕自己错过一丝细节。 “没错,那就是大公岛!” 他终于回来了,带着救援者—— 法琳娜,请再坚持一会儿! “岛上一共有两座码头,分别朝着东西方向。”乔深吸一口气,迫不及待地说道,“自从洛伦佐自封为贵族后,码头区就有卫兵看守了。不过主要是为了防范狼心的其他贵族,商船并不怎么严查。问题在于城堡区,那里的戒备情况极为严密,没有特许的证明,连进都进不去——” 他可以说是憋坏了。 这两天里,卡金菲斯问了他许多问题,但别说打听教会秘密了,就连跟行动相关的都没有一个。 而他对法琳娜的偏见、辱骂,直到后来的逃离、共事、互助,都问得格外细致,当语言不好表达时,卡金甚至会让弟子伦琴扮演成法琳娜,试着对回忆里的场景进行还原。 除了吃饭时间,他连肖恩等人的面都见不到。 就好像他们对此次救援毫不在意一样。 因此好不容易抓到这个机会,乔用最快的语速将心中的想法倾吐而出——不管对方会不会听进去,但只要有一处用得上,便等于救出法琳娜的机会能多上一份。 “这点就不需要你来操心了,我们自有办法,”肖恩打断了他的话,“叫你出来是打算让你见一个人,事先熟悉下。” “是……谁?” “此行的向导。” 他说完吹了声口哨,两名水手很快押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乔一眼便认出了对方是谁。 “海格,你这个叛徒——!” 同样是神官机构中的教徒,海格被调去协助洛伦佐主教前,还算是他的上级。 “啧,”海格不屑道,“说得你好像对教会多忠心一样。如果法琳娜知道你投靠了灰堡,这叛徒一词还不知道会安在谁的身上呢。” “我……”乔一时语塞。 “争执就不必了。”肖恩站到两人中间,“海格先生,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任务吧?” 面对国王亲卫,海格的声音立刻低下去不少,“是,大人,把那两名战士带进城堡。” “这是你唯一的赎罪机会,能不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 “进入城堡毫无问题,可大人,您确定只要两个就够了吗?” 他居然在为灰堡担心? 乔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原来如此,不管海格带入多少人,对洛伦佐来说都是不能容忍的背叛,倘若灰堡失败的话,他同样没有好果子吃,还不如寄希于后者能干得彻底一点。 “放心吧,你们很快就会见识到——”肖恩望着轮廓渐渐明显的大公岛冷笑道,“她们才是获得了力量的完全体,是真正的神罚武士。” …… 一直等到夜深人静之际,救援队一行六人才离开码头,朝着城堡前进。 除开佐伊和贝蒂外,还有两名第一军士兵跟随。 而他们显然是负责看守乔和海格的。 有着伯爵亲信本人做“向导”,一路上可谓畅通无阻。即使巡逻队上来盘问,也会被他三言两语打发掉。 城堡院墙入口处的卫兵亦是如此。 哪怕剩下的五人都穿着戴着兜帽,卫兵也没有多作询问。 从这一点上看,海格确实深受洛伦佐信任。 穿过庭院后,领主城堡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按照海格的说法,法琳娜的袭击让洛伦佐伯爵吓破了胆,他把所有还能行动的神罚军,都集中到了主楼卧室里,数量不会超过六个。 另外卧室大门也换成了赤铜浇筑的实心门,据说一般人连推都推不动,更别提破锁而入了。平时想要进出,都是靠神罚武士来开启铜门。 “将洛伦佐骗出卧室不难,只要说打探到了宝物的秘密就行。”海格边走边说道,“但他必然会带着神罚武士行动,而且大厅里有陌生人在场会让侍卫倍感警惕,得想个办法瞒过他们——” “不必,你只用告诉我们卧室在几楼就行,”佐伊耸肩道,“然后带着乔去地牢,把那女子救出来。至于我们怎么作战,与你无关。” 海格愣了下才应道,“是……我知道了。” 他正了正领结,登上石阶,轻敲侧门。 一位看门的老者探出头来,“原来是海格大人,您怎么回来也不先通知一声——” “少废话,我有要事向伯爵大人禀报,让开!” “好、好的……”对方连忙侧过身子,让出一条道来,“不过这些人是……” “我安排在笼山的眼线。怎么,你想打探伯爵大人的秘密吗?” “不敢!”老者立刻低下了头。 从侧门进入室内,再穿过两道隔墙后,一行人便进入了城堡内部。 守在大厅门口的,已换成了身着铠甲的家族侍卫。 见到有人出现,两名侍卫握住腰间的剑柄靠拢过来。 “洛伦佐的卧室在四楼……但我没法带你们上去了……”海格压低声音说道。 “哟,这不是海格大人么?最近伯爵一直念叨着您的名字呢。这些是您找来的客人吗?”侍卫行了个礼,转向佐伊等人,“请在大厅外等待,除非得到伯爵许可——等等,这位女士——” 只见佐伊掀开兜帽,缓缓向他走去,而他的警告刚说到一半,便被一只手卡住了脖子。 “海格大人,这是——”另一人同样如此,还来不及拔出佩剑,贝蒂的大手已经抓在了他的颈脖处。 “咔嚓。” 随着齐齐一声脆响,侍卫的头颈顿时扭成了一个折角。 海格和乔不禁倒吸了口凉气。 靠单手就能折断脖子,这是人能做到的事情么? 然而两人还不止如此。 她们提着侍卫走进大厅,将自己的身形遮挡在其后,这一怪异的情景让剩下的侍卫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喂,你们在搞什么鬼?” “不……不对,你看,他们的脚没有落地!” “什么?” 昏暗的火光影响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他们意识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佐伊和贝蒂如一道幽影般闪出,扑向那些还未做好准备的侍卫,目标皆是暴露在盔甲外的脖子。 漫长的守夜本就容易让人心神松懈,而他们的对手,偏偏相当于人类之中最强的战士——超凡者。 乔忍不住捂住了嘴。 仅仅数息不到,剩下的四名侍卫也都被扭断颈脖,横七竖八地瘫倒在了地上。 这样压倒性的力量和速度,他只在神罚军身上见过! 但神罚军明明是一群没有思想能力的怪物,它们手撕敌人不难,可要像这般无声且巧妙地干掉对手,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 他在海格脸上看到了同样的震惊。 「她们获得了完全的力量,是真正的神罚武士。」 乔脑海中回响起了肖恩说过的话。 这也是……罗兰温布顿的杰作么? 他已经不敢肯定,教皇冕下是对这个秘密了解最深的人了。 “接下来按计划行动,”佐伊扫了乔一眼,“无论你要救的人是死是活,都不得在地牢逗留,明白了吗?” “我……明白。” 得到答复后,两人转身向着楼梯跑去。 楼梯间里并没有侍卫看守,佐伊和贝蒂径直爬上四楼,只见狭长的走道两旁都是一扇扇房门,应该是给侍女或仆人准备的。而走道尽头处则被一块巨大的金属门扉所填满,在摇曳的烛光下折射出暗红的幽光。 “还真是赤铜门啊。”佐伊挑了挑眉。 “你打算怎么办?”贝蒂撇嘴道,“如果后面挂着铁锁的话,我想应该是撞不开的。” “那还用说吗?如果没有路,那就开辟一条路好了。” “我想……也是呢。” 贝蒂一脚踢开领主卧室旁的木门,大步走进房内。 “啊——”一声尖叫响起,身上只披着薄纱的侍女猛地拉起被子,遮掩住半露的胸口,“你、你们是谁?” “可惜,我对女孩子没兴趣。”贝蒂解开系带,长袍自然滑落,一杆口径极为惊人的火器出现在背后,“如果是俊俏的男孩……” “你这话只会让她更加恐慌的。”佐伊叹了口气,将霰弹枪抓在手中,“一、二……” “三!” 两人将枪口对准墙壁,一起扣下扳机。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连续炸响,砖块砌筑的内墙根本挡不住四十毫米弹药的反复轰击,碎屑飞溅之下,墙上很快出现了两排歪歪扭扭的弹孔。 接着佐伊侧身一撞,直接跃进了大卧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