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颠覆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颠覆

法琳娜做了一个梦。 鞭子的呼啸、敌人的咒骂,还有那钻心的疼痛都逐渐离她远去。 四周只剩下一片洁白,地面光滑得能映照出她的模样。 这个世界仿佛没有边界,唯一的道标是远处一座高大的石门。门后隐约有曲乐传来,神圣且动听。 这或许就是人死之前看到的场景,她心想。 走完这最后的距离,便能抵达永恒的安详之地。 法琳娜有些不太甘心,到头来也没能手刃叛徒,为跟随她至此的大家报仇。 同时她还怀着许多愧疚,托克塔尔所托之事最终付诸流水……她果然不是什么独挑大梁之材,甚至算不上一个合格的领导者。 自己的天赋不过如此。 唯一让人安心的是,她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讨饶的话。 特别是当烧红的铁针刺入指尖时,她几乎以为自己下一刻就会彻底崩溃,现在回想起来,能撑到最后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不然她就真没办法面对那些先走一步的同袍了。 然而这些情绪都没有持续太久,就如浮尘般散去。 毕竟她很快就要进入长眠。 再怎么去想也没有办法改变了不是么? 法琳娜一步步向石门走去。 传说中那里不会再有任何痛苦和悲伤,时间亦会凝固,万物皆保持在最光鲜的那一刻,作为神明国度的基石而永远存在。 这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但不知为何,她却有些开心不起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法琳娜……” 就在她茫然间,身边响起了一个朦胧的声音。 她记起来了。 那是乔的声音—— 他并没有参与袭击,也就不可能被洛伦佐俘获,所以这只是她的幻觉。 即便如此,法琳娜也陡然感到心放松下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她想。 她只是不希望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完这最后一程。 哪怕是被托付了远超她能力的责任,哪怕是带有推卸性质也无所谓,她渴望被人需要着的感觉。 她不想再独自前行了。 “别走开,陪我一下好吗?” “我会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回道,“不管去哪里,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就算是死也一样!” 这样……便够了。 哪怕是一场幻觉。 她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的那个冬天,孤身攀登赫尔梅斯的情景。在风雪中蹒跚而行,眼看就要倒下时,一辆马车停在了她面前…… 法琳娜踏上石门的台阶,伸手推开门扉。 “谢谢你。” 门后的光芒四射而出,瞬间笼罩了她。 …… 等到光芒散尽,法琳娜睁开眼睛,发现头顶的天花正在缓缓晃动。 神明的国度,就是这样子的么? 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鲜啊…… 而且时间似乎也没有停止流动。 她试着偏过头,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中。 法琳娜迟疑片刻,试探性地问道,“乔?” 后者趴在她身边,像是睡着了一般。喊了好几声后,他才迷糊的睁开眼睛,朝她望来——接着乔脸上露出了狂喜般的神情,“你……你醒了?” “醒?”法琳娜皱起眉头,“我不是应该已经……呃——”刚说到一半,她才发觉那火辣辣的疼痛感又回到了身上,哪怕动一动都钻心刻骨。 “你只是太累而晕过去了,”乔捂住她的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法琳娜不由得愣住,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不仅没死,还从地牢里逃脱出来,这岂不是意味着…… “洛伦佐他——” “死了。” 得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后,法琳娜精神顿时为之一振,“真的么?你如何做到的?” “杀他的不是我,”乔摇了摇头,“而是灰堡之王,罗兰温布顿陛下。” 罗兰温布顿……一个她最不想听到的名字。“你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会帮助我们夺回大公岛?”说到这里,她猛地向四周望去,“等等……这里是哪里?我们不在大公岛上?” “我们现在正在大海上,目的地是灰堡的无冬城,而你已经昏迷了三天,全靠第一军的药物才保住性命。”乔柔声道,“别急,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 半个时辰后,法琳娜才明白这背后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关于陛下的审判,我也向亲卫肖恩询问过,”乔仍在说着,“只要手上没沾过女巫血、没参与过迫害行动、没有屠戮过灰堡子民的人,就不会被处以极刑。你是先锋营的武士,常年驻守在新圣城与邪兽战斗,我之前更是一名神官助理,根本碰不到那些女巫——也就是说,我们两个都有可能活下来!” 他越说越兴奋,“虽然你伤得很重,但无冬城有一名叫娜娜瓦的女巫,无论何种伤势都能完全治愈,只需要花钱就行!费用问题我会想办法解决,哪怕她要得再多,我也一定会让你重新站立起来!” 洛伦佐为了防止她逃跑,挑断了她的手筋和脚筋不说,并用铁锤敲碎了她的膝盖,现在的她可以说是废人一个。但这并不是法琳娜关注的重点—— “就因为我……” “什么?” “就因为我,你就和那个恶魔达成了协议吗!”她恨铁不成钢地斥责道,“是他摧毁了教会,毁掉了所有希望!你怎么对得起塔克托尔大人!咳……咳咳……” “法琳娜!” “别碰我!”她呛出点点血沫,“这个世界的命运,所有人类的命运……都被他一个人搅得粉碎,你怎么能向他求助!我这条命比起神意之战,根本不值一提,就算救下我又有什么意义?我宁愿先去地狱等他,等他坠入深渊的那一刻——” “啪,啪,啪。” 房间外忽然响起了掌声。 “我都快要被感动了,没想到时隔四百多年,还能得到凡人这样的支持,真是让人意外啊。”一名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我支持的是为人类前途而尽心竭力的教会,不是灰堡之王的爪牙——”法琳娜忍住胸口的剧痛呵斥道,但话未说完,她便愣住了。“艾诺瓦……军团长大人?” 那一刹那,她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在新圣城的演武厅中,悬挂着审判军历届杰出领袖的头像,他们大多接受过教皇赐予的最高荣誉——神罚武士转化仪式,算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而艾诺瓦曾担任过审判军高阶军团长一职,可以说是女性武士所能达到的最高巅峰。正因为如此,法琳娜一直将其视作自己追逐的目标。 可问题是……艾诺瓦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人物了。 “继续说啊,”佐伊斜靠在床边,“让我听听,你有多支持我们,千万别不好意思,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凡人的奉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