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不被需要的人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不被需要的人

“军团长……大人?”乔愣了好一会才意识到对方的身份代表着什么,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最初见面时那股莫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只是——这怎么可能? “我……不能理解,您应该在一次邪月防御战中英勇战死了才对……”法琳娜咽了口唾沫,“而且神罚武士是将身心都交予神明的虔诚战士,他们几乎从来不会——” “从来不会说话,就跟哑巴一样?”佐伊打断道,“这跟虔诚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不会说话仅仅是因为脑子被清洗过了而已。不这样做的话,就没法成为一个合格的躯壳,来供我们使用了。” 躯壳?使用? “您到底在说什么……” “我先问你们,教会到底是如何宣传神罚军的?” 乔抢先回答道,“获得神明之力的战士,邪恶女巫的克星,也是教会拯救世界的最大希望,唯有坚定且无畏的信徒,才能拥有这份殊荣。”他稍稍停顿,“以前我们以为拯救世界便是守住大豁口,防止邪兽侵入内地,但在托克塔尔大人的遗书中,我们才得知了神意之战和魔鬼的存在。” “所以神罚军实际上是一支对抗魔鬼的特殊部队,”法琳娜接道,“只有赫尔梅斯枢密机关才懂得转化仪式如何进行,可现在这一切都被罗兰温布顿给毁了。” “听起来确实感人,可惜没有一句是真话。”佐伊轻蔑地一笑,“你们所谓的神罚军,被制造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用来镇压女巫,维持篡权者的统治工具罢了。虽然这一切的源头确实是为了延续人类,不过计划的制定者根本不是什么教会,而是女巫才对。” 法琳娜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如果对方不是那位赫赫有名的艾诺瓦,她心中的偶像,她一定会大声反驳出来。 乔则深深吸了口气,“您能……和我们详细说说吗?” “也罢,就让我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好了,凡人。”佐伊扬起嘴角。 …… 当对方停止述说时,法琳娜才感到十指传来一阵刺痛——不知何时,她已握紧了双拳,被折断的手指再次渗出了鲜血。 她总算明白,历史传记中的人物为何会如此真切地出现在她前面。眼前的艾诺瓦并不是那位审判军军团长,而是一名从四百多年前延续至今的古女巫。 若在平时,她一定会大声喊着亵渎,同时拔剑与对方决一死战,就算无法胜利,也不能任由邪恶之徒操控英杰的尸体。 但现在,她却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在从指间流逝。 太荒谬。 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按照对方的说法,是女巫自己一手缔造了这一切。魔鬼的爪牙?邪恶的化身?笑话,她们才是为了人类奉献所有,是真正无畏的英雄才对!单就星陨女王这份甘愿牺牲的胆识,便已超越了世上绝大多数人……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吗?自己心中引以为荣的目标,是由自己敌视的女巫所定下;自己向往的转化仪式,不过是供给女巫使用的躯壳;甚至这个世界之所以变成现在的模样,都和女巫离不开关系。 快驳斥她,说这些都是假的,是捏造的! 尽管心中有个声音在呼喊,但法琳娜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有太多细节能够对应得上了。 比如神罚武士离奇消失的传言。 比如像被什么抽干了一般的女性尸体。 比如旧圣城里规模庞大的修道院。 比如那些和女巫看起来别无二致的纯洁者…… 若是谎言能严丝密合到这个地步,至少也得潜伏在教会数十年以上,并能触及到枢密机关里的核心机密。目前能符合这些条件的,恐怕也只有历代教皇而已。 何况除此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决定性的证据,那便是「力量」。 既然神罚武士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对抗魔鬼,那么毫无疑问越强大越好。而有神识的智慧生命永远比无神识的野兽要强大得多,这一点可谓毋庸置疑——单靠两人便轻松攻克由神罚武士守卫的大公岛城堡即是证明。若是女巫和神罚之躯如此贴合,教会为什么还要将她们赶尽杀绝,而不是善加利用?就算野女巫邪恶无比,纯洁者总应该合适才对。 但事实是,赫尔梅斯从未出现过一名神罚女巫。 她脑海中已然得出了结论。 纯洁者可以用神石来控制。 教会却没有手段能够制约一名相当于超凡者的神罚女巫。 因此哪怕后者再强,也不予考虑。 假若圣城里的那位冕下真是全心全意为了人类,她相信愿意献身的信徒大有人在,这其中出现几名女巫也不足为奇。 然而从一开始,圣城就掐断了这种可能。 拯救世界并没有他们宣传的那么重要。 ……简直跟对方嘲笑的一样,她无力地想,神罚武士不是对抗魔鬼的王牌,而是用来镇压女巫的工具,仅此而已。 乔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矛盾之处,他小心翼翼地问道,“无冬城里有多少像您这样的人?” “好几百个,”佐伊耸肩道,“用的都是你们贡献的躯壳。以后遇到了熟悉的人,不要大惊小怪就是了。” 法琳娜隐约猜到了乔这么问的原因。 如果说一个两个“牺牲”的神罚武士还能由女巫来冒充,几百个则绝无可能。 对方能回答得如此坦然,本身就是一种佐证。 连最后一丝侥幸也没有剩下。 法琳娜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渐渐离她远去。 她渴望被人需要着的感觉。 教会原本承载着光和希望,她作为教会的一员,自然也肩负了这些——她背后是四大王国和全人类,但现在,它们正一点点剥离开来,就像斑驳风化的墙壁。而墙壁后……什么都没有,彷如梦中的虚无一般。 她必须……做点什么。 “教会……教会可以更改这个结果……让一切回到正轨上来……”法琳娜艰难地说道。 “什么?”佐伊望向她。 “神罚女巫计划……需要躯壳,对吧?只有教会才能为你们提供,比如我——”她深吸了口气,“我愿意带头进行转化。” “哦?”佐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哪怕是失去神志?” “法琳娜!”乔大声道。 “如果那样能对人类有所帮助的话——” 如此一来,她的背后便会重新出现光明,她依然被人需要着—— “有意思,凡人,”但佐伊毫不留情地击碎了她的幻想,“不过神罚女巫计划早已经废止了。” “为、为什么?” “因为没有用啊。”佐伊摊手道,“按照四百年前的情况来看,它或许有一战之力不错,但如今的魔鬼已不是单靠神罚女巫就能击败的对手,所以我们都倒向了灰堡的凡人国王,就这么简单。” “……”法琳娜张开嘴,却只能发出一些嘶嘶的喘息声。 “活着的女巫哪怕能力再弱小,只要找对了方向,其作用都远比魔力之血和一具躯壳要大得多——虽说是罗兰陛下发现的这一点,不过我们也是很擅长学习的人啦,如今基本已经成为大家的共识了。”佐伊站起身,向房门口走去,“也就是说,就算你愿意变成躯壳,也没有女巫会献出血液的,因为那一点儿都不值。” 她经过门槛时停下脚步,回头一笑。 “我就直说了吧,教会的出现,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刹那间,法琳娜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碎响。 ——来自她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