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地底实验室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地底实验室

…… 领主城堡办公室。 听完肖恩的汇报已是两小时之后。 总行可以算是十分顺利,佐伊和贝蒂不仅带回了上古遗物,还利用缴获的神罚武士将大公岛宝库洗劫一空,各种珠宝饰品堆满了整整一间舱室。至此原赫尔梅斯教会的根基被彻底截断,之后无论由哪位狼心贵族占据大公岛,都不会跟教会再扯上任何联系。 同行者方面,卡金菲斯一下船便立刻向亲卫长辞别,带着弟子返回了旅馆,似乎对新剧本的创作已迫不及待。 教会成员法琳娜和乔则被押进监牢,等待灰堡安全局的审判。 “这两人就交给你了。”罗兰偏过头,轻声说道。 夜莺掐了掐他的肩膀,以示明白。 “那么传闻中的宝物……祭典魔方,就在这个铅盒里么?”罗兰望向肖恩脚边的灰盒子——根据背叛者海格的描述,它的大小和手掌差不多,宛如一块石头打磨成的立方体;考虑到强放射性物质的危险,他在出发前便让救援队做好了准备。 “是,我按照您的吩咐,亲自看管着它,并且没有让除了佐伊和贝蒂小姐外的第三者碰触过。”肖恩回道,“但是在装入铅盒之前,我注意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迹象。” “什么迹象?” “陛下,您还记得我在密信中提到过,洛伦佐决定派海格前往笼山打听情报的缘由吗?” 罗兰想了想,“因为近百年没有变化过的宝物发出了蓝光?” “正是,”肖恩点点头,“而当时佐伊小姐带回祭典魔方后,说的一句话令我十分在意——她说,「上面的蓝光似乎在变来变去」。于是我多注意了两眼,发现那道光线竟一直指向我,就好像罗盘似的。老实说,我当时被吓得不轻,差点没把魔方失手扔到地上。” 这简直跟听鬼故事一样,罗兰同样感到心里发毛,但脸上依旧面不改色道,“你最后找出原因了?” “大概。”肖恩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递到红木桌前,“冷静下来后,我认为一件上古遗物不大可能会对一个普通人有所反应,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经过一番排查,我发现它指向的并不是我,而是这枚硬币。” 那正是用于寻找矿源的高浓缩铀币——阿琪玛返回无冬后,它就交到了肖恩手中。 也就是说,祭典魔方是因为感应到了铀币,才会重新散发出光芒? 这还真是有点意思…… 罗兰沉思片刻后开口道,“我知道了。这次任务完成的非常不错,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陛下。” 肖恩告退后,夜莺从迷雾中现身,走上前围着铅盒打量了一圈。 “怎么,有发现什么吗?” “这是一个魔力造物。”她肯定道,“它虽然看上去像一块未经打磨的石头,但实际上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在迷雾中,我看到了类似魔力气旋的光芒,就和塔其拉女巫手里的魔力核心一样。” 果然,罗兰心想,魔力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深远。可惜从目前所掌握到的情报来看,各个族群对它的研究和运用都有着巨大差异,在缺乏分析手段的情况下,很难展开系统的研究。 不过他也清楚,经验公式同样是公式,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就像经典力学未出现前,人们照样通过观察与实践造出了各种工具,现在有了一个新的观察对象,自然得好好探究一番。 “去第三边陲城吧,”他说道,“也不知道赛琳有没有准备好专用的试验室。” 不管如何,这件被冠以诅咒之名的遗物在未确定绝对安全之前,都不应该留在城堡中。 …… 「您怎么又回来了?」进入地下大殿,帕莎很快迎了上来,「是新武器出了问题吗?」 罗兰摇摇头,“之前我委托赛琳扩建的岩洞,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啊,您说的是那间金属密室么,除了升降梯以外,其他部分已经基本完成了。她现在正在密室里,您想过去看看吗?」 得到肯定答复后,帕莎弯下主须,「请跟我来。」 当一周前罗兰决定向狼心派遣神罚女巫时,同时也让赛琳开始为研究准备必要的设施——一座深藏于地底、具有屏蔽功能的全封闭实验室。 如果祭典魔方真的像他所想的那样,能激发出高能射线,那么在地面试验无疑是件风险极高的事情。考虑到娜娜瓦对于辐射病的治疗效果暂时未知,自然还是谨慎点为好。 跟随原初载体一路向下,罗兰将狼心发生的事情大致讲述了一遍。 「原来如此,」帕莎笑道,「交给赛琳来折腾的确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对魔力的研究,还是对遗物的拆解和修复,她都是探秘会中的佼佼者。换成这副身躯后,她的技艺更是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别人我不敢说,但赛琳有可能是唯一一个在塔其拉尚未显露败迹之前,就主动选择与载体融合的人。」 “哈……”夜莺露出一脸恶寒的表情,“你的意思是,比起原本的躯体,她更喜欢……触手肉瘤?” 「如果那对探索世界的秘密有帮助的话。」帕莎抖了抖触须,「她还在探秘会时,抱怨得最多的就是手不够多,身体累得太快,如果那时候就掌握了灵魂转移技术的话,她会作何选择还真不好说。」 走了约半刻钟后,向下的通道到了尽头,一个垂直的大洞呈现在三人面前。 「这里就是入口,不过升降梯还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装好,」帕莎将主须垂落下来,「请爬上来吧。」 “呃……只有这一个办法才能下去么?”夜莺望着对方身上无数扭动的细须,似乎有些发怵。 「这是最快的方法了,」帕莎安抚道,「放心,别看那些短须细小灵活,实际上颇为柔韧,踩上去也不会坏的。」 罗兰深吸口气,顺着主须攀上载体的头顶——他原以为会像陷入蠕虫群中那般令人浑身发毛,但实际上触感却如地毯一般柔顺。 等到夜莺也爬上来后,帕莎挪入洞中,飞快地向洞底滑去。 大概下降了近百米,她才缓缓止住身形,一间反射着金属冷冽光泽的实验室缓缓出现罗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