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实验记录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实验记录

「记录」 12日,试验第一天。 按照罗兰陛下的要求,进行了危害性测试。 实验台周围均匀放置了三十只公鸡,其中一只位于红光直射点上。 照射时间为五分钟。 标靶公鸡反应十分剧烈,在笼子里左冲右撞,而其他公鸡毫无反应。 现场有闻到轻微的焦糊味。 照射结束后,在标靶公鸡脱落的羽毛上,发现了细微的烧灼痕迹。但如此微弱的伤害,不足以造成羽毛断离,应该是目标在挣扎时甩落的。 羽毛的主人则显得有些无精打采,但总体基本正常。 如此来看,它的危害尚不如一支火把。 记录者:赛琳。 …… 13日,试验第二天。 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 标靶公鸡开始腹泻、哀鸣,像是患上了邪疫一般。 其他公鸡一切正常。 罗兰陛下的神色看上去似乎有些凝重(正式记录中删除此句)。 今天没有再进行新的测试。 …… 14日,试验第三天。 标靶公鸡死了。 解剖后发现,目标身体里渗出了积水,内脏器官有浸血现象,皮下出现**——而这一般是动物死后一天才会有的症状。 也就是说,那道红光在让目标存活的情况下,提前杀死了鸡皮? 这就很有意思了。 联想到诅咒神庙和荆棘镇的故事,以及那些壁画中的场景,它倒挺像是那么回事了。 被诅咒者在看似无恙的情况下受尽折磨,最终直到全身溃烂,人虽活着,却眼睁睁看着身体一点点死去,这种感觉一定不太好受。 我收回前言,它的杀伤力虽然仍不及一根火把,但方式却要诡异得多。 不过罗兰陛下有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是那道红光破坏了生命体更新自我的机能。 在肉眼看不到的微观层面上,身体无时无刻不在生长、凋零,两者间形成了一种平衡。因此一旦中止生长,就会导致坏死大面积发生。所谓的诅咒,实质便是如此。 在没有更多证据否定这一说法前,我表示认同(正式记录中删除以下段落)。 显微镜是一项迷人的发明。 而且从梦境世界中收集到的资料也能和观察结果相互应证,表明生物体都是由不断生长的细小胞体构建而成。 之所以光线能穿透身体,是因为看似密实的体表,实际上满是空洞。 我感到自己正在接触一个新的领域。 只可惜我无法亲自进入梦境世界。 听说想要了解相关方面的知识,至少得达到“高中”水平,而一般的学习时间为九年。 果然,想让菲丽丝、爱莲娜她们加速完成这一过程还是太勉强了吗? …… 16日,试验第五天。 所有公鸡无论死活,都被埋入了地底深处。 实验室进行了一次彻底清洗。 间隔一天后,测试继续。 标靶物换成了三只奶牛,旨在测试祭典魔方作为武器的可能,以及目标体型对红光的耐受能力。 …… 20日,试验第九天。 结果十分糟糕。 三个目标照射时间分别达到了十分钟、十五分钟和半个小时。 但即使是照射时间最长的奶牛,也存活了四天时间。 先不论魔鬼的抵御能力如何,光是站在原地等待漫长的照射就不可能成立——哪怕“诅咒”会持续造成伤害,可至少在战场上,胜负仅仅只在一瞬之间。 神庙壁画中主体用祭典魔方击败客体巨像的景象,果然只是夸张而已。 又或者……它们对这种“诅咒之光”的抵抗力特别脆弱? …… 日,试验第十天。 射程测试。 在确认魔方不会将危害扩散到周边区域的情况下,罗兰陛下同意了室外测试的方案。 试验场仍选定在了绝境山脉谷底。 结论令人颇为失望。 红光射程无法超过百米,而任何阻挡物都能进一步削弱它的穿透距离。 一些金属物质甚至能将其完全挡下。 比如十枚叠在一起的金龙。 就连纯净的水也有不俗的阻挡效果。 这一结论几乎否决了它在武器方面上的用途。 …… 26日,试验第十五天。 趁着娜娜瓦从前线返回的机会,进行了治愈测试。 结果竟鉴于可以治愈和不可治愈之间。 例如被照射的奶牛只修复皮肤和脏器腐坏部位的话,情况依然会恶化下去,愈合的部位也会重新感染“诅咒”。 但我们选取一个完整的小型器官在医治后进行切除,移植到另外一只健康奶牛上,发现它没有继续恶化。 也就是说,对躯体进行大范围的重构,是有可能清除“诅咒”的。 不过那已经超过了娜娜瓦的魔力上限。 若想要证实的话,需要用到斯佩尔.帕西的通道能力,因此只能搁置。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暂时将其定义为“不可治愈”更好。 顺带一提,一号奶牛终于死亡,存活时间十天。 …… 28日,试验第十七天。 祭典魔方重新发出了蓝光。 硬币被消耗一空。 好在罗兰陛下那里还有一枚同样的硬币。 但这毕竟是制造“太阳之辉”的原料,不仅含量稀少,而且极难收集,我感觉自己正在浪费世界上最宝贵的资源。 另外魔方蕴含的魔力也已见底,不过就和符印一样,可以随时进行补充。 考虑到其消耗,这样的测试应该不会再继续下去了。 等到预定的抗性项目测试完,我希望能够拆解它。 …… 罗兰轻出一口气,合上了「试验记录正式版」。 “你又在看它了。”夜莺靠在躺椅上,嘴里嚼着鱼干道,“结果不是很明显了么,传说中的上古宝物不过是个拷问刑具,除了用来折磨俘虏外,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作用。” 的确,就跟壁画里镌刻的一样,它被制造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折磨敌人。 原理大概和电离辐射差不多,而铀币则是原料——激发原因不明,但结果基本相似。区别在于,祭典魔方能规束高能粒子前进的方向,相当于定向照射。 罗兰怀疑,那束红光只是用来指示照射目标,类似于激光瞄具,并不等同于射线本身——毕竟能用肉眼看到中子束或高能电子的话,那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至此,诅咒神庙的真相与荆棘镇居民的暴死之谜,算是全部得到了解答。 一个崇拜放射性元素的文明,用魔力制造了这么一个转化装置,功能极为单一,填入高纯度的放射原料后,能激发出少量高能粒子束。至于为什么百米后就会失效,恐怕也跟魔力有关。 只是这结论略微让他有些空虚。 都已经触及到了高等物理层面,他原以为这东西会更高大上一点,但恐怕在遗物原主人手里,它跟鞭子、断头台这样的刑具没有区别。 这也算得上是文明族群之间的差异了吧。 “陛下,”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亲卫肖恩的报告声,“塔其拉女巫送来了最新的试验记录。” “拿进来吧。” 按照计划,此次测试就是最后一回。 对不同动物照射同样长的时间,以确定体型与耐受能力的具体比值。 之后便中止一切关于魔方的试验。 毕竟铀元素来之不易,还有更重要的用途在等着它。 罗兰翻开肖恩递上来的记录本,同时端起茶杯。 依旧是赛琳的笔迹。 30日,试验第十九天。 测试终于到了尾声。 结果很明确,体型越大,对红光的耐受性就越高。但若想用数字公式来表达,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另外,测试过程中出了一点麻烦。 这玩意简直让人啼笑皆非——我本想利用最后剩下的原料试试它到底有没有直接致死性,于是对准了一只放在玻璃缸里的鱼。 持续照射五分钟后,鱼还活着,但水已经冒起了丝丝热气。 也就是说,它在致死性上还不如开水——如果继续照射下去,祭典魔方会先令水沸腾,然后再把鱼烫死。 或许,这东西还能用来煲汤? “噗!”罗兰顿时把刚喝进嘴里的茶全吐了出来。 “怎么了?”夜莺讶异地望向他。 “我居然忘了这一点……”罗兰喃喃道,他一直在思考着各种高大上的可能和应用,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一点,射线本质是一种能量传递,而有能量传递,就可以拿来烧开水。 人类文明的进步史,本身就是一个换着花样烧开水的过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