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海角之城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海角之城

“船来了,伙计们!都动起来!”辛巴迪振臂高呼道。 “噢噢噢!”鱼骨氏族的族人一窝蜂冲上码头,忙碌起各自的活来有的负责固定缆绳,有的负责搭设跳板,虽然看上去乱成一团,却没有丝毫耽搁,只要不登船的话,其架势比起老水手也差不了多少。很难想象在一年半以前,这些人连海都没有见过几次,更别提干这种事了。 很快,船上的物资便被搬运一空。 “辛巴迪,他们说可以上货了!” “红货还是黑货,各上多少桶,你问清楚了没?” “放心,我都记在手背上啦!” “行,那就开始吧!” 货是大家常用的简称,整个无尽海角只出产一种货物,那便是冥河黑水。不过随着开采范围的扩大,沙民发现它并非只有一种颜色。在另外两条地下河谷中,出现了深红色与墨绿色的冥河水它们同样能燃烧,就是性质和气味差异较大。因此为了方便,大家开始用货来代替黑水,而这一叫法很快也在北方人之中流传开来。 辛巴迪已是第四次来大庆港工作。 他记得最初踏上这片荒芜的沙地时,第一个想法是如果能活下来,撑完这三个月后一定要离此地越远越好。但超出他想象的是,一座城市真的在沙漠最南端渐渐扎下了根若是把绿洲复苏成为奇迹的话,那么大庆港简直可以用神迹来形容。 无尽海角之所以成为流放之地,正是因为它除了危险外一无所有,哪怕是再老练的猎人,也没可能独自存活。而想要在此建立一座数百人、乃至数千人生活的城镇,对沙民来说也只有三神才能办到了。 他本以为低估了沙漠之威的大酋长在尝试失败后,会彻底打消这个荒谬的想法,但没料到对沙漠一无所知的,反倒是数百年都居住于此的沙民自己。 无尽海角并不是什么都没有。 只是他们从来没有意识到过。 首先被攻克的问题是水源。 那名叫康科瑞特的北国官员带领他们建造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蓄水池那是一个个覆盖有黑色薄膜的矮棚,一开始并未看出有什么蹊跷之处,但当邪月结束后,沙民发现太阳竟真能把白花花的盐从海水中分离出来。水汽在薄膜上结成露珠,再顺着倾斜面汇入管槽中,最终合流至储存罐。阳光越猛烈,蓄水速度就越快,一个池子虽然产出的淡水不多,可几百个池子加起来,水量便十分可观了。 如今这样的蓄水池仍在不断的扩充中,它们不仅能满足沙民所需,还能为无冬城的船只提供补给,算是颠覆了莫金沙民百年来形成的固有观念。 其次是住房问题。 单靠帐篷没可能抵挡住正午太阳的直射,越是接近夏天便越是如此,若没有可靠的避暑之处,有水也撑不了多久。 相传铁砂城的石料来自于极南境沙化之前,这也是银川上有众多绿洲,却只有一座城市的原因。 而北国人的做法仍然是就地取材。 他们砌起一座座炉窑,以黑水为燃料,填入从海底捞出的淤泥,再混入筛选过的细腻黄沙,烧制成一块块砖头。由于原料取之不竭,大庆港很快拥有了一批砖砌平房,并且外墙和天花板都采用了双层砌筑法,即使比不上树荫遮盖下的绿洲,也算是有了稳定的容身之所。 最后是食物。 傲沙氏族的长老图拉姆指挥大家在海滩边拉起了好几十道渔网,每逢涨潮时,海水便会将这些网子全部吞没,而等到退潮之际,渔网围成的“方格”里则会出现一大堆稀奇古怪的猎物,比如海蟹、海蛇、海胆什么的。一开始辛巴迪根本不敢去吃这些畸形怪状的食物,但在图拉姆皮鞭的威胁下,他只能咬牙选择遵从。 而结果是意外地发现这些东西的味道竟都还不错。 尽管主粮仍要从无冬城运送,不过他们的伙食比起一年半前已丰富了许多。 吃住都得到解决后,辛巴迪的心态便逐渐发生了变化,等到为期三个月的派遣期结束后,他选择了自己都觉得惊讶的一步继续留在大庆港工作。 毕竟这里的酬劳比碧水港要丰厚不少。 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一个理由。 将最后一艘海船装满后,今天的忙碌便算告一段落。 “辛巴迪,今天辛苦你了。” “大哥,明早见!” “我待会想去集市看看,你要和我一起吗?” 由于多次参与派遣,辛巴迪成为了名义上的鱼骨氏族负责人,但凡有什么任务,图拉姆第一个找的便是他。面对这样的变化,他实在有些受宠若惊还在银川绿洲时,他就是族里毫不起眼的一员,别说负责什么事务了,连愿意和他搭话的都没几个。可现在,不光有后辈将他当成了领队,甚至还有一些姑娘向他伸出了邀约之手。这令他在感激大酋长之余,也多了几分得意。 不过辛巴迪并没有接受那些邀请。 因为他心中已有了一个人的身影。 “嘿,等等我,辛巴迪!” 正当他准备离开码头去找穆丽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辛巴迪忍不住扬起嘴角,他笑着过头,表情却突然僵在脸上。 来人的确是穆丽,那个总是扎着一头乌黑大辫子,在族里唯一没有对他表现出嫌弃的姑娘。 天之骄子卡洛恩离开派遣队后,穆丽却没有选择退出,这也是他坚持下来的一大原因。辛巴迪本以为自己或许有了机会,但现在他却看到对方拉着一名男子的手向自己跑了过来。 而且那名男子还不是莫金沙民! “穆丽,你和他”辛巴迪结结巴巴道。 “啊!”穆丽这时才注意到两人的手正握在一起,连忙松开了手掌,不好意思地笑道,“我是急着想带他来见你,才一路抓着他过来的。” “是是这样么?” “呼,这位小姐体力可真好,”那人喘了两口气,“我想停都停不下来,简直像被一头蛮牛拉扯着一般莫金沙民果然名不虚传。”他打量了辛巴迪几眼,“先自我介绍下吧我叫雷克斯,来自海对岸的峡湾。” “一看就知道你是峡湾人,”辛巴迪警惕地将穆丽挡在身后,“我这没有什么可以收的遗物,你走吧!” 如果说大庆港一直以来都是稳步发展的态势,一点点扩大地盘与人口的话,那么近三个月来可以说完全打破了平静。无尽海角仿佛一夜之间成为了一条热门航线,大量峡湾船只出现在这座新生的海港城市,并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这些自称是探险者的岛民或是四处挖坑,或是向派遣队收购各种奇怪的玩意,一时间搅得大庆港混乱不堪。没错,他们的蜂拥而至的确让这里变得热闹无比,逐渐形成的集市也颇受莫金人欢迎这样大家便可用薪酬去购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必须等到返碧水港才能花出去。但更让人印象深刻的,却是一连串的负面消息。 例如某位探险者想要深入地底冥河一探究竟,结果坠落河谷生死不明,最后收拾烂摊子、将人救的还是派遣队的沙民。 又例如一些探险者从沙民手中大肆收购可疑的石头与金属器皿,结果用的却是伪币,以至于两边差点发生暴力冲突。 最过分的是,他们甚至把手伸到了大庆港的生命之源上由于觊觎蓄水池所用的奇特薄膜,好几座水池的棚顶不翼而飞。这事最后惊动了第一军,抓到犯人后直接押送去了无冬城,听说等待他们的将是一辈子的矿山劳役。 正是这些层出不穷的麻烦,令辛巴迪对峡湾人充满了提防。 “我并不打算收什么,因为比起投机取巧、不劳而获,我更倾向于靠自己的能力去获得。”雷克斯搓着手道,“这也是为奇物会正名的最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