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最杰出的作品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最杰出的作品

“哈”辛巴迪抽了抽嘴角,不喜欢投机取巧、不劳而获?就算是小氏族,大多也听说过峡湾人的名号他们不是每一个人都擅长航海,但几乎每一个都是天生的商人,而且还是无利不早起的那种。 铁砂城里就有不少莫金人被欺骗的笑谈,所有沙民都知道同他们交谈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而大庆港里发生的一切更是印证了这种说法。面对对方的说辞,他一个字也不打算相信,“说完了?我还有事要忙,你找别人去正名吧。” 说完辛巴迪朝穆丽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跟自己一起走。 “等等!”雷克斯连忙喊道,“不是免费的,我愿意用金龙作为酬谢不管最终有没有收获!” “辛巴迪,你就听他说完嘛,”穆迪也抓住了他的手,“我觉得他做的那些东西真的非常有意思,并不像一个普通的骗子。” 感到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辛巴迪不由自主地感到心砰砰跳了两下,“可是” “十枚金龙!只要你告诉我具体位置,我就给你十枚金龙!”大概是想要证明自己没有说谎,雷克斯从怀中掏出一枚金龙放到面前,“这是订金!如果你能帮忙到底,我愿意再支付二十枚,怎么样!” 辛巴迪微微一愣,让峡湾人未见货先掏钱便已是一件稀罕事,而且总共三十枚金龙的酬劳?稍微在心里盘算了下,他就明白这是多么大一笔数额,单靠工作薪酬的话,恐怕十年也攒不到。 “我也想给族里的孩子们买几件新衣服”穆丽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 在双重攻势下,辛巴迪终于败下阵来。“好吧,我知道了。要是你敢骗我们的话” “那对你们什么损失也没有,”雷克斯将金龙弹向辛巴迪,“只需说几句话就能得到一枚金龙,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 果然,峡湾人在蛊惑人心上确实有一套,辛巴迪接住飞来的金币,“你到底想从我这儿知道些什么?为什么穆丽会和你在一起?你说的正名又是什么意思?” “这得从头说起,”雷克斯清了清喉咙,“我们边走边说吧。首先我想问,你们对大海有什么印象?” “印象?”他犹豫了下,“三神之母,万物诞生之地,还有喜怒无常。” “我觉得是神秘,”穆丽兴致勃勃道,“没人知道它有多宽、有多深,连极南境至今都有不少区域仍未被涉足过,如果换作大海,恐怕上千年也无法探索完吧?” “你们说得都对,不过对于峡湾人而言,它更鲜明的印象是宝库。”雷克斯笑道,“海床上静静摆放在无数宝物,有成箱的金龙银狼,也有失落的古代遗迹它们没有任何遮拦,只等着人们去拾取,一夜暴富也不足为奇。所以说谁能拥有这座宝库,谁就能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说得简单,”辛巴迪不屑道,“毫无遮拦?大海本身就是最大的屏障,你又不是鱼,怎么可能随意前往海底。” “没错,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雷克斯的语气颇为兴奋,“奇物会的宗旨便是要将不可能化作可能,这一次我要向所有人证明,奇物会并不是一个疯子组织,更不是胆小鬼行会!我们虽然不是探险家,却有着不逊于他们的作用不,应该是更甚于他们!” “我不太明白你话里的意思” “一个伟大的发明,”峡湾人迫不及待的揭秘道,“我把它称为潜水装束,有了它,人类就像鱼儿那样长时间逗留海底!” “什么?”辛巴迪惊讶道。 “我在拾取贝壳时,确实看到他们在水下待了很长一段时间,远远超过了一般人屏息的极限,”穆丽补充道,“所以我才会上前询问他们在做什么。” 原来是穆丽先找上对方的么他心中微微一酸。 “当时我也很意外,毕竟相传沙民总是对大海敬而远之。”雷克斯接着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进行着潜水试验,结果十分成功。毫无疑问,它一定会改变整个打捞界令这门全凭运气的活计,变成一项人人都能参与的新探险!” “既然都已经成功了,那你找我做什么?”辛巴迪压下杂念,不解地问道。 “咳咳是这样的,辛巴迪先生,潜水装束唯一所缺的便是名气。这次温布顿陛下的悬赏正是最好的机会,所以我需要抢在其他人之前打捞出一些真正的宝贝能引起灰堡之王瞩目的那种。”雷克斯握紧拳头道,“一旦能够得到陛下授予的荣誉封号,那么肯定会有无数人排着队来抢购我的发明的!” 说到这里,峡湾人稍顿片刻,“但哪里最有可能藏着宝藏,我们并不清楚陛下的招募通告里没有指定具体想要的物品,只说任何看起来古怪的东西都行。显然能让陛下感兴趣的宝物并不多,他肯定看不上从沙坑和珊瑚里翻出来的零碎玩意,因此我们一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沿着海岸线慢慢寻找。就在这时,穆丽小姐为我们带来了一线曙光她说你曾见到过一个古怪的水洞,在没有月亮的夜晚甚至能看到水底下透射出一丝光芒。我想知道它在哪里!” 也就是说,引得这群峡湾人蜂拥而来的主要原因是大酋长么,辛巴迪头疼地想,“我是有碰巧见过,它就在一座挑崖的底部,而且只有退潮时才能隐约看到洞口。不过即使如此,它离海面也有数丈深,而且没有人知道它有多深,里面又有什么或许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岩洞,光芒则来自于一群水母罢了。” “放心,哪怕什么都没有找到,我也会按照约定支付酬劳的。”雷克斯道。 说话间,三人已来到了海港外的一处无人沙滩。 不过此刻沙滩上却围满了一圈人。 “这些都是我招来的水手,跟试验无关,主要干一些打杂的活,”雷克斯介绍道,“真正协助我的只有两人,眼罩和高帽,他们既是我的助手,也是奇物会的一员。” 真是奇怪的名字辛巴迪扫过人群中央的一男一女,目光最后落在了他们身前的一套奇特服装上。 它有着硕大的金属头盔,看上去和身体极不协调;衣服和裤子似乎连为一体,怎么想都觉得穿着麻烦。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从头盔里伸出的两根管子它们宛若海虾头顶竖起的触须,但长度十分惊人,终端则连接在一台漆黑的大型机器上。 辛巴迪曾在无冬城的海船上见过同样的玩意水手们称其为蒸汽机。 “那就是你说的” “啊,没错,”雷克斯得意满满道,“它便是潜水装束,我最杰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