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迈向大海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迈向大海

三天后。 辛巴迪搭乘着吊篮,从海水中缓缓升起。 “感觉怎么样?”刚脱下沉重的头盔,穆丽便兴冲冲地迎了上来,“水底下的世界有趣吗?” 比沙漠好不了多少,虽然生活着许多奇形怪状的动物和植物,但还不如什么都没有来得放松。每次沉入大海,总有种被吞噬的感觉,那无处不在的压力简直让人寸步难行,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辛巴迪尽管这么想着,可看到穆丽期待的眼神,他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怎么说呢景色还挺漂亮的。” “真好如果我也能下去看看就好了。”穆丽感叹道。 望着她浅褐色的大眼睛,辛巴迪忽然想起来,在一年半前,族人从碧水港出发,前往沙漠南端时,她在石头船上也是这样的神情前路未卜,环境陌生的情况下,她还能分出精神来安慰自己,在一群惶惶不安的人群中,简直就像异类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升起了一丝不安。 “干得不错,你的表现简直让我惊讶。”接着被吊出水面的是雷克斯,他鼓着掌走下吊篮,“平衡性、吞气量、镇定程度、方向感一切潜水所需要的素质都如此出色,这到底是沙民与生俱来的天赋,还是你本就擅长于此?我无意冒犯,和穆丽小姐聊天时她曾提到,你在氏族里并不是一位强大的战士。” 穆丽朝辛巴迪吐了吐舌头,转身跑去和助手聊天了。 “鱼骨氏族生活的绿洲里有一口水潭,小时候大家都喜欢比谁能潜得更深,所以也不能算毫无经验吧”辛巴迪无奈道,“不过她说得没错,即使比这个,我也不是族里最厉害的一个如果让卡洛恩来试的话,说不定一天时间就够了。” “卡洛恩?那是谁?” “族里最强的年轻一代,无论是狩猎还是搏斗,都不逊于大氏族的同辈。不过他只参加了一次派遣队,现在应该在碧水港担任着什么工作吧你就算想找他也已经太迟了。” “是么,”雷克斯耸耸肩,“我倒觉得未必。” “未必什么?” “他比你强这点。”峡湾人一点点脱下潜水装束,“想要深入大海,技术反倒不是第一位。首先要有的,是一颗开放的心。” “开放的心?”辛巴迪怔道。 “接纳未知、克服自我,这也是水潭与大海之间的差距。”他望向大庆港方向,“这里正在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你说的那位卡洛恩却只愿来此地一次,光在这一点上,他就比你差远了。若我找的是他,估计都不一定能说服他穿上潜水装束下水吧。” 辛巴迪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穆丽说想自己试一试,我才不会答应你。” 本想带他们找到水洞后拿上十枚金龙一走了之,至于这伙人想怎么折腾都随便,但没料到穆丽已经对那套奇特的装置起了浓浓的兴趣。得知打捞工作还需要一个帮手时,她几乎立刻就举起了手。 无奈之下,辛巴迪只好答应帮助奇物会到底,亲自跟随雷克斯进入水洞在没有验证过潜水装束是否安全之前,他根本不放心让穆丽以身试险,更何况是跟一名峡湾人待在一起。尽管知道她还是会有下水的那一天,不过至少风险小了许多。 “哈哈哈,”雷克斯不以为意的笑道,“但你终是跨过了这道界限,向着新的领域迈出了一步,不是么?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穆丽才更喜欢跟你相处吧?” “等等,你你说什么?” “怎么,你没发现吗?”他摊手道,“那位姑娘跟我聊天时,你的名字出现频率可不是一般的高。她说你小时候明明胆子不大,常被人揍得抱头痛哭,好奇心却不小,只不过长大后收敛了不少,也变得沉默了许多。” 辛巴迪抽了抽嘴角,“她还真是什么都跟你说啊。” “估计外人反而更容易说开吧,”雷克斯咧嘴道,“我是不太明白沙民的风俗啦或许个人武力确实很重要,但你说不定也一直小瞧了自己。” “你明明什么都不懂,”辛巴迪低低地哼了一声。 虽然这么说着,他心里却没有多少反感事实上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短短几天时间,他竟然会和一个峡湾人变得如此熟稔,一开始分明是防着对方单独接触穆丽才不甘不愿留下来帮忙的。 仔细想来,辛巴迪发现对方的言谈举止里没有一丝轻蔑,相处起来有种出乎意料的轻松感,比起那些自视甚高的北国贵族或峡湾商人,这可以说得上是十分不同寻常了。大概也是由于这个原因,穆丽才会一有空就往奇物会营地跑。 犹豫片刻后,他向雷克斯提出了这个问题。 “你问为什么”后者想了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因为歧视轻蔑什么经尝得够多的了。” 尝得够多?辛巴迪不禁愣了愣,能一口气许下三十枚金龙的酬劳,怎么看都有不菲的身家地位吧?轻视又从何而来?只是不等他继续问下去,一名助手已经走了过来,“老师,设备已全部调试完成,正式下潜随时都能开始。” “怎么样?”雷克斯望向他,“潜水对你来说,应该已不算陌生了吧?” 他只好压下心中的疑惑,“只要你造的这些玩意不出问题的话。” “当然,我可是研究了快十年,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几乎把全部家当都投在这上面了” “啥?” “咳咳咳不,没什么,别在意,”雷克斯撇过头去,“既然如此,那么我宣布正午过后进入水洞,开始首次探险!” 选择午时的原因很简单,既然输气管能满足深度要求,保证良好的视野就成了潜水的头等大事。而此时太阳正好位于挑崖头顶,几乎是直射海面,五十多米深的海床可谓一目了然,更别提位于岩壁半腰上的水洞了。 若是等到傍晚退潮时再行动,反倒容易迷失方向。 “我在入口处等你,”雷克斯戴上头盔后比了个大拇指,先行乘坐吊篮沉入了大海。 约一刻钟后,助手眼罩朝辛巴迪点点头,“该你了。” 辛巴迪深吸一口气,将沉重的头盔套在头顶,穆丽走上前帮他旋紧接口,随后贴着盔面大声道,“加油,我在这儿等你来!”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向吊篮。 随着蒸汽机的轰鸣,辛巴迪一点点向下滑落,翻涌着浪花的碧蓝海面离他越来越近,逐渐占据了整个视野。有那么一瞬间,他产生了并非自己在下落,而是大海主动迎向他,想要将他一口吞噬的错觉。 一股熟悉的恐惧感重现心头。 不过只持续了不到一息时间,他便调整过来。 接纳未知、克服自我。 浮现于脑海的,除了穆丽闪闪的眼睛,竟还有雷克斯的话语。 辛巴迪叹了口气,接纳了大海的拥抱 刹那间,整个世界变成了清澈的蓝色,阳光从头顶洒下,宛如无数游动的金蛇。 缓缓下沉二十米后,吊篮停止了动作。 一个仿佛涌动着寒流的深邃洞口出现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