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巢穴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巢穴

“我觉得……我们该走了。”沉默了好一会儿,辛巴迪喃喃道。 这个地方到处都透露着诡异,待得越久就越感到压抑,哪怕是身处海底,也没有如此不适过。 无论是脚下的柔光,还是手中的油灯,都只能照亮身边十余步的范围,而更远处则是一片漆黑——在辛巴迪眼里,这点光芒不仅没有带来藉慰,反而是一种危险的预兆。这意味着他们完全暴露在明处,却对黑暗中的威胁一无所知。 事实上直到现在,两人都没有见到这个洞穴真正的边界。 “走?”雷克斯的嗓音微微有些发颤,“你在说什么哪……我敢发誓,这绝对是雷霆大人都没有见过的奇景。古代遗物?不……它根本就是一座遗迹!” “遗迹不会动,可以以后再来,”辛巴迪绞尽脑汁劝道,“你的助手,还有奇物会……都在外面等着你的好消息呢。” 一提到奇物会,雷克斯顿时冷静了不少,“你、你说得没错,我应该先把这个好消息带回去,跟大家一起分享才是。” “那赶紧动身吧。” “等……等等,好不容易到了这里,总不能空手回去。”他从腰包里掏出一把匕首,凿起一块石碑来,“放心,这花不了多长时间。你也往兜里塞点东西,至少可以当做我们确实有所发现的证明。” 无奈之下,辛巴迪只好照办,毕竟对方从实质上来说是他的雇主,既然接下了这桩二十枚金龙的活计,自然也得承担相应的风险。 或许这里只是看起来怪异而已,他在心底安慰自己,周围黑是黑了点,但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 “蹭、蹭、蹭——” 雷克斯每挥下一刀,都会发出金石交击般的嗡鸣,这在寂静的洞穴里显得格外刺耳。 辛巴迪还注意到,每当匕首切入碑体的瞬间,接触点绽放出来的光芒也会明亮许多,甚至到了耀眼的地步。 他摇摇头,将注意力拉拢回来。 这种时候辛巴迪实在没有心情把力气用在切割石碑上,杂乱堆砌的墙垣中还散落着一些古怪的石器,大概是搬运者所留下的工具,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才腐朽成现在的模样。他随手挑了几块塞进腰包里,如此一来,也算是完成了对方交代的任务。 “蹭、蹭、蹭——” 峡湾人依然专注地凿着碑体,而他手边已经有了五六块指甲片大小的碎石。 “喂,这些差不多够了……”辛巴迪正打算再催促他一遍时,耳边忽然捕捉到了一丝不协调的音调。 同样是蹭、蹭、蹭的声响,但更加细碎,就好像有好几个雷克斯在凿碑一样…… 这是……回声? 不对!他意识到,两人的位置又没发生过变化,怎么可能之前什么声音都没有,现在却突然有了回声? “雷克斯。” “马上就好,这是最后一块。” “你先停下……” “再给我半刻钟——” “给我停下!”他几乎是低吼出来。 雷克斯不由得一愣,匕首僵在半空中,刺耳的碰撞声戛然而止。 但细碎的蹭蹭声依然存在,并且仿佛正向他们逼近过来。 这下雷克斯也发觉到了不妙之处,他一边把石头塞进兜里,一边左顾右盼道,“那是什么?” 问话间,远处突然交替亮起了白光。 在光芒的映照下,辛巴迪看到了来者——一只完全成年的沙漠蝎。它的钳子足有手臂大小,翘起的尾部钩针差不多齐腰高,莹绿的针尖无疑注满着毒汁,一旦被扎中,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最多支撑半刻钟。 该死,一定是凿击声惊动了它!他硬着头皮将腰刀架在胸前,“你慢慢往后退,眼睛不要离开蝎子。” 对于杰出的莫金武士来说,沙漠蝎并不算一个难缠的对手,它们的智力低下,速度不快,毒针既是最具威胁的进攻手段,也是其弱点所在,只要扎空一次,锋利的腰刀便可将尾钩一刀两断。 问题就在于,他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算不上一位杰出的武士。 尽管从小便接受过相关训练,但他既没有参加过联合狩猎,也没有真正与沙漠蝎战斗过。 只能试一试了。 等到雷克斯完全隐没于他的身后,他才轻声道,“现在低头看,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乱动。” “我……我知道了。” 得到答复后,辛巴迪也侧过了身。 就在目光摆脱接触的一瞬间,沙漠蝎发起了进攻——虽然看不见,但急促响起的蹭蹭声表明对方正快速朝他冲来。 这便是沙漠蝎的习性,喜好在对峙中寻找机会,一旦发现猎物体有分散注意的破绽,则会立刻进行攻击。 冷静! 辛巴迪微微弯下腰,将刀放在左侧,右手轻轻搭住刀柄,这正是沙民拔刀的起手式——看似没有面对敌人,但身体右侧的整个区域,都在刀刃的斩击范围之内! 当沙蝎的爬行声几乎在耳旁响起时,他猛地横移一步,接着拔刀出手! 一道幽光闪过。 还未回正视线,手中便已经传来了微弱的阻力。 那是刀刃划过空心芦苇般的触感。 随着一声脆响,沙漠蝎扎入石碑中的尾钩已一分为二。 辛巴迪调转刀锋,直接插进了蝎子头部后方的甲壳缝隙处。 目标无力地晃动了下副足,很快瘫软下来。 “厉害……”雷克斯松了口气,“不愧是以狩猎为生的莫金沙民……” “还没完!”辛巴迪打断道,“刚才的声音不像是一只沙漠蝎发出来的!”在哪里?敌人会从哪里出现?他警惕的前后张望——这里遍布石碑,不管从哪个方向过来,都应该有光才对! 但四周只有一片漆黑。 除了头顶。 见鬼!他猛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疏忽之处,在黑暗中亮起的柔光比什么都要醒目,但对于已经被照亮的地方,新出现的光芒则很容易被忽略。 就在辛巴迪抬头之际,一道黑影已经扑了下来。 目标是他身后的峡湾人! 仓促之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回身一脚,将雷克斯踢飞出去。 沙漠蝎几乎是擦着后者的身体落地。 凭借着多年训练的本能,辛巴迪看也不看,直接一刀斩下,将蝎子的头劈成了两半。 “呼,”他长出了口气,“还好赶上了……喂,你还好吧?” “咳咳……我,我大概……” 然而没听完对方的回答,墙垣之后又传来了更多的蹭蹭声。一开始还能听到间隔,但数息之后便密集得宛如浪潮一般,同时还夹杂着沉闷的轰响,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正朝这边爬来。 两人对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跑,快跑!”辛巴迪一把抓住还在发愣的雷克斯,转身便朝洞口跑去。 片刻之后,耀眼的光芒从背后绽放而出,将整个地洞映照得灯火通明! 在这片愈发明亮的辉光中,辛巴迪看到了一只块头大得惊人的沙漠蝎,它光是眼睛就有餐盘大小,甲壳更是粗糙厚实得如同礁石一般。这些特征毫无疑问的表明了来者的身份——那正是传闻中三神的祭品之一,主宰大地的铁甲巨蝎! 在它庞大身躯的压迫下,由石碑构成的墙垣变得白炽透亮,甚至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原来如此。 辛巴迪终于明白了洞穴里为什么明明没有光照,绿草也能遍地生长;以及入夜后海洞中偶尔透露出的光芒从何而来。 铁甲巨蝎居然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巢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