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逃生之路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逃生之路

“呼、呼、呼……终于……到了。”当来时的那个小水潭再次出现在两人面前时,辛巴迪感到浑身都松懈下来。 感谢三神,感谢大地之子与海洋之母,他在心里念叨道。此刻的洞中已是一片明亮,这得以让两人用最快的速度逃脱。同时越靠近大海方向,洞穴收缩的幅度就越大,如同一个瓦罐口一般,铁甲巨蝎没有一路追来大概也是这个原因。 不过这仍不等于彻底安全。 他没有忘记那潮水般的爬行声——就算整个无尽海角的沙漠蝎都集中于此,他也不会感到惊讶了。辛巴迪只知道这些猎食者随时都有可能越过石碑墙,循着气味追来将他们撕成碎片。 幸运的是蝎子不会游泳,只要逃入大海,他们就能脱离险境。 “快,快戴上头盔!”辛巴迪一把抓起地上的潜水盔,迫不及待的朝脖子上罩去。 然而他却发现,峡湾人并没有动弹。 “喂,你在发什么愣啊!” “你……先走吧。”雷克斯背对着他低声道。 先走?辛巴迪愣了愣,该死的,这家伙不会还在惦记着那些发光遗物吧? 他怒气不由得涌上心头,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一把掰过对方的肩膀,“你是不是疯了?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话说到一半忽然梗在喉咙里,辛巴迪惊讶地望向雷克斯的胸口——只见由软革与肠膜制成的衣服被划破了一个口子,两边还沾着点点血迹。 “你的潜水装束……” “破了。”雷克斯强行咧开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最后那只沙漠蝎没有扎中我,但它的钳子却擦到了衣服。” 沙民沉默下来,对方胸前伤口不大,仅仅是划破了皮肤,可潜水装束出现破损,意味着海水会沿着颈部接口灌入他的头盔。 过了好一会儿,辛巴迪才开口道,“如果只用输气管的话……” 雷克斯苦笑着摇摇头,“除非我们离水面很近,否则你吸气的力量得和抽气泵一样大才行。” 两条管道连在一块方能维持平衡。 这一点对方早就告诉过他了。 所以之前在回答他的问题时,对方才会如此犹豫…… 恐怕峡湾人在那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雷克斯将腰包解下,递到他面前,“这是石碑样品——请把它交给我的助手,就说我已经找到了不逊于雷霆大人的发现。” 辛巴迪注意到他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 “你的助手……还有备用的潜水装束么?” “只有这两件——从选料到缝合,制作一套衣服至少需要半年时间。”雷克斯深吸了口气——看得出来,他正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事实上一路跑来,我就把能想的方法都想过了一遍,结果是没有潜水装束的话,就不可能从洞穴里出去。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命运?” “奇物会的人……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探险家。”他咬了咬嘴唇,“趁着蝎子还没来,你赶紧走吧!只要能把消息带回去,我即便没法得到探险家的称号,名字也一定会随这项发明一起传遍整个峡湾——!” 辛巴迪偏头望着水潭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道,“我拒绝。” “诶?”雷克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你还欠我二十九枚金龙呢。如果你死了,我问谁去要?”他没好气道,“这份协议只有你我和穆丽知道,我不觉得你的助手会支付这笔钱——从他们的穿着就可以看出来,那两人比起沙民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只是现在没钱!”雷克斯抗议道,“为、为了从灰堡购买蒸汽机……花费稍稍超出预期而已……等到潜水装束的名声传开,必然会有大量商会前来抢购,那时候根本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但问题就在于,这些钱跟我没关系,甚至很可能也不会和你有关系。”辛巴迪将腰包和头盔一并扔在地上,“你觉得自己若是变成了蝎子的粪便,外面那些人还会坚持潜水装束是你发明的说法吗?只要稍稍改下说辞,就能名利双收,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了。所以不止我的二十九枚金龙要白白损失,你的愿望很可能也不会实现。”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接纳未知、克服自我。」 辛巴迪心里默念了一遍后,长长吐出口气,“莫金人不喜欢被拖欠,也不喜欢失信于人,约定就是约定,不管对方是灰堡之王,还是峡湾人——我答应过要帮到底的,没错吧?” 雷克斯不由得愣住,“可你要如何……” “看看水潭,”他脱下身上的防水服,“你没发现它变小了吗?” 雷克斯这时才注意到,水潭周围出现了一圈湿漉漉的青石,那是水面正在下降的证明。 “旋涡海已经进入退潮期,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涉水的距离正在变短,”辛巴迪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游出水洞后只要上浮十米就能获救。穿着潜水装束没可能做到这一点,但全部脱光却有机会——包括你收集到的石头。现在,把衣服脱下来吧。” “脱、脱衣服?” “没错,想要撑到潮水尽可能低,我们就必须做好阻挡沙漠蝎的准备,而最有效的方法是纵火。”辛巴迪点点头,“但这里水汽充分,花草都不容易点燃,因此需要引火物。”他指了指油灯,“油脂加上皮革,应该能让大火烧上一阵子了。” 雷克斯缄默良久,“……别试了,不可能成功的。” “为什么?” “你根本没法判断潮水何时才会退到最低点,海面每高一米,通过水洞的距离都会增长数倍。贸然行动只会在漫长的水洞中耗尽所有空气。”他面带痛苦地说道,“而且最主要的是,我压根就不会游泳!很可笑对吧,明明是峡湾人——就算晕船都比这一点要好!正是因为不会游泳,我才无法向其他人那样投身于大海,成为一名真正的探险家!” “我早就看出来了,在潜水的时候。”辛巴迪平静道。 “什……么?” “升降全靠吊篮,海底行走笨拙得不行,没有这套装束,你恐怕连水都下不了吧。” “既然你知道,还说要游出去?” “因为你不需要游,只要配合我憋气就行——过程可能会有点痛苦,甚至失去意识,但只要你不乱动,我就能把你带出去。”辛巴迪缓缓道。 “单凭你一个人?”雷克斯一脸的不敢置信。 “我跟你说过吧,小时候生活的绿洲里有一口深潭,大家都都爱比试谁能潜得更深更久。”辛巴迪扬起头,“我从来不是族里最优秀的一个……但那并不是我尽力了,而是我害怕。” “害……怕?” “嗯,它深得就像一张巨嘴,让我觉得再往下潜一点,就会被吸进去一样。所以我总是留半口气,还在大家面前装作已经筋疲力尽的模样……久而久之,连我自己也相信了这一点。”他直视雷克斯,“你说我一直小看了自己,或许的确如此——所以我想试一试,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同样的,不会游泳就无法离开?你确定那就是你的极限吗?”辛巴迪大声道,“你就真的没有小看你自己吗!” 雷克斯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 “至少你一点儿也不害怕大海啊,在这点上,你比我好多了。”辛巴迪扬起嘴角,“如何?要不要跟我赌一把?探险家嘛……不冒点险怎么能算数?” …… 一个时辰后,呛人的浓烟几乎已经填满了整个洞穴。 而之前的水潭,现在也渐渐退却至水洞中,刚好供两人容身。 烟雾对面已隐隐传来了沙漠蝎爬行的蹭蹭声。 宛如席卷而来的浪潮。 两人对视一眼,明白这是最后的时刻了。 “走吧,荣誉探险家先生。”辛巴迪深吸口气,夹着雷克斯没入水中。 清凉的海水与他融为一体。 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孩提时。 但这一次他的身边已没有卡洛恩,或是其他族人。 他唯一要超越的,只剩下自己。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