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坠入深海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坠入深海

“呜——————————呜——————————” 雪风号也在此时拉响了浑厚的汽笛。 那是启航的信号。 纵队里排头的四艘海船跟着升起风帆,从船队中脱离出来。 弦月湾、落日岛、浅水城、双龙岛……四大商会的船只尾随于雪风号之后,缓缓驶向幽影海域。 原本开阔的视野逐渐变得模糊不清,阳光也黯淡下来,明明不过千米左右的距离,却像是进入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当漫天的水雾笼罩甲板时,卡密拉感到船身的震动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事?” “别担心,动力装置停转了而已。”玛格丽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在这里航行最重要的诀窍就是慢,如果是小船还好说,大船的话依靠水坡滑行的速度就够用了。你看后面——” 卡密拉朝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刚刚还升着风帆的商会海船也都降下了半帆,而且有些帆面的朝向还互相抵触,这在正常航行中决计是看不到的场景。 另外每艘船前后都架起了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盆,以用来标示自己的位置,不过即使如此,她也只能看到两艘海船的踪迹,第三艘的轮廓已全部隐没于雾中,微弱的火光如同明灭不定的萤火,而第四艘海船则像彻底消失了一般。 “我们正在下坡?”卡密拉有些怀疑地问道。在沉睡岛待过一段时间后,她对大海也不再是一无所知,当高涨的海水吞没那些洞窟或裂隙时,水面便会出现一团团漩涡,小的不过手指粗细,大的则可达数米。但不管如何,海水都会从四周向涡心汇聚,越是靠近终点便越快。 她之前以为是大海太过旷阔,才没法明显的感觉到洋流的变化,可此刻船队已经进入了幽影海域深处,水面依然如此平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甚至,她看到漂浮于水上的藻类正在向海域外飘动! 这意味着洋流的方向根本没有发生过改变,别说向坡底汇聚了,连回头的迹象都没有——至少在这一块区域是如此! “看上去的确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玛格丽点点头,“如果落潮是一个巨大的漩涡造成的,我们根本不会有探索的想法。因为能影响到整个大海的漩涡,只怕比地狱深渊还深邃,闯入其中必然是死路一条。正是因为它如此奇特,雷霆才希望能一探究竟。”她顿了顿,看向凝视着大海出神的琼,“不过人的能力终有极限,想要潜入海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是你们的帮助,才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话虽如此,可这地方面未免也太诡异了点,卡密拉望着四周湿漉漉的石柱与岛礁,心里隐隐有些发毛——相隔较近的还好,至少能看到实实在在的形体,那些远处的礁石则只剩下一道道深浅不一的黑影,简直就跟噩梦中伸出的鬼爪一般。 “吖!鱼!红色的鱼!”琼忽然嚷道。 卡密拉偏过头去,只见一条鲜红的“河流”骤然出现在雪风号右弦处——尽管事先已被雷霆告知过,但亲眼目睹时她依然感到了由衷的震撼。 「鬼影红河。」 一条由鱼群构成的特殊航道! “别咂嘴了,赤鳞鱼并不好吃。”玛格丽拍了拍琼的脑袋,“只要循着鬼影红河前进,就能抵达三角高塔遗迹——提莉殿下应该跟你提到过,遗迹内部有着一个类似于瞭望镜一样的古怪仪器,能看到一片从未见过的广阔大陆,那也是我们此次航行的最终目标。” “她的确和我说过。” “可惜我们现在的目的地跟古代遗迹无关,不然你就能亲自感受下那座遗迹的雄伟与奇妙了。”女商人无不遗憾道。 “不……我还是免了。”卡密拉果断道,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再也不要踏足这片海域。 “你的反应和殿下还真是截然相反呢。”玛格丽掩嘴笑道。 大约缓缓航行了一个时辰左右,雪风号在一块较大的岛礁边停靠下来,接着是四大商会的三桅海船——等船队下锚后,各方负责人都聚集到了旗舰的甲板上。 “居然一个不少啊,”雪风号的副官撇嘴道,“我还以为你们会把船开上哪块礁石,然后哭喊着找人帮忙呢。” “优秀的船长和水手可不是只有你们才有。”四大商会的人自然不会当作没有听到,“钢铁船好是好,但船上的人可就不一定了。” “行了!”雷霆的出现及时中断了争执,“能顺利抵达就已是最好的结果,路上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 “没有,”商会负责人纷纷道,“这次似乎格外安静,连一只海鬼都没碰上。” “我也觉得奇怪,平时总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会被海鬼拖进水里来着。” “还是说我们选择的航线避开了古代遗迹,而那些怪物更喜欢把遗迹当作巢穴?” “听起来有那么点道理。” 雷霆沉吟了片刻,挥挥手让众人安静下来,“既然如此,那么事不宜迟。退潮最多持续到傍晚时分,所以最好在那之前深入海底。若是毫无发现的话,我们就必须趁着涨潮前离开,否则将会被困在群岛海域中动弹不得。”他望向两名女巫,“琼、卡密拉女士,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吖。”琼认真点了点头。 “只要你能让这些人都闭嘴的话。”卡密拉没好气地扫了眼那些探险家一眼,“事先声明,我进行心灵联通时需要聚精会神,到时候谁瞎叫唤打断我的话,可别怪我不会重来!” 得到雷霆的保证后,她将手搭在琼的肩膀上,同时闭上眼睛——一阵轻微的晕眩过后,她漆黑的眼前浮现出了另一副画面,那正是琼的视野。 「去吧,」卡密拉在心里说道,「如果联系被中断,或是遇到了任何危险情况,你就立刻折返回来,明白了吗?不要逞强,你的朋友还在等着你回去呢。」 提到朋友这个词时,她明显感到了对方的一丝颤动,接着整个精神都变得坚定起来,「知道了吖!」 随后琼向后一跃,跳入了海水中。 一股清凉舒适之感顿时包围了卡密拉。 浑身的疲劳仿佛一扫而空。 不过她知道那仅是错觉,感受到惬意的不是自己,而是琼——她分享了琼的快乐。 “怎么样?”雷霆问道。 “目前一切顺利,深度大概五十米左右,”卡密拉回道,“那些石柱似乎并没有变粗的迹象,连岛礁也是……我没有看到海床或是海底山峰一类的东西,它们都是分开的。” 这便是她的任务——虽然琼能在水下来去自如,却没法将看到的东西准确表述出来,想要尽可能知晓对方所看到的一切,唯有心灵共鸣能力才能办到。 “深度超过一百……光线有明显变暗,但视野里的景象依然很清晰。石柱和岛礁仍在延续,并没有到底的迹象,”卡密拉低声嘟囔道,“见鬼,它们也太长了点吧。或许那些看似像小岛的礁石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岛屿,而是……” “而是什么?”有人问。 她咽了口唾沫,“而是更粗的石柱罢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