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梦境世界中的“黑户”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梦境世界中的“黑户”

晚上,罗兰向枕边的安娜讲述了一遍白天会议的情况。 “考虑到神罚子弹的强度和稳定性,这把专用武器或许还要做进一步调整在威力和实际应用上寻得平衡,这一点也只有你能做到了。它的优先程度暂时高于其他项目,在此期间,我会让安德莉亚和爱葛莎全力配合你的。” “总觉得手上的活永远也做不完呢。”安娜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能加工飞机部件的机床、内燃机的改进、前线的铁轨、还有许多上记载的项目我都有些羡慕帕莎、赛琳她们了。黑火虽然也能当手用,可终究还是不如触须那般灵活,同时能控制的数量也十分有限啊。” “那可不行,我才不想抱着一个大肉瘤睡觉。而且你除了是工程部部长,更是灰堡的王后啊,时常要在民众面前亮相的。”罗兰笑道。他知道安娜并不是在抱怨,而是在和他分享快乐自从主动担任工程部长一职后,她的神采都丰富了许多,在其他人面前也不再是以前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唯一没变的,还是那份最初的认真,“当然,我也有在帮你物色合适的人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工程部说不定很快就会充盈起来。” 按时间来推算,奇物会的雷克斯应该已经到了峡湾才对,就是不知道作为奖励的浮力综述能否引起那些人的注意。要知道他在最末尾画的饼可是按照海底两万里来的,对于没有接触过科幻小说概念的“准发明家宏大而瑰丽的设想可以算得上是最好的共鸣物了。 “是吗?”安娜伸了个懒腰,轻轻环抱住他,“我会期待着的。不过现在我想要一些其他奖励。” 唔,看来今天要奖励的人还不止一个,罗兰在心里笑了笑,温柔地抚上了她光洁的背脊。 安娜满足的睡去后,罗兰也闭上了双眼。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天花板已变成了灵魂大楼的样式,清晨的阳光正从窗帘一角钻入房间。 洗漱、吃早餐、送洁萝出门,一切都和平日一样。罗兰趴在过道的围栏上,俯瞰着下方人头攒动的街区小巷,背着包的学生、脚步匆匆的上班族与晨练的老人们共同组成了一幅忙碌的生活景象,混乱、却充满活力。 这座城市看上去依旧如此平和,和最初进入这里时的样子别无二致,但他知道,世界已然发生了变化在常人看不见的地方,有一股力量正在改变着它,就好像梦境拥有了自我意识一般。 从未见过的记忆内容、那本老旧的红皮籍、以及中夹着的纸条,都是变化的证明。 自从阅读过存在的理由一后,罗兰便对蔷薇咖啡馆这个地名上了心,但无论是网络查找,还是女巫们逐条街的搜寻,都没能得到任何线索。城市里共有四十六家咖啡馆,唯独没有一家叫蔷薇。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恶作剧的可能,可随着对现实世界的不断了解,他发现本中的内容越发难以忽略,连带着觉得纸条也别有深意起来。 彻底消失的异类。 不是第一次爆发的战争。 无法中止的觉醒和侵蚀。 这一切仿佛都能在现实世界里找到影子,特别是放射族同火柴人战斗现场的发现,更是让中的内容充满了既视感。 最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一本梦境世界创造出来的籍,却能和现实隐隐对应,并且同样使用了“神意之战”这个词语。可惜根据嘉西亚的说法,此的作者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唯一的突破口似乎只剩下了那张纸条。 不过在找到蔷薇咖啡馆前,他也只能将诸多疑惑藏在心底。 到客厅等到八点左右,屋外传来了富有节奏的敲门声“梆、梆梆,”一轻两重,正是代表着走廊上没人的暗号。 罗兰连忙打开门,将敲门者放入屋内。 “陛下,早上好,”三名娇小可爱的女巫向他抬肘行礼道,其中一人还是最早进入梦境世界的无光帷幕潼恩。 还真是“高中生”啊。罗兰忍不住扶额想,潼恩他很清楚,拥有消去队友行踪能力的她觉醒后第二年便加入了圣佑军,接受灵魂转化时已是二十八岁,战斗经验丰富,善于使用短刀、匕首之类的武器进行潜入作战。但由于个头小巧,加上魔力特有的缓衰效果,导致她看上去和十来岁的年轻女孩没什么区别。 而另外两人也同样如此。 他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与赛琳的对话 上学?我记得神罚女巫的平均年龄都在二十岁以上吧?按这个年龄层来说,相对应的学院是大学,但她们的知识水平最多也就初高中左右。如果年纪不相符的话,恐怕有导致身份暴露的可能。 这点请您放心,若只是要看上去偏小的话,我们之中还是有不少人能满足的。 从另两人比潼恩更显年轻来看,赛琳并不是在夸大其词。 只能说他把日常吃喝玩乐之事交给菲丽丝、法尔媞等人负责后,对神罚女巫的关注确实少了些。毕竟三百多人的队伍分成几十组交替轮换,倘若每次都由他来带队的话,哪还有收集和记忆各类学科资料的时间? 在这一点上,罗兰认为自己的自律性还是挺高的。 “我叫圣米兰,能力是姿态模仿只要是被我的魔力连接到的人,任何动作我都能完美模仿出来。这是第二次来梦境世界,还请您多指教。” “我的名字是朵朵,能力是不存在的口袋,简单来说就是可以将物品放入魔力制造的隐形包裹中。呃用处是不太大,但我不会辜负赛琳大人的嘱托,以及探秘会名誉的!” 两人分别自我介绍道。 从能力来看,她们确实不属于战斗女巫类型,而这样的女巫因为无法加入圣佑军,通常会在别的方面更加努力。能力影响心性这一点似乎也能在打牌三人组身上得到印证。 至于潼恩,大概是为了保护她们而被赛琳选上的,毕竟梦境世界里并非毫无危险,特别是堕魔者越来越多的如今。 罗兰点点头,望向三人,“赛琳应该已经将这次的任务告诉你们了。待会你们尽可能少说话,只要在对方询问的时候配合我就行。” “是,陛下。” 年龄问题解决后,接下来要面对的便是“黑户如何上学”这一难题。 事实上不光是上学,塔其拉女巫们的身份一事一直困扰着罗兰,以至于他每次出去打劫堕魔者都得偷偷摸摸,选在尽量不会惹人注意的深夜。 若不是有女巫的能力做掩护,那个总有不同人进出的仓库只怕早就暴露在了热情的筒子小区民众眼中。 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人有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了。 罗兰拿出电话,拨通了嘉西亚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