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殊途同归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殊途同归

居然是报警,而不是通告武道家协会内部处理,这算是对方最后的仁慈么毕竟协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受法律约束,因此也格外重视武道家的行为举止,其内部惩处往往比法律更重。 不对,罗兰抽了抽嘴角,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个,不管是报警还是内部处理都无从说起好吗!他根本什么都没做,问心无愧啊! 总之,先得让对方冷静下来 “报警?”他装作讶异的样子,“为什么?” “你还问我为什么?”嘉西亚气急败坏道,“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觉醒之人因为自身偶然获得的力量,很容易陷入超凡的妄想中,从而迷失自我、导致堕落!正因为如此,武道家才需要克己守心。我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之前常看到有女孩子从你家出来也就罢了,成年人怎样都好,但她们她们根本还没成年吧!**的扩大化是堕落最明显的征兆之一,你还不明白吗!” 呃听这意思,比起一次同三名女孩风花雪月,她实际上更气愤的是自己放纵**,从而走上一条不归路? “道理我都明白,可问题是我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为何还要把你带过来见证现场?”罗兰叹了口气,“你不觉得,这根本说不通吗?” “呃” “事实上不管我做没做那些事,都容易引来非议,因此正确的做法应该是避免她们被任何人撞见。而我却主动让你见到了她们,你难道不认为这其中或许存在蹊跷么?” 嘉西亚眨了眨眼睛,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电话,“为什么?” 罗兰暗自松了口气,用最诚挚的语气说道,“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说明的内容。嘉西亚小姐我需要你的帮助。” 半个小时后。 “所以,那些从你房间出来的女孩,和你并没有那种关系,而是兼职的家庭教师?”嘉西亚眯着眼问道。 “没错,”罗兰坦然道,“她们都是附近的大学生,除了辅导洁萝外,还可以顺带教教这三人。但这样做终归不是办法,教的时间长了,她们也会对三人的身份起疑心,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不去上学实在很奇怪。我也只能在家教怀疑前,更换成新的人选。” 他一直有小心处理神罚女巫的问题,被小区民众看到从0825走出去的女巫最多也就三、四个,这个理由不说让人信服,至少合情合理。 “你第一次失约的时候,和我在电话里提到‘家里来了亲戚’,就是指这三人?” 喂喂,那都大半年前的事情了,你到如今还在耿耿于怀么“嗯,不过她们并不是我真正的亲戚,而是来自同一个乡下。”罗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潼恩、圣米兰、朵朵和我住在一个村、一条街上。我离开村子时,她们还在池塘边玩泥巴。” 这些话如果放在正常世界里,就相当于“优秀红旗手爱迪生”、“全国拖拉机模范法拉第”一样怪异,好在梦境世界融合了他和洁萝的记忆,听起来居然丝毫没有违和感。 “那她们怎么会没有登记户籍?” 罗兰恰到好处地停顿了片刻,“因为性别。” “原来如此。”嘉西亚沉默良久,当再次开口时,望向三人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像她们这样的人有很多吗?” “不少,直到最近十年才有了改观。”见话题走势比他想象的还顺利,罗兰趁机说道,“我加入武道家协会的事,已经在村里流传开了,她们大概也是不想在那个小地方待一辈子,才到这里投奔我的吧” “陛罗兰哥说的都是真的!” “请让我们留在这里!” “我想上学。” 三人及时补上了这最后一环。 嘉西亚微微撇开了头,似乎也在犹豫。 “不管是请家教还是自学,都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我更希望她们能和普通人一样,过上正常的生活。认识的人里能做到这一点的,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了。”罗兰缓声道。就算嘉西亚做不到,三叶集团也一定能做到,对于这种规模庞大、实力雄厚的家族企业来说,为黑户补上几个户口并非难事。 对方显然也想到了这点,经过一番挣扎后,她才长出了一口气,“抱歉,我不能帮你。” 不等罗兰开口,嘉西亚便接着说道,“我已经脱离了家族,也说过绝不再见父亲。何况三叶集团想要拆除筒子小区的想法并没有改变,如果我去找他,一定会被拿出来大做文章,那样因为信任我而和我站在一起的抗议团队就有可能出现裂痕。” 他本想再劝两句,可看到对方捏紧的拳头,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去她正因无法帮到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感到难受!这也令罗兰生出了些许心虚,“我能理解。” “不过你可以亲自去和他谈。”嘉西亚抬起头来,“明天晚上,我父亲会在市中心酒店宴请城市杰出的武道家,虽然明知道我不会去,他也给我发了一封请帖这至少可以向媒体表明,他依然在试图挽这段亲情。”她露出一个何其可笑的表情,“尽管请帖上写的不是你的名字,但赴宴本身就有代位者一说,只要我给承办方打个电话,你就能凭请帖进入会场。代位好就好在,它既可以是接受,也可以是拒绝。我如果选你作为代位者,那无疑便是拒绝之意了。” 原来还能这样,罗兰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嘉西亚若是请师父岚出席,落在其他人眼中的意味则会截然相反,这就跟送大礼是祝贺、随手打发是奚落一个道理。 “亲自去谈吗”他摸了摸下巴道。 “怎么,怯场?” “就算再怯场也要去啊,你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比起灰堡之王千呼万拥的身份,这种宴会对罗兰而言不过是小场面而担心的是无功而返毕竟这种拒绝对他们来说无异于讥讽。” “放心,我父亲并不是一个无理取闹之人,在商业、特别是交易上,他看重的唯有利益。”嘉西亚笑了笑,“而你也不是一名普通的武道家棱镜城都注意到了你的成长,可别小看了自己。” 罗兰隐约意识到了对方所指,“我尽力而为。” “老实说,我很高兴。”嘉西亚站起身来,向他伸出右手,“原来你一直没有偏离心中的道路,反倒是我误会了你,这是我欠你的。能有你这样的武道家成为共同战斗的伙伴,我感到由衷的自豪。”她顿了顿,“还有,以后需要我帮忙就直说,别再用嘉西亚小姐之类的称呼了和你不符。” 罗兰缓缓伸出手,和她握在一起。 虽然那些话有大半都是谎言,但他确实没有一刻忘记自己的目标。破开神意的枷锁,探明世界的真相,直至将人类从看不到尽头的命运之战中解救出来。 这便是他决定要走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