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武道家的区别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武道家的区别

由于时间流速不同,一次入睡基本可以横跨两天,罗兰在次日安排好轮休的神罚女巫后,便带着三人驱车前往市中心的赴宴地点皇冠酒店。 “陛下,那里的东西真的可以随便吃?”潼恩从后座探出头来,眼睛放光道。 “当然,其实跟贵族办的宴会没什么区别啦,在联合会时代,你应该也没少出席过这样的宴请吧?” “但那些宴会可不是能放开吃的。” “不能么?”罗兰好奇道。 “是,”坐在副驾驶的圣米兰点点头,“能被邀请参加宴会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吃更重要的是联络感情。没人愿意和满嘴油光的人搭话,谁放开肚子吃只会招来耻笑。要是宴会的时间较长,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先吃一顿后再去赴宴。”说到这里她咽了口唾沫,“如果这样的行为会损害陛下的颜面,我们完全是可以忍耐下来的。” 罗兰从后视镜中扫了眼三人欲言又止、暗地期盼的模样,忍不住笑出声来,“放心,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了?这里不是联合会,也不是灰堡王都,我们扮演的角色本就是普通人,只要不打扰到别人,想怎么吃都行。” “那我能偷偷带些吃的去吗?”朵朵兴奋道,“还有好多姐妹也希望能够体验下这个世界的宴会水平。” “别被人发现就行。”他不以为意道,“到时候你们跟着我走,不要离开我太远,遇到有人搭讪的话就当做没听到,由我来应付。” “是,陛下!”三名女巫异口同声道。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一行人抵达了目的地。 一进大门,罗兰便感到了差别的存在。停在酒店前庭周围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豪车,最少也是百万级,打理得干干净净的车漆锃亮得如同镜子,相比之下他开的面包车就颇有些打眼了。 尽管劫掠堕魔者收入不菲,但比起真正的资本家还是差了好几个数量级,而且本着不惹人注意的想法,他买来的面包车也只是普通品牌,到哪儿都不会让人多瞧两眼。然而在这里,他却成了最醒目的一个。 “先生,今天酒店不接待外人,请问您有邀请函吗?”将车停在门口,迎宾很快走了上来。 罗兰掏出嘉西亚给他的卡片晃了晃。 “欢迎您驾临皇冠酒店,会场设在顶楼,大堂里有专人接待。”对方随即露出热情的微笑,“请让我为您泊车。” 到底是城市星级酒店的标杆,罗兰暗自感慨,不管这些人心里的想法如何,在表面上依旧做到了彬彬有礼。 带着女巫们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堂,三人的反应比他预想的要淡然很多。大概宽敞明亮的建筑在塔其拉时代并不算稀奇,毕竟发光魔石曾一度遍及女巫帝国上层,比如头顶那个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换成三席所在的宫殿,估计只是寻常之物而已。 一想到这富丽堂皇的装饰对她们来说还比不上几块奶油蛋糕,罗兰便觉得有些好笑。倒是女巫的出现瞬间就引起了好几个人的注意,看来不管身处哪个世界,她们的容貌都足以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之后的检查更为细致,接待者扫描卡片后又用对讲机汇报了两句,这才将邀请卡递还到他手中,“罗兰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请问这三位小姐是您的” “表妹。”罗兰耸肩道,“嘉西亚跟我说,这里是可以带亲属入场的。” “我明白了,请跟我来。” 接待者将三人送进电梯,按下了顶楼的按钮,接着在门外抚胸行礼道,“祝您今晚玩得愉快。” 电梯经过一段封闭的行驶后突然一亮,只见原本还包围着他们的墙壁忽然消失于脚下,下沉夕阳的余晖照入了电梯,同时映入眼中的还有高楼林立的城市。一栋栋建筑之间连成了不间断的地平线,即使望向视野尽头,也依然是鳞次栉比的“楼之墙”。 直到这时,女巫们才发出了低低的惊叹声。 “即使三座圣城加起来,也没有这一座城市大,”潼恩低声道,“不管看几次,都很难想象没有魔力的凡人能缔造出这一切。” “您想建造的奇迹大楼,也有着纪念的意思在里面吧?”圣米兰望向罗兰。 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尽管除了安娜以外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来历,但他来自一个和梦境世界一样的地方已成为了塔其拉女巫的共识不然没法解释他为何对这个不可思议的世界如此熟悉。 达到顶层后,一个偌大的环形宴会厅出现在四人面前。 除了地面外,它的墙壁和穹顶几乎全部由玻璃幕墙构成,视野极为开阔,站在墙边能将大半个城市尽收眼底,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能在这样的地方举办宴会,足可见三叶集团实力之雄厚。 厅中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物供人取用,从冷盘到糕点、水果到香槟塔应有尽有;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人数差不多有好几百位,显然来的不止是武道家,还有商界或政界的人士。 格调如此上层的宴会,换作以前的他一定会感到拘谨无比,但现在罗兰早已习以为常,进入厅中后带着女巫们直奔主题那摆在后排的一桌桌餐点。 “哇这个鱼片好嫩啊,吃到嘴里就好像融化了一样。” “这真的是葡萄?啊,好久没有感受过这份甜蜜了” “少胡说,你上个月才来过梦境世界吧?” “可上次吃的都是快餐啊,爱莲娜那笨蛋只会叫开封菜和蓝蓝路。” “喂,你们别光顾着吃啊,给朵朵的口袋里装点东西好不好?” 罗兰望着咽着口水、激动不已的女巫们,笑着摇了摇头。他忽然觉得,就算梦境世界无法带给他任何好处,他也应该让这里继续留存下去对他而言,这里或许是可有可无的虚无之境,但对塔其拉的幸存者来说,却是唯一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地方。 味道、触感、嗅觉她们为对抗魔鬼所失去的一切,只有在此能得到报偿。 趁着晚宴还没正式开始,罗兰细细打量起其他宾客来。 出席者基本分为两派,穿着正装的基本是社会界人士,而穿着武道家协会衣袍的,基本就是同行了。虽然这个划分不一定准确,比如像他自己就因为刚成为正式会员却没有发放衣袍只能穿正装赴宴,但总得来说,大厅里没有一个人是奇装异服,或打扮得怪模怪样,和上次前往棱镜城所看到的景象可谓截然相反。 这就是学院觉醒者和野生觉醒者的区别么? 他不禁想起了嘉西亚曾说过的话。 虽然武道家协会是一个立志于拯救世界的组织,但光凭理想是没法聚集起足够多的人手的,所以后来才有了武斗赛的出现它诞生不到五十年,就已经成为了观看人数最多的竞技项目。通过比赛,觉醒者能得到更多的曝光率,名望以及收入,赛事也给协会输入了无数新血,这使得武斗赛在协会中的分量越来越重,表现优异者也拥有更高的话语权。该变化甚至引起了上层的分歧,协会成员也渐渐分成了新旧两派人。不过最后,武斗赛不仅没有缩减,反而进一步扩大了规模。 当时罗兰更倾向于旧派,毕竟武道家真正的敌人是堕魔者,对上只会不死不休,这样的战斗绝不是竞技体育能够相比的。作为吸引新鲜血液的手段,它还可以说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好方法,但放纵其影响到高层就很让人费解了。武技比赛不等于生死相博,如此简单的道理那些人不应该不明白才是,可从结果来看,却是新派占了上风。 他一直无法理解其中的缘由,但现在看到大厅里的这一幕,他忽然有些明白了 不参加武斗赛的协会成员基本都是走投无路的野生觉醒者,他们本就不服管教,形象也是差到没边,综合素质和这些明星武道家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加上同堕魔者战斗的机会不是随时都有,并且一不小心就可能送命,必然会导致支持旧派的声音越来越少。 恐怕得等到岚口中的侵蚀正式爆发,旧派才有可能重新到主导位置。 联想到那本猎杀执照,罗兰不由得抽了抽嘴角他一直觉得协会给一个刚入行半年的新人颁发这玩意实在有些古怪,就算表现再突出,也不至于进到协会前一百的程度。但现在看来,不参加比赛、一心只和堕魔者作对、不求名不求利,简直和旧派的理念完美吻合。 难道这一切都是旧派高层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