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更强的人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更强的人

就在罗兰打量众人时,人群中也有人在打量着他。 “如何,查到他的消息了吗?”嘉文低声问手下道 “是,”后者附耳上来简单汇报了一遍,“家世和来历都很普通,成为小姐的邻居只是偶然。武斗排行榜上没有关于罗兰的记录,应该是一场比赛都未参加过。而他加入武道家协会已是三个月前的事,这样的情况并不常见。” 尽管嘉文没有觉醒自然之力,但对武斗联赛并不陌生作为观众最多的热门项目,它的晋级规则和章程大多数人都耳熟能详。除开每两年一届的顶级赛事武道家大会,其他比赛都可以算作是选拔赛,其层次之丰富,哪怕刚觉醒的新人,每个月也有相对应的初级比赛可以参加。 一般来说刚加入协会的准新人会迫不及待的登台竞技,以此来提高自己的能力和排名,毕竟那意味着更高的地位和收入。只有那些半路归附的觉醒者,才对这种当众展现能力的比赛充满抗拒当然这个理由的可信度同样值得怀疑,他更认为是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曾犯下了罪行,才不愿在镜头面前暴露自己。 作为嘉西亚的大哥,嘉文自然对妹妹选择的代位人颇为在意。在他印象中,嘉西亚绝对不是一个容易亲近的人,因为对信念太过执着,以至于她和外人之间相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想要越过它会对双方都造成极大的压力,因此能得到她信任的人可谓寥寥无几。 嘉西亚和父亲闹到今天这一步,嘉文也丝毫不感到意外,她或许是一名合格的武道家,但绝不是一名合格的商人。 不过这并非他调查对方的全部理由,最多只能说其中之一而已。 而另一个主要原因,则在宴会厅前方的贵宾席上。 他朝第一排席位望去只见那里坐着一名全身绢白的女子,不带一点装饰的武道袍穿在她身上宛若多了一丝缥缈脱俗的气质。乌黑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光看背影都能让人惊叹不已。 斐语寒,武斗联赛最耀眼的新星,从出道至今不过五载,就已经两次杀入武道家大会决赛圈。虽然还未能取得冠军,但大多数人认为那只是她太过年轻、缺乏经验而已。只要假以时日,最强之名必定是她的囊中之物。如此优异的天赋,使得她被当做了新生代天才的代表,甚至有传言当她得到冠军时,便是进入棱镜城高层之日。 嘉文本以为像这样的人根本不会理会三叶集团的邀请,没想到她居然亲自赴宴,这着实让父亲惊喜不已。 有了斐语寒的出席,这场晚宴必然会成为近期新闻上最引人注目的头条。 然而当他好不容易找到搭话机会,却被委托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任务。 嘉文压下杂念,缓步走到对方面前。 “斐语寒小姐,您托我打听的事” “不用重复,我都听到了。”她打断道,随后微微一笑,“谢谢。” 听、听到了?嘉文惊讶地头望了眼自己来时的位置,这差不多有十米的距离了,还是在人声嘈杂的宴会厅中,武道家真能有如此敏锐的感知能力?简直不像人类了! “当然不是什么消息都能听进去即使耳朵能做到,大脑也处理不过来。”大概是看出了他的惊疑,斐语寒罕见地解释了几句,“当你的手下靠近你时,我便有意加强了注意。之后只要集中精神,就能通过口型、声音、以及表情还原出对话的全部内容。对于大部分武道家来说,这并不难做到。” “原、原来如此不愧是大家交口称赞的最强武道家,”嘉文不自在的笑道。 “最强?”她的声音如同风铃般清脆悦耳,“我还没有拿到那座奖杯呢。” “迟早的事,迟早的事嘛。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在刚觉醒的头一年就登上武道家大会的擂台。就算是棱镜城的执守”说着说着,嘉文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斐语寒尽管看上去像在倾听,可她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却让他生出了一种完全被忽视的感觉就仿佛保持微笑不过是礼貌,实际上她已对自己的话毫无兴趣,不想再谈下去了一样。 他忽然意识到,对方的那句谢谢,实际上便已经蕴含了对话结束之意。后面的解释不过是看在了主办方三叶集团的面子上,但这点面子,也仅仅只够再多说两句话的。 想到这里,他心里忍不住生出一股火气来,走到哪里都受人追捧的他,何时经受过这样的对待! 不过怒意刚刚升起,嘉文便将其强行压了下去。 武道家协会并不是三叶集团能够得罪的组织它和国家政府、各界行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否则父亲也不必花大价钱来交好这些人了。 他挤出一个笑容,转身离开了嘉宾席。 当然,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也没能逃过斐语寒的双眼。 只是她并不在意这些普通人的想法,在侵蚀面前,财富和权势意义有限,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身的力量。 她将目光重新投向了罗兰所在的方向。 一开始同意出席宴会不过是听从师傅的意思,她并不清楚为何要浪费宝贵的修炼时间,来参加这样的交际活动直到那名男子的出现,才稍稍引起了她的注意。 将自然之心提升到一定程度后,觉醒者就能大致感知到对手的水平,那并非某种特殊能力所致,而是观察力提升到一个新高度后的综合体现。斐语寒在三年前便达到了这个境界,也发现只要不在棱镜城中,能超过她的人屈指可数。 但她的洞察却在那人面前失去了效力。 动作、语调、眼神、皮肤的轻微抖动,这些都和普通人无异,唯独自然之心的波动,她一点儿也感受不到。缺少这一点,也就失去了判断的基准。如果对方只是常人,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可从侍者的招待来看,他偏偏是一名武道家。 于是斐语寒找来了嘉文。 尽管排名之类的信息她自己也能查,但她更喜欢把琐事交给其他人去办只要简单一句话,他们便会不留余力地完成自己的委托,而且往往能办得更好。 然后她从嘉文口中听到了“罗兰”这个名字。 一切迷惑都解开了。 早在一周前,斐语寒便从师傅那里知晓了一件事情棱镜城新诞生了一位“猎杀者”,也就是持有猎杀执照的武道家。这本没什么好奇怪的,为了对抗邪恶的堕魔者,总要赋予武者们一些超越界限的权力,这样他们才能更高效的消灭敌人。总得来说,能成为猎杀者的人并不多,她知道的几个都是能叫得出名字的前辈,可偏偏这次的猎杀执照,却发给了一名入会不久的新成员! 如果不是猎杀者的身份信息被协会列为绝密资料,只怕这件事立刻就会引起轰然大波。要知道协会里通常将猎杀执照持有人和武道大会冠军视作同一级别的武者,甚至前者的地位往往还要更高一些,这次颁发也意味着,有人刚觉醒便捧起了联赛冠军奖杯,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事情! 若真是如此,自己连续两届打进决赛圈,反倒不值一提了。 而那名猎杀者的名字,就叫罗兰。 斐语寒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紧握成拳。 作为一名老执守的弟子,她对新旧两派之争也有所耳闻,其中一个争论不休、也始终没有答案的关键问题便是到底哪一种武道家更强?是游走于死亡边缘,用尽一切手段与堕魔者战斗的实战者,还是每天磨炼自己的技艺,在一个擂台上与不同对手公平竞争的格斗家? 前者固然更考验一个人的能力,可与堕魔者的战斗,有时候数月也不一定能遇到一次,对于不少人来说首次战斗便是最后一次战斗。后者虽能将大量时间用在修炼上,但出于安全考虑定下的规则不仅限制了武道家的发挥,还会在思想和动作上形成习惯,遇上不死不休的对手极容易陷入慌乱这两种说法的支持者都不少,也很难通过实践来得出答案。 现在,似乎有了一个衡量的标准。 从未参加过武斗比赛,觉醒后就一直在和堕魔者战斗的罗兰无疑属于旧派。 而自己,在众人眼里显然就是新派了。 师傅让她参加这场宴会,心里存的恐怕便是这个意思既是协会同行,又是两派的“形象代表”,提前混个脸熟总没错。 可惜斐语寒对理念之争毫无兴趣,她甚至不认为自己是新派,如果不是师傅严令禁止她单独处理侵蚀事件,她也想找几个堕魔者来试试身手。 就像罗兰那样。 从头到尾,她在意的仅仅是谁更强罢了。 好在目前来看,对方并没有让她失望。 如果是大厅里其他那些被洞察清楚的武道家,斐语寒早就在脑海里模拟出了不同种战斗的结果,无论是先手还是被先手,她都能大致得出一个胜率。可她无法断定罗兰的水平,交手情况也就无从模拟。 换句话说,两人至今仍是平手。 斐语寒微微扬起了嘴角,这场宴会总算不会那么无聊了。 而且她还从对方同行的那三名女孩口中“听”到了一些有趣的谈话。 比如“梦境世界”。 比如“陛下。” 这是什么新奇的玩法吗? 可看女孩的神情,又不像是那种低俗的角色扮演。 若有机会能当面问问他就好了。 她收视线,将这些疑问也一并默默记在了心里。 将每条餐桌都搜刮过一轮后,罗兰终于等到了他今晚想要找的正主。 嘉西亚的父亲在一片掌声中走上了宴会厅中央的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