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蔷薇之名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蔷薇之名

罗兰只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阴冷笼罩全身,果然,他被什么人盯上了在这个本该是虚幻的梦境中。 他抬起头,由近及远快速扫过身边的人 谁,是谁? 酒侍?企业家?觉醒者? 宴会厅里依然热闹无比,人们享受着这场交际晚会,唯一不正常的,就好像只有他自己而已。 罗兰深吸口气,让砰砰的心跳声慢慢平复下来。 约定不可能是指别的,消息的传递者应该和在中留下纸条的人是同一个。 蔷薇咖啡馆,302号。 毫无疑问,有人想要见他。 这样的手段已经超过了自然之力的范畴武道家不是女巫,并不以五花八门的能力见长,觉醒之人拥有更强的力量、速度、身体五感,修炼到一定程度还能将气旋外放,造成类似法术般的效果,但总得来说都是偏向战斗类型。 何况他之前根本没感受到身边有任何自然之力的波动。 换句话说,让字显形这种诡术很可能来自一种更为高级的力量。 梦境世界正在向未知的领域不断演化或许也跟这个有关。 “还真是被npc盯上了啊,”罗兰低声自嘲了一句。作为一个一旦他醒着时间就会完全停滞的世界,实在很难同现实联系在一起。除了外来的女巫以及被洁萝吞噬的战败者,他下意识地认为其余人都应该是梦境虚构出来的才对,不管再怎么逼真,也缺乏着关键的自我。但现在,却有“虚构者”注意到了他的不同,并主动向他传递出了消息。 是从何时开始的? 是他向嘉西亚借阅协会内部籍,还是在倒影教堂中发现八百多年前的人物竟与梦境世界中的岚一模一样的时候? 又或者比这些更早,比如洁萝将他拉入灵魂战场的那一刻? 想不出答案。 即使知道也没有意义。 最重要的在于,对方想说什么。 “罗兰哥?”潼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没什么,”罗兰过神来,笑着摇摇头,“我这就过来。” 他确认酒杯已无异常后,随手将其放在了最近的餐桌上,然后向女巫们走去。 “这个吃起来好滑嫩啊!就是需要等,您也试试吧” 圣米兰递上一串新烤好的鹅肝串,诱人的油脂香味扑面而来。 罗兰顺着她的方向看去,不由得捂住了脸。只见三名女巫分头守在三个需要现做的餐位前,将厨师刚烹饪好的食物一个不留地收入手中,大有一副“此地已被我霸占了”的架势。 周围的男士还好,没有谁会去从小姑娘手中抢食,女士就颇有些怨言了。 凭借极佳的听力,他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私语从周边传来 “这是谁带来的人?”“长得这么可爱,怎么跟从没吃过好东西一样。”“看她们的衣服鞋子,不会是外面偷偷混进来的吧?”“啧啧,感情饿了几百年似的。”诸如此类。 听到这些埋怨后,罗兰本想叫她们收敛一点的话又吞了去,转头朝那群背后议论者狠狠瞪了一眼。 不好意思,她们还真是几百年没有尝过食物的味道了。 “别忘了给家里的人带一些。” “噢!” 咬着女巫递给他的鹅肝烤串,罗兰重新接上了之前的思路。 既然对方拥有如此能力,为何不当面和他对话?非得布置得如此别扭,弄得像猜谜一样? 是怕吓着他,还是缺乏某些契机? 前者就算了,毫无征兆的酒中显字,换成心脏不太好的恐怕直接就去了。 至于后者他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张纸条上的内容。 “神意现世之日,会面约定之时么?”罗兰在心里默念了几遍,忽然忍不住吸了口凉气,“难不成” 对方指的是现实世界中,红月降临的那一天? 红月出现,也意味着神意之战的开始。 只有在这个时候,“传递消息者”才能与他对话? 可是梦境世界里的人,又是如何知晓另一个世界中的事情的?要知道只要他不入梦,这里就永远处于凝固的静止状态啊! 而且最让人无语的是,就算契机跟他猜测的一样,地点也依然是个迷。 鬼才知道蔷薇咖啡馆到底在城市哪个角落。 就不能把约定地点选在筒子楼或者某座知名地标里么! 正当罗兰暗自腹诽之际,两名老板模样的中年人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听说你的高尔夫球场就要开工了?” “前阵子刚过的审批,花了我一大笔钱。怎么,高总有兴趣?” “还好,平时不怎么运动,我对你找的那个大师更有兴趣。听别人说,你找他定名花了三百多万?” “没办法,讨个吉祥嘛。做我们这一行的,只希望顺风顺水一点,钱花了还能再赚不是。据传他定下的名字,效果都很不错。” “最后叫了什么?” “莱茵绿野啦,正好跟河对面三叶集团的绿地项目有个照应。” “哈哈哈那还挺巧的。” 罗兰不由得微微一愣,之后两人说了些啥,他全然没有听进心里。 名字是可以自己取的! 他一直在让女巫暗中寻找蔷薇咖啡馆,却忽略了这一点如果自己开一间咖啡馆,就叫蔷薇呢? 若对方诚心想和他接上头,就不应该选择一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 反过来,既然对方可以直接将文字显示在他手握的酒杯中,那么知道他开了一间咖啡馆应该也不是难事。 仓库二层已被他租下,只要再把隔壁两家店铺租到手,便有足够的场地来设馆了。 甚至更进一步,除了吧台、桌椅等必要设施,他完全可以只设一个包间,房门铭牌就定为302! 加上塔其拉女巫,可以说服务员和顾客都有了谁规定开店就不能自卖自销了? 盘算了下手头的资金,罗兰很快做出了决定。 一直等到罗兰离开宴会厅,斐语寒才走到后排餐桌前,拿起了那杯香槟。 她亲眼看到,协会新晋的猎杀者一脸震惊的将酒杯甩出,但又在最后一刻抓了来,就好像手上握着的不是香槟,而是一块烧红的木炭般。有那么刹那,她甚至在对方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慌乱。 有什么东西能让一名猎杀者惊慌失措? 她想象不出来。 对于这类时刻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就算死亡也不至于如此。 何况是一杯平平无奇的酒? 可斐语寒知道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杯脚上能看到明显的裂纹,这正是用力失控的象征,一般来说,只有刚觉醒自然之力的新人,才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由此可以推断,他看到的东西绝不寻常。 斐语寒端起酒杯,沿着杯口轻轻嗅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残留的气味罗兰并未喝过这杯香槟,也意味着令他惊讶之事跟酒无关。 她缓缓将杯中酒喝下,确认了这一判断。 只是普通的酒水罢了。 相比罗兰同那三名女孩子之间进行的“两个世界的王”、“我的大臣”之类近乎儿戏的对话,她更在意的是对方猝不及防时的反应唯有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举止,才不会骗人。 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放下杯子,斐语寒望着大厅出口的方向,心里升起了浓郁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