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塔其拉之战(中)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塔其拉之战(中)

掠过阵地后,闪电再次爬升到高空,然后停了下来。 “怎么了咕?”麦茜扬起脑袋问道。 她没有答,而是转过身俯视塔其拉方向身处漆黑的夜空之中,两百米几乎就是她视觉距离的极限,想要在这种条件下找到斩魔者,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她看不见没有关系。 闪电知道对方能看到她。 从塔其拉方向来看,她此刻应该正好背对着月亮,只要斩魔者抬起头,就不可能忽略月白中的一点黑影。 但它没有追过来。 唯一的理由只可能是对方已经意识到,她的速度已远不是它所能及。 它放弃了无谓的尝试。 这一局是她赢了! 闪电深吸口气,向夜幕中伸出右手,尽管指尖仍在微微颤抖,但她还是鼓足勇气竖起了中指。 那是陛下教给她的、象征着胜利的手势! 接着她掉转方向,头也不地朝着自家营地方向飞去,同时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诉给了希尔维。 “规整的神罚之石圆柱体么我知道了。”后者将大致尺寸记录下来,转交到爱葛莎手中。根据神石体积来估算黑影形状以及石柱所处位置,对探秘会高阶成员而言算是基本功,很快,修正后的数据便传了观测室。 虽然这其中存在目视误差,但总比胡乱开火要好。希尔维利用魔力之眼判定方位后,拿起了火炮营的电话。 过了片刻,要塞炮阵地上爆发出了第一声轰鸣! 尽管脱膛而出的火焰像萤火一般一闪即逝,可对于被黑暗笼罩的平原来说,依然无比醒目。 特别是当更多的火炮加入攻击后,炮口绽放的光芒甚至隐隐映出了阵地的轮廓。有时候弹头带出的焰尾还会划出一道短暂的轨迹,仿佛是从大地上跃起的流星一般。 而在另一头,爆炸的响声连绵不绝,处于沉睡中的沃土平原,终于被唤醒过来。 “好美咕”麦茜一眼不眨地望着时隐时现的火炮阵地,出神的喃喃道。 闪电则迎风而立,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道关卡了。 厄斯鲁克漂浮在半空中,冷漠地看着一团团泥柱在它的部队前后腾起这是人类至今最具威胁的攻击手段,只要投射物落在大军之中,便能在瞬间夺走十多个原生体的性命。并且其威力不需要通过接触来展现,哪怕相隔数十米,投射物迸射出来的铁片也足以洞穿甲胄、撕裂血肉。 即使是它,也没有把握挡住一次直击。 在上交给苍穹之主大君的报告里,它将这种武器命名为火雨。 除此之外,还有能连续不断发射出弩箭的火弩、可供单人携带的火枝人类目前所有的进化,无疑都来自于火这一元素。比起大君认为的“传承晋升”,它更倾向于是一种偶然在能力的多样化上,女巫更胜一筹,如果这几百年里出现了一个合适的觉醒者,加上人类长期对火的钻研,也不是没可能实现大跨度的提升。 但就算人类走上了一条与它们完全背离的道路,也不代表它就束手无策。比如利用神罚原脉制造出来的滚石,就展现出了足以抵御火雨的硬度。厄斯鲁克清晰地看到,在数次正面直击和剧烈爆炸中,神石依旧保持完好,当对手的投掷物命中石柱边缘时,甚至还会直接弹开,连个坑都不会留下。 真正危险的是那些恰巧越过石柱,砸进墓碑群里的火雨。它们刀枪不入的护甲在火雨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只要挨上一下,基本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场。 讽刺的是,王曾对这种坚固无比,既没有痛觉、也不会感到恐惧的共生体寄予厚望,认为它是从传承碎片中得到的最有价值的突破,不仅大大增强了前线的补给能力,还丰富了族群的作战手段。只需要一百只墓碑,就能将人类也就是大多数族人眼中的低等虫子,彻底剿灭。 于是大君交到它手中的墓碑不多也不少,正好一百只。 结果大半年的战斗打下来,不光人类没有被剿灭,塔其拉倒已经是摇摇欲坠。而厄斯鲁克如今还能驱使的墓碑,只剩下来不到四成。 如果当时天穹之主不在这一点上过于信任王,它现在又怎会如此捉襟见肘? 若是这些共生体都消耗在路上的话,它就只能让原生体去抗了。 那和送死没有多大区别火雨砸在神罚石柱上产生的冲击力绝非原生体所能对抗,就连墓碑的黑耀石爪都有被震断的可能,更何况是肉身? 但厄斯鲁克并不在乎。 因为这些牺牲都是值得的。 而人类会为它们的牺牲付出代价。 晚十时,地下指挥部。 战斗持续到现在已经接近三个小时,每隔五分钟,铁斧便会听到头顶传来的沉闷炮击声,同时落下的,还有稀稀疏疏的尘土。 除此之外,阵地上再无任何动静,就好像魔鬼并没有发动总攻,从头到尾都是第一军在朝空气开火一般。 这和以往的大战经历可谓大相径庭。 为了节省弹药、保护炮管,他已经让火炮营延长了射击间隔,并且将大部分火力对准了黑影后方。问题就在于,这样的打击哪怕对魔鬼造成了切实的杀伤,也无法通过魔眼观察到战果。 目前唯一能确认的一点便是152毫米要塞炮无法摧毁神罚石柱。尽管密集的炮击能让黑影的移动速度降至最低,但它始终会恢复过来,也不知道蜘蛛魔究竟是如何让那么大一个家伙滚过弹坑的。 “该死的,”铁斧恼火地锤了桌子一拳,“如果是白天的话,这些怪物根本活不到现在!” 第一军目前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谁也不知道炮弹到底落在了哪里火炮想要命中目标,就得通过多次试射来修正落点,但面对两个宽达一百五十余米,长近似无限的盲区,每一次射击都相当于没有馈的试射。 根据希尔维的观察,斩魔者并没有突入营地,而是一直游弋在黑影上方,显然是在戒备闪电。后者的速度虽在敌人之上,不过高速飞行对魔力的消耗极大,冷不防穿插两下还行,要始终徘徊在黑影之上、摆脱斩魔者的同时提供落点方位,危险性实在太高了点。 得不到馈,意味着无法追加打击。 如此一来,通过密集的火力快速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也变得难以实现了。 此刻的情况就好比对赌,他大可将所有炮弹倾泻至黑影内,令其完全停止前进,但敌人只要将蜘蛛魔后撤,第一军就等于在浪费弹药。 另外黑影之外的两翼也有不少狂魔在蠢蠢欲动,似乎是想形成左右包夹之势。如果把火炮对准它们,倒能立刻知晓战果,可这些魔鬼分布的十分稀疏,专门对付它们又让人觉得有些可惜。 “所以敌人才会挑在晚上发起进攻啊。”伊蒂丝心平气和道,“这已经是令人欣慰的结果了没有希尔维的话,别说黑影盲区了,我们连敌人在哪恐怕都不知道呢。再说,魔鬼始终处于挨打的一方,它都没急,您又何必在意。” “我只是不想浪费好不容易积攒出来的弹药而已。”铁斧皱眉道。 “放心,它们不可能将那玩意一直推下去,这一点我想对方也清楚,大概逼近到迫击炮的射程内,它们就会发起总攻。”北地珍珠微微扬起嘴角,“可惜魔鬼并不知道,黑夜只是暂时的,等它们进入照明弹的范围,便是分胜负的时候。” 请记住本域名:。都来读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