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绝境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绝境

守卫的狂魔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它们抓起骨矛,手臂快速膨胀起来。 若是以前的闪电,第一时间想到的必定是丢下所有负重,尽快提高速度逃走。但她此刻头脑却意外的清醒,蜘蛛魔还有一只,没有武器就无法阻止对方,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弃!那么唯一的方法就是依靠视野差来躲避了。 她故意飞出到一道笔直的爬升路线,等到掠过树冠、消失在敌人眼中的那一刻,突然调转方向,并由上升改为平飞几乎是同一时间,两根骨矛如期而至,穿透枝桠后贴着她的双脚射向了云霄。 闪电长出口气,头也不回地向麦茜提示的下一个地点飞去。 然而当她看到第二只蜘蛛魔时,心都凉了半截。 对方背上的晶石柱已经完全长成,并高高抬起,上面布满的血管发出湛蓝色的光芒,显然已在发射边缘! 而她还未给发射筒装填上新的榴弹。 来不及了。 “麦茜!干扰它,不要让它投出石柱!” “嗷!” 一直盘旋在头顶的苍鹰猛的俯冲而下,同时身形迅速扩大,眨眼之间便化作了一只体型惊人的恐兽。 守在蜘蛛魔旁边的狂魔也有些发愣,似乎没弄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麦茜硕大的身躯狠狠撞在目标身侧,其声势完全不亚于一颗炮弹!沙石泥屑横飞间,趴在地上的蜘蛛魔生生被撞了个踉跄,身子向一侧倾倒,差点翻了个底朝天。 也就在这一刻,石柱几乎贴着地面被投射了出去站位不佳的狂魔成了首个牺牲品,近乎横扫的柱子如碾石一般滚过它们所在的位子,接着丝毫不见减速的撞进树林,翻滚了数十米才停止。不仅自身断成好几截,还扫出了一片空旷的扇面。 “干得漂亮!”闪电落地后麻利地装入弹头,解除保险,将单兵榴弹对准了蜘蛛魔后者仍在舞动着短足,像是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而她肯定不会给对方这个机会。 榴弹准确地命中了它毫无遮掩的腹部,爆炸产生的火焰和气浪直接从另一侧喷出,将它的肚子轰出了一个通透的大洞。 确定目标沉默后,闪电拉起了已经恢复常态的麦茜,“你还好吧?” “没有大碍!我用肩膀最厚的那块肉撞的!”她挽起袖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将胳膊抡了个圈,结果刚举到最高点便陡然僵住,一张脸痛得都皱起来了。 “看来还不够厚啊……”闪电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说道,“以后我会烤更多野味给你吃,让你撞谁都不怕……不过现在还得再坚持一下,好吗?” “嗯!”麦茜用力点点头。 “那么来吧,”闪电蹲下身子,将化作鸽子的小姑娘抱上头顶,“让我们去支援大家无冬探险团,出发!” …… “!” 安德莉亚扣下扳机,将一只探出头来的魔鬼击倒在地。 这是第几次开枪了? 她有些麻木的咬住枪拴,装弹上膛,嘴里充斥着血液的腥味,舌头上尽是细碎的残渣,也不知道那究竟是铁锈,还是自己破碎的牙齿。 大概有好几十发了吧? 就算十发一中,也是十来只魔鬼了,但敌人的攻势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凶猛。 她之前从未放在眼里的狂魔,此刻却变成了极为难缠的对手由于数量上占居优势,敌人可以毫无顾虑的拉伸战线,从侧翼包夹过来,如果不是武器上的差距,她们根本遏制不住对方的夹击。 而林间作战也极大抵消了枪支的效能,狂魔一边利用树木来躲避枪弹,一边冷不防射出一波投矛,四面八方的来袭方向可谓防不胜防,而身上全是火器,缺乏盾牌等防御装备的神罚女巫只能依靠身法和技巧来躲避。 更要命的是除了咄咄逼人的斩魔者外,敌方还有一只高阶魔鬼存在。它大概由地狱领主转化而来,依然保持着四足魔身的怪物模样,能力虽远不及厄斯鲁克,身体素质却格外强悍,经常将大树当成投矛来扔,每次出手都需要几名神罚女巫协力来阻挡。同时它还能召唤出土墙,为同类的进攻提供掩护。轮番消耗下,众人的防御已颇有些顾此失彼,后撤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每一次装弹、瞄准、射击,仿佛都成为了机械式的动作,伤口的抽痛和身体的疲倦轮番冲击着她的大脑,安德莉亚渐渐感到意识有些恍惚了。 “安德莉亚,当心右边!”连着两波投矛后,被护在队伍中央的希尔维忽然大喊道。 一队猛扑上来的狂魔吸引了神罚女巫大部分的火力,斩魔者格开灰烬的巨剑,如幽灵一般蹿到了爱莲娜和她的面前。 安德莉亚抬起枪口,却被厄斯鲁克一爪切成两段。 接着是致命的第二击。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场景仿佛定格于此。她能看到对方手掌上绽放出来的蓝色光芒,凝聚的魔力令五指变成了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只要挥下,就能将她置于死地。 结束了。 她微微绷紧身体,等待着那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到来。 然而预想中的死亡并未出现。 在最后一刻,爱莲娜猛地转过身,替她接下了这一击 魔鬼的爪子在她胸前划出了一道可怖的伤口,肋骨和脏器都暴露出来,即使是神罚之躯,也无力再强撑这样的伤口战斗下去。 爱莲娜倒了下去。 “不!”佐伊愤怒地调转枪口,对着厄斯鲁克连开数枪。如此近距离的霰弹轰击哪怕是斩魔者也不能完全避开,它身上的屏障终于被打碎,半边身子布满了弹孔,鲜血直往外涌。 可令人惊讶的是,倒飞出数十米的敌人并没有露出痛苦之色,而是狞笑着将手插入了自己破损的身体在疯狂涌动的魔力下,它的身躯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 “怪物……”目睹这一切的希尔维不由得发出了绝望的惊呼声。 “掠夺生命,赋予自身,是我从晋升中获得的能力,叫我怪物实在是太失礼了。”厄斯鲁克退回到另一只高阶魔鬼身边,换上对方递来的气罐,好整以暇地说道,“你们身上的每一个伤口、每一份流逝的力量,都会成为滋养我的一部分!战斗到现在,你们应该已经能预料到结局,挣扎只会徒增痛苦,现在投降的话,我可以让你们毫无痛苦的死去,以作为你们英勇奋战至此的奖励!” “放你娘的屁!”佐伊破口大骂道,“我绝不会向魔鬼屈服,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我也要将你撕成碎片!” 安德莉亚却没有听到这些……枪声、怒吼、惨叫、警告,这一切都仿佛变得无比遥远。她缓缓爬到爱莲娜身边,将她翻过身抱在怀里,茫然地喃喃道,“为什么……要救我?” “咳咳……”爱莲娜咳出几缕血沫,低声笑道,“战死本就是我们的宿命,差别不过是能换回什么。我们的极限早已确定,而你却拥有无限的潜力,该怎么做不是明摆着的么?” 望着一脸悲伤的安德莉亚,神罚女巫伸出手,轻轻抚上了她的面颊,“不要为我难过,因为这一点都不痛。真的,一点都不痛……我只是……稍微有些困了而已……” 话音渐渐低落,爱莲娜的呼吸平息下来,就好像真的睡去了一样。 安德丽亚用力握住她的手,视野变得一片模糊。 此刻队伍的移动已完全停止,又有两名神罚女巫被斩魔者击倒,包抄侧翼的敌人正一点点完成合围。 到此为止了……吗? 身体所承受的负担终于超过了极限,强烈的晕眩感让她再也无法保持坐立,摇晃着仰倒在地上。 天空中不知何时已乌云密布,仿佛风雨欲来。 而就在那片厚实阴暗的云层中,她隐约看到了闪烁的金色流光。 这是安德丽亚失去意识前,脑海里刻下的最后景象。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