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没有选择的命运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没有选择的命运

天空中的乌云并未散去,而是越聚越多,电光时不时划破天际,发出滚滚轰鸣。 等闪电和麦茜带着受伤的女巫离开后,灰烬才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往下一沉,若不是靠着大剑支撑身体,恐怕连保持站立都颇为困难。 刚才那一击几乎消耗了她所有的魔力虽然魔力仍在不断涌入她的体内,但这个过程完全不受她的控制,就好像身体的每一条经络都在被烈焰焚烧一般,魔力耗尽的后遗症与反噬造成的痛苦叠加在一起,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但唯独能确定的是,她决不能在这里倒下。 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为泡影。 从天而降的怒雷无疑重创了斩魔者。 它镶嵌有飞行魔石的半边身子被金色雷鸣蒸发,除开行动受限外,实力也应该大幅倒退才是。 但灰烬并没有感受到这点。 它身上依然充斥着极为危险的气息,提升到极致的感知告诉她,眼前的敌人仍保有着继续战斗的能力。 这也是她让闪电一行人尽快撤离的缘故。 事实上,现场混乱的魔力并非由她一个人引起。有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也来自于斩魔者溢出的力量。 站起来,必须赶在敌人之前动手! 灰烬咬着牙关缓缓站起,向前跨出了第一步。 而就在这时,浑身被烤焦的高阶魔鬼也挣扎着缓缓爬了起来。 该死,它还活着么! 先前出手时,灰烬将大部分力量都对准了斩魔者,没料到足以令狂魔飞灰湮灭的力量还无法让一只高阶魔鬼彻底毙命,早知如此的话,再多分它一道雷击就好了。 然而令她微微讶异的是,高阶魔鬼既没有转身逃跑,也没有冲上来和她搏命,而是拖着残破的身躯,一步步爬到了厄斯鲁克面前。 这是……在做什么,难道它想要保护斩魔者吗? 很好,灰烬握紧了剑柄。 既然如此,我就一次把你们两个都送进地狱好了! …… 在电光穿透干涉领域的刹那,厄斯鲁克听到了一声仿佛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也就是那一瞬之间,一种奇妙的联系产生了。 它透过耀眼的金光,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是它一直渴望,却始终未能到达的领域。 仅仅只是一眼,它便越过门槛,留下了自己的印记。而这前后的分界,便是它与大君之间的本质差距。 但现在,该差距已不复存在! 从执意坚守塔其拉到设伏人类,它付出了很多代价,甚至违背了苍穹之主的命令。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感受着意识界赋予它的力量,厄斯鲁克直接将念头投射到了初升体侍卫的脑海中。 大人,您……晋升了?后者立刻传来了狂喜之意,但很快便暗淡下去,可惜我很快就要归于魔力之源,无法再追随……您左右了。 不,我并没有晋升准确的说,我离晋升还差最后一步。刚才那一击神意重伤了我,仅凭现在的状况,我无法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这一步。 我……能为您做些什么吗? 献上你自己。 侍卫的思绪再次变得高亢振奋起来,这样就行了吗?请交给我吧,大人! 尽管它也可以尝试越过魔石的限制,直接将自己与魔力之源融合,就像超凡女巫所做的那样,可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却无法预料。为了保险起见,它不介意再忍耐一会儿。 意识层面的交流仅在眨眼之间,当初升体用尽最后的力气爬起时,那名超凡者也缓缓站直了身体。 不……现在再叫她超凡者已不合适了。 相隔四百多年后,人类再一次出现了超凡之上。 好在之前的那一记神意消耗极大,短时间内很难恢复过来,这也是它最好的机会! 初升体侍卫终于爬到了厄斯鲁克的身前,这短短的距离已让它的生命气息如同风中残烛一样微弱,但它的意识反而越发清晰。 大人……我族真有一天能摆脱命运的囚笼,赢得神意之战,踏上那片从未有人碰触过的苍穹吗? 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保证。厄斯鲁克顿了顿,说出了它的名字,塔塔洛斯。 它的眼睛亮了起来,就好像熄灭前最后绽放出的光辉一样,那么,请带着我的灵魂一同前往吧 侍卫猛地站起身来,将用力手插进了自己的额头! …… 灰烬不由得愣住,接着心里涌起了巨大的危机感。 只见高阶魔鬼狂嚎着拔出了自己头顶的魔石,连带着大块血肉一起,塞进了斩魔者缺失的体内! 伤口处蠕动的黑光刹那间膨胀起来! 她猛然想起了罗兰说过的话魔鬼需要通过融合魔石来提升能力,难道厄斯鲁克打算在这样的情况下完成晋升仪式? 不管是不是如此,都必须打断它们! 灰烬强忍着身体焚烧般的剧痛,再次将好不容易汇聚起来的魔力倾注于剑中。 天空炸响的雷鸣回应了她的意志,当力量凝聚至时,她向着目标斩出了踏入新领域后的第二剑! 虽然投入其中的魔力不如最初那一击,但声势却没有差上多少,金色的雷霆再次破开云层,如一道鞭子般抽在了魔鬼站立的位置 厄斯鲁克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覆盖在身体上的黑光化作缺失的手臂,径直向电光抓去! 两者相碰,顿时触发了剧烈的爆炸,呼啸的气浪掀起大量砂石,一时间隔开了两人的视线。 等到尘埃缓缓落下,灰烬的心也渐渐沉了下来。 斩魔者的身形看上去完好无损,连失去的那半边身子,也基本恢复了原样。唯一的变化是新长出的手臂粗壮了数圈,肩头和肘部插着两根长长的倒刺,看上去颇像那只高阶魔鬼的肢体。 可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我不得不称赞一句,你是女巫中难得一见的天才,不仅超越了人类曾经的最强者,还打开了意识界的大门。作为寿命仅仅只有数十年的种族来说,能做到这一步简直难能可贵。”厄斯鲁克伸出五爪,轻松撕碎了同类的躯体,接着将一瓶沾满蓝血的气罐插入了自己身体,“然而很遗憾,天才并不止你一个,特别是对于寿命能跨越神意之战的我们来说。这是生来就存在的差异,尽管有些不公平,但命运本就没有太多选择。” “你的路到此为止了。”话音落下,它已纵身朝灰烬扑来。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