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属于谁人的胜利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属于谁人的胜利

“轰轰轰轰隆隆隆隆隆!” 电光在乌云构成的旋涡中密集闪现,并渐渐向中心靠拢;大雨在狂风的扫荡下倾泻大地,在林间激起了一层朦胧的雨雾。新晋魔鬼大君和超凡之上紧紧贴在一起,宛若两尊相融的雕像。 汹涌的魔力已将灰烬完全包围,她的身体周围甚至出现了金色的流光。 这也是神意瞄准的目标 她把自己当作了一把利刃。 “这就是你最后的挣扎了?”厄斯鲁克吼叫道,“想用这种方法与我同归于尽,真是愚蠢至极!” “我不会……松手的。”灰烬艰难地说道。半边胸肺被捅穿的情况下,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血水倒流进气管,口鼻间满是咸腥的铁锈味。 五分钟……她不断告诉自己,只要五分钟就好。 对方在力量上和她并没有拉开差距,只要不松开双手,想要挣脱她的束缚基本不可能做到。 “你以为我会用力量和你分出胜负么?”厄斯鲁克的面容在雨水击打下显得更为狰狞,“看似是你禁锢住了我,可实际上这只是你为自己打造的囚笼!” 说完数道黑光从它胸口伸出,犹如触手一般刺入了灰烬体内。 她顿时忍不住发出了痛呼声。 原以为不会有比魔力反噬更痛苦的感受,但黑光带来的剧痛竟比灼烧身体还要高出数倍!就好像有无数根细针沿着血管一直扎入大脑,如果不是之前反复告诫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意识,此刻只怕她已经陷入了昏厥。 然而难以忍受的剧痛仅仅只是开始黑色的纹路从刺入部位开始,一点点向四周蔓延开来,所到之处的皮肤微微隆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爬行一般。 灰烬咳出一口鲜血,“你……咳咳……做了什么?” “一个小礼物,也是你我之间对魔力理解和掌控差距的证明。”厄斯鲁克靠近到灰烬耳边,“老实说我应该感谢你,若不是这场战斗,我也没法这么快迎来晋升。现在,你又将自己送到了我面前我很期待,彻底将你击败后,我能提升到何种地步!” 灰烬猛然意识到,这是另一种形式的侵蚀,被黑纹覆盖的部位完全失去了感知,就像是不属于她了一样。她咬破嘴唇,竭力运转起体内的魔力,不求像敌人那样反蚀回去,只希望能够阻止对方魔力的入侵。 “你……休想控制我!” 两股魔力的激烈冲击下,厄斯鲁克的神情也逐渐扭曲,它新获得的身躯突然膨胀开来,其体积很快就超过了自身,变成了一团臃肿而难看的肉瘤就好像半个地狱领主的身躯和它强行拼凑在了一起,看上去分外畸形。 不过即使如此,侵蚀也仅仅是停顿了一小会儿而已,黑纹扩张的速度尽管略有减缓,可仍旧一点点向前推进,其中一部分已经爬上了灰烬的颈脖。 “值得令人称道的毅力。”厄斯鲁克残忍地笑道,此刻的它已和先前的模样判若两人异化的躯体不光扭曲了魔鬼大君的面容,也让它失去了人形的轮廓,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和怪物无异,“但这又有什么用?” “我……不会……” “不会放弃么?不屈、努力、信念、坚持……不过是弱者自我安慰的说法罢了。在角逐生存的道路上,谁又可能会轻易认输?可惜光凭这些并不能改变什么,若只是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就能让族群延续下去,那未免也太轻松了点!” 剧烈的痛疼轮番冲击着灰烬的脑海,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头顶激荡的旋涡已然成型,金色的光芒闪耀其中,她却觉得那力量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无论对魔力的耐受性,还是适应魔力所需的漫长寿命,我们都远在你们之上,这样的差距就好比飞鸟和虫子,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弥补这一鸿沟!两次神意之战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厄斯鲁克缓缓将她抬了起来,像是在宣判她的最终结局一般高声道,“所以安心在这里死去吧,要怪就怪你生在了弱小的人类身上” “不要小看人类啊!” 忽然暴雨中传来了一声清脆的喊叫。这声音无比熟悉,令灰烬恍惚间恢复了那么一点清明。 她勉强侧头望去,只见林中冲出了一道电光般的身影。 是……闪电? 只见对方在雨幕中拖出了一道长长的雾痕,掠过焦黑的树干丛后,直朝厄斯鲁克冲来。 而她的怀中似乎抱着什么东西。 灰烬眨了眨眼。 那竟是……三枚榴弹? “虫子,你这是找死!”厄斯鲁克刹那间展开了禁魔领域。 就在黑光即将与闪电碰触的瞬间,后者松开双手,并改变了自己飞行的方向。 她和榴弹分离开来 尽管没有了能力,但惯性依旧存在,脱离闪电的怀抱后,榴弹撑开了尾翼,余速不减地飞向厄斯鲁克。 “你!”魔鬼大君呲牙裂目,使出全部魔力在身前竖起了蓝色的屏障。 下一刻,三朵火焰之花在屏障外绽放而开,但那只是毁灭的前奏。灼热狂躁的能量被锥形弹罩聚集成一束耀眼至极的射流,径直撞击在屏障上,令其如同玻璃般应声而碎。穿透这道防御后,射流像热刀切黄油一样划开了厄斯鲁克突变的身躯,将它拖在身后的肉瘤绞成了一滩烂泥。 而那颗从高阶魔鬼身上得到的魔石也在这一击下彻底粉碎。 厄斯鲁克仰头惨叫起来! 蔓延的黑纹顿时缩了回去,灰烬感到身上的痛苦骤然消失,意识又重新回到了脑海。 她毫不犹豫的发动了蓄积已久的神意。 对方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嚎叫着想要甩开身前的女巫,而灰烬双手死死扣住厄斯鲁克,自然不会给它这个机会。 “你说得没错,人类确实弱小……但即使想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不管前面有什么样的挑战,我们都不会退缩。”她顿了顿,露出一丝笑容,“因为有人已经站在前方,为我们指明了方向。” 接着遮天蔽日的金色雷霆贯穿了天际! 在近乎白炙的光辉中,厄斯鲁克被彻底蒸发,一丝存在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轰鸣的雷声回响在沃土平原上空,许久都不曾消散。 神意熄灭后,空荡荡的地面上只剩下灰烬一人。 闪电咬紧牙关,缓缓从地上爬起一头撞入魔鬼的领域时,她将平飞改为侧飞,以至于像石头一样被高速甩了出去。幸运的是,敌人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防御屏障上,她在着地前摆脱了黑光的束缚,赶在最后一秒撑开了魔力同调。 结果就是一条手臂摔断,半边身子被磨得血肉模糊。 她一瘸一拐地走到灰烬身边,强行咧出一个笑容,“总算是……赢了啊。” “嗯,多亏了你。老实说,我没想到你还会回来。” “这就叫杰出探险家的第六感,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登场”闪电说到这里忽然愣住,她发现对方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对劲,“喂,你……这是怎么了?” 灰烬低头看了眼自己已变得苍白的手,“或许……这就是燃烧自己的代价吧?” “燃烧自己那是什么意思?”闪电不由得愣住,眼前的超凡之上正在一点点虚化,长发随着风化作白点飘散开来,仿佛她已不再是实体,而是由无数萤火构成的虚像。 “如果我们渴望用魔力来实现某种目的,它就会将我们引导向那个方向而我大概向它强求了远超过我承受能力的力量……”灰烬柔声说道,“原来被魔力完全融合会是这样子……不是变成怪物的话,这样似乎也不错。”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闪电想要去抓住她的手,却只扬起了一阵飞散的尘埃。“灰烬,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做才好?” “告诉提莉,我喜欢她。” 天空中的乌云散去,阳光穿过云层,重新洒向大地。就在这千万道光柱中,灰烬闭上双眼,随风而散。 闪电一把抱向她站立的位置,却什么也没能留下,小姑娘单手抱在身前,泣不成声。 …… 望着漆黑的夜空,岚长叹一口气,垂下了眼睑。 沉默许久后,她才关上窗户,轻轻呢喃出声既像是在询问他人,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到底在期待什么?” “没有什么好犹豫了的吧?” “得再快一点,我们……没有时间了。” 最后一声带着一丝叹息,凝固在静滞的时间之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