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哀惜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哀惜

“是这样吗?我知道了。”听到前线传来的消息,罗兰只感到心里没由来的一沉,过了好一会而才低声道,“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 之后又是无言的沉默。 当他再次开口时,已是数分钟后,“不,那不是你的错,这种时候也不应该有如果。既然前线的威胁已经解除,来放个长假,好好休息一阵吧。” 挂断电话后,罗兰靠在椅背上,长叹了口气。 夜莺似乎预料到了什么,没有像往常那样闪现到桌前,而是一步步走到他身旁,“是叶子打来的电话吗?” “嗯。”罗兰闭上眼道,“战争结束了,第一军以极小的代价攻下了塔其拉,并在神石矿坑里发现了修建到一半的塔基。伏击计划虽然失败了,但敌方斩魔者确认被杀死,诅咒也不复存在,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只不过”他顿了顿,“灰烬和爱莲娜没能活下来。” “那个傻瓜吗?”夜莺不由得怔住,随后偏开了头。 “听闪电说,灰烬在最后成为了超凡之上,并和魔鬼同归于尽,现场除了一小截熔断的剑柄,什么也没有留下。”罗兰缓缓说道。 之前通过幻象仪器看到伏击地点被敌人围攻时他就知道计划出现了偏差,而且从魔鬼的布置来看,竟像是专门等着女巫出手一样。可惜光幕仅仅只能看到战场一角,特别行动小组决定西撤后很快消失在视野内,以至于他接下来的一天半时间里都心急如焚。 事实上在那一刻,罗兰心里就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最后的结果可以说比他预想的要好上太多。 但即使如此,当真正得知有人伤亡的消息时,他却发现自己一点儿也轻松不起来。 毕竟是他通过了那份伏击方案。 “虽说灰烬那个家伙自大又狂妄,不过至少对自己做出的每个选择是认真的”夜莺将手按在了他的手背上,“爱莲娜更是如此,相信她们对此早就有所准备,你不必把这份责任归到自己身上对叶子说的话,对你也一样适用。” 罗兰点了点头,他至今仍不明白为何魔鬼能提前看穿整个行动,甚至把歼灭女巫的目标看得比塔其拉圣城还重要,但事实已无法改变作为灰堡和统一战线的领导者,他绝不能在大家面前露出任何消沉的神色,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都应是如此。 如果连他都陷入到低谷之中,又怎么能支撑起那些更伤心的人? 比方说提莉。 这也是罗兰目前感到最难面对的问题。 从叶子转述闪电的话来看,两人的关系恐怕比他原以为的还要密切得多。尽管提莉当时并没有表现得悲痛欲绝,仍将运送伤者放在了第一位,但眼睛里的失神却是掩饰不住的用闪电的话来形容,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光泽一般。至于小姑娘为何要将那句遗言偷偷传达给他,估计也是希望他能够好好安抚提莉。 而这偏偏是罗兰最不擅长的事。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心想。 当天下午,海鸥号到了无冬城。 第一批返的人员都是没受伤,或轻伤已痊愈的女巫。而伤势较重的,仍需要在前线营地修养一段时间,以等待娜娜瓦将伤口彻底治愈。 罗兰亲自带着联盟其余成员来到机场,迎接她们的归来。 安娜、爱葛莎、莫丽尔、菲丽丝大家一个个走下舷梯,和卷、夜莺、雪伦等人依次相互拥抱,而联盟里的普通办事员,如铃、灰兔、珍珠也在其中不管是战斗女巫还是非战斗女巫,不管是新生一代还是联合会时期的幸存者,也不管是觉醒者还是普通人,在这一刻,她们没有任何区别。 最后一个下来的是提莉。 罗兰走到她身前,“那个” “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哥哥?”提莉扬起头道。 到城堡办公室,罗兰向夜莺交代了几句后,亲手关上了房门。 “好了,有什么想说的话”他刚转过身,便感到胸口陡然一紧,一个身影靠了上来。 “不要动,拜托,”提莉抱着他,声音微微发颤,“让我就这样靠一会儿,一会就好” 说到后面,她的嗓子里已经带上了哭音,抓着后背的手指也越发用力,几乎像要嵌入肉里一般。 原来如此。 她也和自己一样作为沉睡魔咒的指引者,她绝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现得过度悲伤,而感情越是深切,克制起来就越痛苦。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了。 罗兰轻轻拍着她的背说道,“没必要再忍着了,放心的哭吧,这里没人听得到” “呜呜” 提莉先是发出了一阵极为压抑的抽泣,随后越来越大声,最后发出了他从未有听过的恸哭哪怕是小时候被四王子恶意欺负时,对方也没有如此悲伤过。就好像失去了至宝的人一般,哭声中充满了哀痛。 有没有言语上的安慰已不再重要。 他能做的,便是陪着她宣泄到最后。 同一时间,前线营地。 帐篷被掀开,纱薇端着一碗煎好的药水走了进来。 “又要喝这玩意吗?”安德莉亚含糊不清道。她的双腿被纱布包得严严实实,脸颊上也贴满了药膏虽然没有太多治疗效果,但冰凉的触感至少能为她抵消些许疼痛。“没有糖我可喝不下去。” “那我去问医疗队要点?”纱薇犹豫道。 “医疗队哪里会有糖,又不是在无冬城。算了算了,扶我起来吧。” 安德莉亚坐起来后接过碗来,将苦涩冲鼻的止痛药水一饮而尽。 “咳咳,娜娜瓦还在忙吗,我要等多久才能排到她的治疗?” “我去问过了,差不多还要三四天时间,她说那些神罚女巫受的伤比你重得多,还说” “还说什么?” 纱薇小声嘟囔道,“还说你的腿伤只是看起来吓人,但并不致命,老实喝药就好。” 安德莉亚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那个肌肉怪物,这种程度的伤怎么可能自然长好?” 后者眼圈不由得一红。 “好吧,”安德莉亚咳嗽两声,“当我没说。” “不”纱薇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你刚才的神情有点像灰烬,所以才忍不住” “我像她?开什么玩”她刚皱起眉头来,又强行压了下去。好像这么说是有点粗俗,嗯贵族风范、贵族风范。“那个我只是有些累了,你也去休息吧。记得下次先提前跟闪电或麦茜说一声,拜托她俩在巡逻时带点蜂蜜来,至少能让我喝药变得轻松点。” “嗯,我知道了。” “多谢。” 纱薇离开后,安德莉亚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始终无法平静下来。 就知道一个人逞强,还要在最后成为什么超凡之上,你以为自己是星陨女王吗? 现在倒好,干掉了魔鬼大君,简直成了拯救大家的英雄。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 她重新躺下,用手按住了脸。 混蛋,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 变成现在这样子,让我怎么再超过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