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我全都要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我全都要

“我在这里只提框架和基本要求,具体怎么实施,都由你们自行协商调配,总负责人为巴罗夫.蒙斯。” “遵命。”总管连忙抚胸道。 罗兰满意地点点头,经过多年的历练,巴罗夫已经养成了无论命令听上去有多么不合情理,但只要他下定决心,都会一口应下并竭力去实施的习惯。 而行政厅相互关联的结构也足以支撑起“集中力量办大事”所需的资源。 “那么听好了。”罗兰示意夜莺将预先准备好的白布粘贴到黑板上,“首先是针对灰堡王国内部的对等迁移……” “噢……”看到布上的内容,众人不由得眼睛一亮。 只见白布用图文并茂的形式解释了该政策的几个特点,言简意赅、主次鲜明,完全可以称得上一目了然这便是原始手动版的ppt演示,而提供技术支持的正是索罗娅。作为曾混迹于设计院的绘图狗,做ppt忽悠甲方不过是基本技能。比起容易丢失关键信息,又枯燥无味的空谈来说,这种解说方式显然更具吸引力。 灰堡的人口分布有着明显的时代特色,大贵族成为领主后会逐渐建设起一座城池,而周边的土地则会分封给下级贵族,然后以此类推。随着人口的增长和财富积累,大城市的消耗会越来越高,以至于自身无力再维持供给,从而将这一负担转嫁到周边村镇,最终形成了大多数人供养一小部分人的局面。 这一局面不仅限制了城市的规模,也使得阶级流动基本固化。那些大城市看似人口颇多、热闹非凡,不过是拎出来和单独的小城镇对比而言。实际上周边镇子、村落的人口总和,要远大于它所供养的城市。 不过罗兰也清楚,这种落后无关对错,纯粹是低下的生产力导致的。在生产水平达不到变革要求的情况下,绝大部分劳动力都被牢牢束缚在土地上,终其一生只能享受到自己的少数产出,其余收获都被上缴给贵族,以维持他们鲜衣怒马的体面生活。 在前几年招揽流民时,行政厅也留意过当地的人口变化,并做过一个大概估算,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灰堡的人口应该在两百万到四百万之间期间二王子和三王女之间的征战,以及教会投放的瘟疫,差不多造成了五六十万人的减损,亦使得南境的雄鹰城和东境的金穗城化作一片废墟。即使如此,依然有大量人口分散在灰堡各地,流入西境的仅仅是一小撮而已。 而他现在不打算再放任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了。 黄金二号麦种的分发种植再过一个月就能看到成果,或者说现在已经能预测到大丰收的到来。高产棉花也在碧水港全面铺开,要不了多久,便能向王国各地输送足量的布料。大城市已不需要十倍于自己的人口来供应物资,现在一个人的产出,就足以抵得上过去十人甚至二十人的辛勤劳作。 另外灰堡也完成了名义上的统一,各地权力回归中央,封地不再是领主的国中国,而是听命于他的下级行政机构。 如今可以说强制迁移的软硬件都已具备,实施起来正是最好时机。 所谓的对等迁移,简单来说就是给予移民相等的条件,来减少强制搬迁所产生的不满。 比如说被迁者在村里拥有一处住所,两亩地,那么来到无冬城后,行政厅也会在新开拓的领地上划分同样的资源给他。这不仅能加快西北边平原的开发速度,还能有效缓解无冬在人力上的匮缺。 当然不管说得多么好听,罗兰都知道,“强制”才是它的真面目无论愿意与否,都必须离开熟悉的故土,怀着茫然和不安前往陌生的城市,这一过程注定不会那么温和。 将人从土地上赶出去,让他们走进城市、投身工厂,绝不是“解脱束缚”那么简单。历史上这段变迁称得上是血腥无比,先是通过收回、侵占和驱逐将村民耕种的土地吞并,让他们变得除了自己以外一无所有,再用鞭子与法规限制他们的去向。一些国家甚至颁布法令,允许处死那些长时间没有工作的流民,来逼迫他们加入到大生产中。 尽管罗兰自问做不到这种程度,也打算在迁移后给予其补偿,但强制的本意不会因此而改变。 他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至于第二项跨境征召,则是强制迁移的异国版。 和受影响最小的晨曦不同,永冬与狼心都在教会的扫荡中沦陷,先后失去了法理上的王国统治者。根据希尔收集到的情报,这两个王国至今未能恢复正常,各地诸侯林立,但凡有点实力的大领主都宣称自己找到了先王留下来的私生血脉,俨然成了谁也不服谁的分裂状态。 如此一来,像晨曦那样的代理君王方案显然就行不通了。 “您的意思是……出动第一军?”看到新换上的白布,巴罗夫微微一怔。 “你觉得那些贵族会坐视我们‘夺走’他们的财产吗?”罗兰喝了口茶,理所当然道,“我想除了权力、财富和更广阔的领土外,他们什么也不会在乎不管是魔鬼,还是神意之战。当然道理还是要讲的,至于他们听不听,那是另外一回事。” “我会让他们听的,陛下。”铁斧一本正经道。 毫无疑问,跨境征召将比国内迁移**得多没有黄金二号保证粮食产量,大批外层民众被迁走后,城市生态圈也会因补给不足而崩溃。这种行为跟战争无异,唯一的区别是,掠夺比占领的代价要小得多。 第一军则是该计划能实施下去的最有力保证。 永冬和狼心的人口加起来大约在三百万左右,排除掉那些死于教会战争的不幸者,至少也能为无冬城注入一百五十万新鲜的劳动力。这个大迁移或许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完成,却是提升最直接的一部分,正是他有余力将手伸至境外,才会给巴罗夫定出一年内、甚至半年里翻番的目标。 “陛下,您对征召的这些人有具体要求吗?”总管问道,“比如工匠、农夫、或识字之人……” 以前确实有过类似的筛选,但那时候是囊中羞涩下的无奈之举,而现在情况已截然不同。 “不,”罗兰伸出手掌紧握成拳,“我全都要。” “我……明白了。”巴罗夫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 “接下来是最后一项,”他让夜莺换上最后一张白布ppt,“行政厅应通过宣传、减税、奖励等手段来鼓励领民生育。虽然相比前两项政策,它很难在短期内看到效果,却是整个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微笑着看向大家,“关于这一点,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从自己做起。”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