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蔷薇咖啡馆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蔷薇咖啡馆

试验一连就是好几天,而除了测试魔方动力让罗兰感到放松外,另一个减压途径便是梦境世界了——带着一群对任何事物都充满好奇,有着永远发不完惊叹声的女巫,无论干什么都能让人心身愉悦。 筹备开店也不例外。 前前后后经过一个半月的忙活,蔷薇咖啡馆总算是迎来了开张营业之日。 为了低调行事,他特意选在了十点之后剪彩和燃放鞭炮——这个时间段早餐店铺基本收摊,学生和上班族都已离开住处,而大爷大妈正在菜市场杀价,可以说是筒子小区最安静的时刻。 咖啡馆就坐落在仓库旁,一共两层,租金三千五一个月,虽然听起来不贵,但考虑到筒子区居民的人均消费能力,这已经算是偏高的价格。 只是罗兰并不在乎是否能盈利,因此也没有跟房东计较太多,唯一的要求是打通仓库与租房的隔墙,方便材料进出,当然退租时会原封不动的填补回去。 看在他一次性缴清了一年租金的份上,房东爽快地应了下来。 不过这些说辞都是为了掩人耳目。 罗兰并不打算改行从商,塔其拉女巫肯定也没有为他人服务的兴趣,因此咖啡馆的装饰纯粹是一个摆设,与其说是店铺,倒不如说是一个给大家自娱自乐的小场所。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最好是一位客人都没有。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门口悬挂的招牌上,每一种饮品都是“天价”:比如二百六一杯的拿铁,三百一杯的焦糖玛奇朵。他并不知道这些咖啡品类有啥区别,完全是按照某名店的价格乘十而已。 要知道隔壁的一瓶豆奶才一块五毛钱。 他就不信真会有人光顾这家“黑店”。 同样的道理,如果有人明摆着挨宰也要进来消费,那十有**便是纸条上的“约定之人”了。 但这个「蔷薇」的名号到底算不算数,罗兰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陛下,这样就行了吗?”菲丽丝放下手中的缎带。 “嗯,只要剪过彩,蔷薇咖啡馆就算正式营业了。”他点点头,“去和大家好好庆祝一下吧。” 推门走进屋子,映入眼中的是一条吧台和几张小圆桌,每张桌上都摆着烛灯和玫瑰花瓶,音响播放着柔和的曲乐,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不过当两人登上二楼时,气氛变得截然不同起来——与其说这是一间咖啡馆,倒不如说是小型饭店更为合适。 罗兰为进入梦境的古女巫购置了全套厨具和烧烤架,比起一开始只能带她们去吃开封菜和蓝蓝路,现在不出门也能尝到各种新鲜的美食。大概是为了弥补数百年的遗憾,以及上回从酒店带回的高级料理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大家动手做菜的热情超乎想象,除了一开始学习使用燃气灶、微波炉等现代烹饪器具花了些时间,之后几乎不用他指导,已能自己根据菜谱琢磨各式新菜了。 而且好几位还格外有天赋,做出来的成品颇有几分星级大厨的风采,虽然在摆盘和拼花上略显不足,但对刀工和火候的控制绝对称得上无可挑剔,菲丽丝便是其中的一个。 “陛下,我刚学会了红烧鳗鱼,您要尝尝吗?” “新烤好的里脊来啦!” “陛下,能帮我找几个凉菜的做法吗?” 女巫的招呼声络绎不绝,显然对于她们而言,烹制食物的乐趣一点儿也不比看电影或外出游玩少上多少。 只可惜梦境世界无法让她们常驻于此——望着二楼热闹的景象,罗兰心里不免也有些遗憾,得知爱莲娜牺牲的消息后,他曾多次进入梦境,希望能在这里再次看到对方,但无论是仓库还是筒子楼,都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 这意味着她们迟早有一天要告别这里。 不管是因为战争,还是作为常人的他的逝去,都会导致这一切体验变成不可触及的回忆。 大概正因为如此,她们才会格外珍惜每一次进入梦境世界的时光。 或许……他也应该多增加些睡觉次数才是,哪怕不为了减压,只要能让她们在此多待一会,也是一件值得的事。 “叮叮当当——” 就在这时,一楼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风铃声。 屋子里陡然安静下来。 “陛下,有客人来了。”菲丽丝提醒道。 不会吧,难道约定者的反应这么快,咖啡馆才刚开张就找上门来了?他朝众人使了个眼色,“按计划行事。”接着同菲丽丝一道向楼下走去——这些古女巫之中,也只有曾在「黑钱」潜伏过一段时间的76号有服务他人的经验了。 “吧台里一个人都没有,你开这店的目的,真是为了给村里的乡亲提供一份工作?” 来者双手抱胸,眉头微蹙,一脸怀疑地盯着罗兰。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到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脸颊和衣领处重点审视了两遍。 “客人”正是嘉西亚。 罗兰松了口气,开办咖啡馆一事对方早就知道,并且能和上一任租客顺利交接,其中也有这位明星武道家的协助。他朝菲丽丝点点头,“两杯咖啡。”随后向嘉西亚做了个请的动作,“当然,让她们能走出村子,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标。” “等等,我可没打算喝——” “我请你的,不收钱。” 嘉西亚这才坐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你挂在外面的价格也太夸张了点,实在让人很难相信你开店的真实目的。” “你错了,”罗兰装出一副诚恳的模样,“从乡下到大城市,最重要的是适应。如果客人蜂拥而至,你觉得她们还能安心工作吗?不被吓坏就不错了。我不赚钱没有关系,关键是给她们一个适应大城市生活的空间,这才是蔷薇咖啡馆的意义所在。” “是……这样吗?”她半信半疑道。 “当然。另外我还要感谢你上次给的邀请函,真是帮了大忙。”罗兰趁机换了个话题。 “身份问题解决了?” “不止如此,学校都安排好了,跟洁萝是同一所,不过她们在高中部。”他笑道,“那三人一直想亲自向你道谢来着。” “有帮到就好……”嘉西亚的表情变得柔和了许多,“道谢什么的就不必了,毕竟这都是你的努力所致——为了不给父亲和媒体留下借口,我终究没有选择站出来。” 罗兰摇摇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足够了。” 两人间一时陷入了沉默。 “咖啡来了,请慢用。”菲丽丝的声音打破了僵局。 嘉西亚回过神来,似乎想要掩饰什么似的,低头端起了杯子。“对了,我有正事要跟你说。” “和武道家协会有关?”罗兰倒不觉得意外,毕竟对方不是那种没事就会来串门的闲人。 她点点头,“没错,上面有任务交代下来,指定要你参与。” “应该不是表演赛之类的活动吧?我听说新一届武道大会的预选赛好像快开幕了。” “不……是一次联合剿灭任务。”嘉西亚正色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