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隐秘潜入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隐秘潜入

把执照转交给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罗兰暗自腹诽道。“怎么感觉你介绍的都是新派成员?剿灭堕魔者这种任务,怎么看也应该是以旧派为主吧?” “旧派的人确实更多,但是……”嘉西亚随手指了指几个和路人无异的家伙,“他们几乎没有详细的资料,平时行踪成谜,除了各自的接头人以外,其他协会成员对其知之甚少,我就算想介绍也无从说起啊。” 罗兰忍不住扶额,如果不是对方指出来,他还以为那几个中年大叔是明星武道家的司机或打杂助手来着。先不说实力,这容貌和衣着上的差距未免也拉得太大了点。不参加武道大会不代表放弃形象啊!一想到要被那些浑身都在发光的人生赢家划到旧派一边,充当一群大叔的代言人,他忽然有种想退群的冲动。 现在报名参加武道大会选拔赛还来得及么?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大巴驶进了停车坪。 “那是棱镜城派来的车,”嘉西亚说道,“走吧。” “嗯。”罗兰拍了拍自己的右肩——这个暗语表示让女巫们跟上。只要法尔媞的虫子一直贴着他,女巫就不可能跟丢目标。 登上大巴,两人直接奔向了最后排。 “果然还是这里最适合我,”他分开双腿,仰躺在椅子上,“坐在这儿就像坐在王位上一样,不仅可以俯视众生,还能将车厢里的一切动静尽收眼底。” “宅就直说。”嘉西亚不屑道。 “……”你这样还怎么让别人好好聊天啊!“我似乎没求着你一起。” “后辈第一次执行任务,前辈自然得看着点。” 正当两人大眼瞪小眼之际,车厢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喧哗。 “斐语寒小姐,我这边有空位。” “语寒,来和我坐吧!” 随着那位被冠以天才之名的少女走进大巴,众人纷纷发出了邀请。 “看来即使都是明星武道家,待遇也是存在差别的……”罗兰感叹道。 “没错。”两人在这一点上达成了一致。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接受任何人的邀约,而是朝着后半截车厢走来。 “这里,没人坐吧?” 斐语寒指着罗兰身边的位置,平声问道。 嘉西亚一脸讶异地望了望她,又望向罗兰,似乎想弄明白双方的关系一般。 而罗兰自己也是一头雾水,完全摸不明白对方到底在想什么。感受到车厢里其他人投来的视线,他浑身不自在的咳嗽两声,“没有。” “谢了。”斐语寒点点头,理所当然地坐了下来。“初次见面,或者说……第二次见面。你好,我叫斐语寒,此次任务还请多指教。” “呃,指教称不上,我叫罗兰,这位是……嘉西亚小姐。” 相互介绍过后,气氛一时沉默下来。 大概是知道武道家的听觉格外敏锐,嘉西亚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玩起手机来。天才少女则坐得笔直,浑身都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完全不像是这个年龄段应有的表现。唯独夹在两人中间的罗兰觉得如坐针毡,原本坐最后排就是不想引人注意,结果现在倒好,只怕全车人都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这种万众瞩目的尴尬感受直到大巴启动才有所缓解。 就在他打算和嘉西亚商量换个位置时,斐语寒忽然偏过头来,双唇轻启道,“……陛下?” “噗通。” 嘉西亚的手机顿时掉到了地上。 罗兰也愣住了,他盯着对方半响,过了好半天才开口道,“你——” “大家下午好,我是担任此次行动情报与后援支持的联络官c02,各位叫我02就好。”然而还未等他问出口,一名拿着话筒的西装男子打断了他的话语。“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我将为各位详细介绍这次联合剿灭任务的目标和计划,有任何疑问之处,请务必向我提出。” 这也使得罗兰只能压下话头,将注意力集中到联络官身上。 “根据情报所示,堕魔者最近的动向越来越活跃,并且开始表现出集体行动的倾向,这在过往记录中意味着侵蚀的临近。而协会得到可靠线索,发现一些堕魔者打算在南郊外的一座废弃工厂举行集会,具体目的不明,但毫无疑问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它们只是想交个朋友呢?” 洛桦的话引起了一阵浅浅的哄笑。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西装男倒没有显露出任何不耐,“可惜堕魔者终究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所以还是都死了比较稳妥。那座废弃工厂有一条地下公路可以直达,不过在工厂关闭后,公路也随之被封锁。协会于两天前秘密开通了这条道路,使得我们可以直接杀入敌方中心,为了不打草惊蛇,行动被定在晚九点整,相关装备也会在下车时发放。” “另外政府军会从地面配合我们的行动,以防止堕魔者逃脱,不过只有觉醒了自然之力的人,才能对这些怪物造成伤害。因此我们也必须分成两队,一队负责歼灭堕魔者,一队负责围追堵漏。队伍名单已经放在各位的桌椅下方,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按照此计划行事……” …… 很有意思,斐语寒面无表情地翻看着名单,心思却全然没在纸上,而是反复回想着罗兰听到“陛下”时的神情。 一般人若是被当场揭破,首先感受到的,应该是尴尬和恼怒吧?尽管后一种情绪很少有人会当着她的面表露出来,但除非早有准备,她自信不会错过任何细小的表情变化以及紧随其后的掩饰。 然而在对方脸上,她看到的却是一种极为复杂的神情。 有惊讶、有戒备、有疑惑、甚至还有一丝欣喜……有那么瞬间,她注意到对方张开嘴,似乎想要脱口而出什么,不过很快又生生压制下去。从口型判断,应该是“艾”音。 如此反应实在难以用常理来解释——罗兰显然是头一回认识她,无论是否定还是应下,都不该以这个字开头。 何况这些情绪里完全没有发现尴尬的存在,也就是说,他对这个称呼早已经习以为常? 斐语寒不禁联想到了上次宴会时所捕捉到的只言片语——当时她只把那些对话当做儿戏,但现在却有些不确定起来。 两个世界的……王么? 如果说一开始的好奇只是因为“想和对方分出个高低”而起,现在更让她感兴趣的,已变成了罗兰本身。 这次决定参与联合行动果然是个正确的选择,她心想。师傅曾说过,武道家协会的历史远比她想象的要悠久,掌握的奥秘堪比天上的繁星,有一部分甚至涉及到世界的起源,只是极少数人才能知晓。 破例将猎杀执照发放给一名新人,会不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考虑到对方露出的戒备,斐语寒强行压下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在没有得到明确答案前,她并不想与罗兰交恶。 只要开了这个头,以后总有机会接触,还是慢慢来比较好。 …… 两个半小时后,大巴在地下公路尽头停了下来。 武道家们按计划分成两队,从预留的紧急出口进入厂区,根据地图指示前往各自负责的地点。 罗兰和斐语寒毫无疑都是正面攻坚队的成员,而嘉西亚则被分去了扫尾队,留下一句“当心点,别死了”之后,她的身影很快随众人消失在夜色中。 “其他人跟我来,”传闻实力已接近「执守」的游龙公子也如嘉西亚所猜测的那样,被选为了主攻队的队长。他用眼神鼓励了众人一番后,带头钻进了一条通风管道。 整个行动比他预想的更加严密——下车前,所有人都领到了一副头戴式四目夜视仪、一块能显示地图位置的腕表、一件带有敌我识别装置的背心,以及一个用于队内通讯的耳麦。这令罗兰羡慕不已——如果第一军拥有同样的装备,夜战的不利局势就能彻底逆转过来了。 他默默数了数,发现攻坚队一共十五人,除开嘉西亚介绍的那三人外,其余队员都算是旧派武道家。由此可见上面依然认同实战者的能力,不过若是这一战的结果让新派占优的话,以后就不好说了。 当然罗兰并没有介入到新旧之争中去的打算,事实上他亦很好奇,这些从比武大会中脱颖而出的明星,在面对不死不休的堕魔者时,还能否像以往那样轻松取得胜利。 在夜视仪的帮助下,漆黑的夜幕不仅没有带来任何阻碍,反而成为了他们最好的掩护,一行人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抵达了集会地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