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战争总结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战争总结

随后的几天会议里,总参部根据阿夏的回溯、以及塔其拉废墟的搜索结果,对火炬行动全程进行了复盘与总结。几乎每天都会有报告送到罗兰的办公桌前,前前后后堆在一起差不多有半人高。 越来越多的细节也一一明晰起来。 比如先后出现在望北坡之战和塔其拉攻城战中巨大神石,都来自于废墟的神石矿脉。在矿洞底部,侦探团找到了矿石簇对应缺失的部分——两根中型神石柱都被削去了一半,断面十分光滑,就好像被利器削切过一样。 虽然在神石附近无法使用回溯能力,但从全局来看,很可能跟巨型骨架有关。事实上后者不仅仅是一种运输工具,更有着小型方尖碑的作用,能够令红雾再生,遗迹周边被腐蚀的土地就是证明。不过比起动辄遮蔽数百公里的方尖碑,它的覆盖范围只有一、两百米,而且无法无中生有,仍需要红线的补给才能维系。 作为能够自由移动的“哨点”,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参谋部给出的结论是,比起蜘蛛魔,这种超大型载体对魔鬼来说十有**也是稀有品种,否则它完全可以取代前哨站的作用,在人类尚未反应过来之前就占领沃土平原全境。 另外,位于塔其拉后方的通道,大部分都是由蜘蛛魔挖掘出来的——它们的掘地能力虽远不如吞噬蠕虫,但对比狂魔还是要好上太多。这些通道皆从神石矿洞出发,离地面深度显然考虑到了观察类能力的阈值,加上准备时间充足,想要发现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于赛琳和爱葛莎都倾向于将巨型骨架和蜘蛛魔视作同一类魔鬼,因此罗兰也为其起了一个新名字:畸兽,以区分载体型敌人与其他魔鬼,再加上特定前缀,即可快速为尚未发现的同类魔鬼命名。 目前这两种载体分别被命名为「堡垒型畸兽」和「蜘蛛型畸兽」,其中后者又分为投掷石针的一型与投掷人员的二型,准确的名字不仅有利于作战推演与命令下达,也更方便战后的统计和记录。 除开详细的战局分析外,罗兰的另一个关注重点,便是总参部根据结果罗列出来的不足与有待改进之处。 其中伊蒂丝亲自作出报告、也是排在众多问题里首要位置的,依旧是侦查能力这块短板。 抛开天空不说,在人类战争史上,地道战受到挖掘工具与效费比的限制,从来都只是一种奇招,而无法作为常规战术手段使用。但这个规律在吞噬蠕虫和蜘蛛型畸兽面前却已有些不太适用——只要聚齐起足够多的载体,敌人甚至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开掘出一条可供大军通行的地下通道,因此脚下的土地也成了不得不防的危险区域。 毫无疑问,单靠希尔维一人不仅顾不过来,而且也极不划算。魔力之眼在穿透障碍视物时,消耗会大幅提升,总魔力水平固定的条件下,监视地表上十公里以外的目标一整天,换作扫视地层的话,不过是一两个足球场大小,三、四米深的浅层。 何况除了超凡者,所有女巫的能力都存在一个阈值,当某个条件超过时,魔力消耗会呈现出指数性的上扬,在这种情况下,任何非应急行为,都是对魔力的一种浪费。 这项警戒工作,必须由第一军自己来承担。 罗兰依稀记得,历史上曾有过对战双方用地下监听的方式来提防彼此挖掘地道、突袭阵地,其原理就跟听诊器一样,借助声音在固体中传播的衰减比空气传播要少的特点,能更清晰地捕捉到对手挖掘时的动静。 不过此法仅限于阵地附近正在开挖的地道,像塔其拉这种早早就布置好的陷阱,单靠听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他考虑再三,才想到一个可行的方法——钎探。 这是一个被广泛应用于土木行业的探测法,作为理工双狗之一,他也常听土木院的室友提及过。简单来说,就是将一根钢筋竖直砸进地下,并根据每一锤砸入的距离,来判断土层的软硬。测试点一般以间隔数米的梅花桩分布,只要配备一台探机,几个人就能完成大面积的检查。当钢筋下沉数据突然增大时,下方则极有可能存在空洞。 听与探两种方法结合在一起,基本可以在不借助女巫能力的情况下,确保侦测到来自地下的威胁。 至于空中敌情的侦查,想要摆脱对闪电和麦茜的依赖,唯有发展空军这一条路可走。 而这一部分何时能补上,则得看提莉的了。 另外,报告里还有不少诸如“过于依靠阵地”、“缺乏快速支援能力”之类的结论,让罗兰在感叹参谋部水平提升之快的同时,也颇有些无奈——他不是不清楚这些问题,但受限于无冬城的人口数量,他很难在短时间补齐以上短板。 最后,在众多报告中,有一项意见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份来自军队基层的报告,提交者为后勤军官。报告上称,在高强度战斗下,马克一型机枪的表现不太稳定,决战后有不少机枪班组的士兵抱怨,他们更换枪管的时间比开枪时间还多,这也对后勤造成了不小的负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工程部能够对其进行改进。 这亦是反馈机制建立后,罗兰第一次收到的来自前线士兵的直接感受——作为武器的亲身使用者,他们才是最清楚武器优劣的一拨人。 实际上,早在塔一号站点遇袭时,他就注意到报废的枪管有一个异常增长,不过由于这些部件都能回炉重铸,他当时也没太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应该是射手缺乏经验和敌人压力陡增的缘故。夜战时士兵精神更加紧张,加上难以确认战果,几乎按住扳机就不会放开。而风冷枪管本身在持久力上就不如水冷枪管,之前的战斗强度基本还能应付,如今射击时间一长,散热就有些跟不上了。 这也令罗兰生出了一丝警醒,他一开始采用导气复进、气冷枪管的理由纯粹是想一枪多用,如果按照马克沁来设计,则不符合“通用”的思路,然而实际效果却不如他预期的那般理想。虽说曳光弹的投产与夜战经验的增加能缓解这一情况,但敌人投入到西线的兵力也不过是一小撮而已。如果真到了主力决战,魔鬼漫山遍野涌来的地步,重机枪哑火的影响将是致命的。 还好这份报告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解决方法就是将两者分离开来,专门用于压制敌人的重机枪换装更长、且带有散热片的枪管,并不再考虑多用途问题。而既能手持冲锋、又适用于载具的通用型机枪,则以马克一型为基础重新进行轻量化设计,使其能够满足今后战争的需求。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