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雷霆之战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雷霆之战

红石门和獠牙家族的营地位于城外的大道边,这里原本是为商队佣兵提供暂居之地的驿所,现在则被专门腾出来交给了使团使用。 由于背靠沉池湾,几乎不可能遇上什么危险,因此驿所周围只有一圈低矮的木栅栏,连门禁都未设置。加之唯一有可能对使团造成威胁的势力恰恰是另一方使团,因此双方并没有替彼此看门之类的打算,还用长矛和盾牌在驿所中央立隔出了一条分界线,以表示各自营地的归属。 当然,大多数人都清楚,这条分界线也不过是象征之物。只要沉池湾领主未做出决定,两个使团就不会彻底撕破脸皮,因此平时安排的哨卫也只是意思意思而已,更别提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雨了。 因此当第一军的百人队逼近到驿所两百米外的距离时,两个家族仍毫无察觉。 直到劝降的声音穿透雨幕,响彻在营地上方时,骑士们才意识到情况发生了变化。 “这里是灰堡第一军,如今已正式接管沉池湾。根据无冬城法律,你们目前的行为构成了非法侵占罪以及武装干涉罪,限你们在一刻钟之内解除武装,缴械投降,否则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一切后果由你们自己负责!”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便是莫名其妙。 獠牙使团的团长揭开窗帘,看到一名男子正站在栅栏外,举着一个奇怪的圆筒高声喊话。不远处确实矗立着一杆垂落的旗帜,上面异色的徽记若隐若现,绝非狼心常见的家纹。只不过他始终无法把这突然出现的百来人和灰堡联系在一起。对他来说,那是一个遥远到陌生的国家,一般只会出现在各种传闻里。 另外那些人全身被斗篷笼罩,雨水毫不留情地拍打在他们身上,显得狼狈不堪,远远望去既可笑又可怜。加上稀稀拉拉的队伍却叫嚣着要强制解除七八百人的武装,更是加深了这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团长走下楼,发现一层的佣兵正挤在窗边,用极为粗俗的语言谩骂着对方母系亲属,并纷纷比出各种下流的姿势,如果不是屋外下着雨,谁也不想轻易淋湿自己,恐怕他们已经将唾沫吐到了喊话者脸上。 倒也对得起他们卑劣的出身,团长略有些幸灾乐祸地想,不过作为贵族,他必然要考虑得更周全一点。 比如万一对方真是灰堡人该怎么做。 或许应该先看看老对头红石门的反应。 毕竟这伙人的要求是缴械投降,他总不可能真的下达这个命令,何况若是只有他一个人派出手下交涉,感觉便落了下乘。 双方相隔这么远的距离,团长倒不用担心对方突然发难,佣兵都已把武器拿在了手边,“斗篷人”队伍里也看不到一匹马的踪影,足够手下做好准备了。 就在这漫不经心的安排中,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完全忽略了第一军的警告,或者说,他压根意识不到警告中的威胁之意。 对于狼心贵族而言,交战是一件耗时漫长、过程分明的事情,从观察敌人、做出决断到下达指令、结阵迎敌,都是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一步步完成,哪怕强如赫尔梅斯教会,也没有脱离这一范畴。 可以说经受过魔鬼洗礼的第一军,光是从意识层面,就已和这些贵族不在一个层次上。 战斗爆发得如此突然,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反应过来。 当一刻钟过去,最先开火的是四门迫击炮——它们完全取代了沉重不便的老式前装野战炮,虽然威力不及要塞炮,但对付简易工事和木垒哨塔可谓绰绰有余,由于可以拆开来背负行动,士兵对这种武器充满了信赖,在统一之战中便经常用它来充当进攻的号角。 两百米外的驿所瞬间化成了齑粉,使者团的叫骂声也一同淹没在炮弹的轰鸣中——木质结构的房屋根本经不住迫击炮的打击,爆炸产生的气流撕裂了墙柱与门窗,数轮轰击后,营地的房屋便径直垮塌下来。 第一军小队指挥官下达了冲锋命令。 众人端起枪迅速向驿所围拢过去。 更多的敌人位于营房之后,不过两个家族并未组织起任何有效的反击,小簇悍不畏死的佣兵刚从烟雾后冲出,便被接二连三的枪声击倒在地。为了避免暗箭伤人,第一军一直在驿所外等到烟尘被大雨压下,才翻过栅栏继续向内推进。 每一名士兵开枪都十分谨慎,不是因为仁慈,而是因为他们都知道,陛下的矿洞需要更多的工人。 与此同时,劝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大多数人选择了遵从。 交火来得快结束得也快,不到三十分钟,令男爵左右为难的威胁便已不复存在。 …… 回到总督府后,让.贝特仍无法之前的激战中回过神来。 尽管他对灰堡的强大有一个心理上的预期,但远远没想到,他们竟然强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这完全不像是一场常规意义上的战斗了。 男爵此刻总算明白了铁斧那句「比起用说的,亲眼目睹反而更直观」——作为见证者,他确实很难用言语去形容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非要说的话,那便是一种异类的赏心悦目,灰堡人在雨幕中沉默地执行着每个动作,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和交流,这种无言的寂静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比他们所使用的武器更让人印象深刻。 这些人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现在你相信,我们能守住沉池湾了?”铁斧的声音中断了他的思绪。 让.贝特发现自己除了点头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放轻松,”对方难得地笑了笑,“你不必为第一军的力量感到惊惧,特别是在你决定为罗兰陛下效力之后——任何进攻沉池湾的敌人,都等同于在侵犯陛下的威严,这已不再是你一个人的麻烦,别忘了,你现在也是灰堡的一份子了。” 灰堡的一份子?真是奇怪的说法……男爵心想,他在狼心这么多年,从未觉得王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可在第一军统帅的语气里,这两者似乎天然就联系在一起一般。 他不太明白其中的缘由,却发现自己并不反感这种说法。 沉默片刻后,让.贝特长出口气,“召集领民的任务,就交给我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