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新点子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新点子

灰堡,无冬城。 由于要塞炮不便运输,当火枪营轮批远赴狼心和永冬执行陛下的人口迁移计划时,炮兵营却难得地清闲下来。除了日常训练和帮助秋收外,非值守队伍都可以回到家中,和家人共度这段宝贵的闲暇时光。 凡纳也不例外,如今已是营长的他很难申请到假期,有这样的机会自然格外珍惜。除了陪伴家人和探访邻居外,和老友聚会也是必不可少的活动。毕竟军中不许饮酒,想要畅快的喝上一杯也只有等到休假时才能实现了。 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无冬城商业的繁华程度早已超过旧王都,陛下一开始主张的商业街计划,即任何临街的房屋都建成上下两层的店铺形式进行出租也从无人问津变成了现在的炙手可热。外地商人纷纷进驻,或是售卖各地运来的特色商品,或是改装成旅店、餐馆和酒肆。如果说便民市场提供的是生活必须品,那么这些商铺则是丰富生活的补充。 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凡纳不禁有些感慨陛下的先见之明,即使身边叫卖声此起彼伏,城区道路也没有丝毫拥堵——商贩不会将铺子堆得满街都是,大家都穿梭在铺着石板的专用走道上,马车则奔行于黑色路面间,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 他记得最初施工队铺线筑路时,很多人不理解为啥要把街道建得如此之宽,特别是人和马车的分离显得多此一举、毫无必要。现在看来这规划却恰到好处,简直就好像陛下提前预见到了这一幕一般。 穿过两条主干道,“幸运炮弹”酒馆出现凡纳面前,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走进店内,吧台后立刻有人一瘸一拐的迎了出来,“大人,您来了!” “什么大人,那是军队里的叫法,你现在已经不在第一军了,叫我凡纳就好。”他笑着抱住来人,用力拍了拍对方的后背,“最近的生意如何,应该还不错吧?” 比起对方的名字,铁拐这个外号更令凡纳印象深刻——大半年前塔一号夜晚的那场恶战,为了夺回被魔鬼占据的火炮阵地,尚在炮兵营任职的铁拐带队向敌人发起冲锋,结果被一发投矛从腹部贯穿到腿部,当场失去了意识。虽然事后被天使小姐救回了性命,但由于缺失的部位太多,最终没能完全康复,整条右腿只得暂时按上一截铁棍作为替代,铁拐的外号也流传下来。 退役后的铁拐领到了一笔补贴,加上积攒的薪酬一起,在东城区开设了这家“幸运炮弹”酒馆,也算是第一军休假时的常聚之处了。 “负伤期内租金有减免,够养家糊口的。”铁拐搓手道,“当然如果您能多来光顾几次就更好了。” 凡纳心中涌起了一股欣慰之情,“那得等我不干了,或者变成你这样才行。对了,罗纳兄弟他们都到了吗?” “全在楼上呢,我带您过去吧。” “不不不,不用了,你先忙自己的,等客人少了再上来陪大家喝几杯。” “行,那就说定了,”铁拐爽快地应道。 凡纳走上楼,一眼便看到了围坐在一张圆桌旁的老伙计。柚皮、猫爪、罗德尼、纳尔逊……火炮营刚成立的时候,同在一个炮组的他们还只是一群毛头小伙,看到骑士冲锋都会惊心胆颤的那种。而现在,他们基本已成为炮兵营的核心骨干,各自有着自己的手下,若不是这样特殊的假期,只怕很难再像以前那般聚集在一起了。 之后便是杯觥交错的快乐时光,一伙人举杯畅饮,无所不谈,不过话题最多的,仍是军队自身和未来要面对的神意之战。 毕竟按陛下的说法,这场战争的规模前所未有,整个大陆都会牵扯其中,战争结束后还有几个人能坐在一起喝酒,实在是个未知数。 “其实我们已经算幸运的啦,至少不用正面和那群怪物打交道,”罗德尼一口喝干杯中的麦酒后长出了口气,“如果火炮阵地都失守了的话,基本就等于全线溃败了。” “问题是谁知道魔鬼还有什么新花招啊……塔一号站点不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么?”猫爪耸肩道,“我只希望真到了那个时候,手下的士兵好歹还有还手的能力,而不是只能等着火枪营和特别战术小队的那帮家伙来救。” 这番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没错,如果我们也有强大的连发武器就好了,转轮步枪对付骑士还行,想要压制魔鬼实在有些不够看。” “省省吧,我听说军队有全面换装栓动步枪的打算,很快你就连转轮枪都看不到了。” “不会吧……营长,这是真的吗?” 见众人望向自己,凡纳点点头道,“事实上第一班和第六班已经更换了新武器,只是因为产量问题,其他班补全还需要一段时间。” 柚皮皱起眉毛,“新枪我也试过,准头和威力是不错,但打一发拉一发的速度实在不适合作为近战武器使用,就不能让炮兵营继续使用原先的武器吗?” “恐怕不行,这是上面的决定。”凡纳指了指头顶,“转轮枪使用的是老式黑火药,子弹又长得差不多模样,省下这部分工人去造新子弹肯定更划算。” “那……让铁斧大人跟陛下说说,为我们设计一款新武器如何?” “想都别想,”纳尔逊嗤之以鼻道,“真有这种好东西,还不给布莱特他们抢去?” “没错,炮兵营有炮就够了,”猫爪模仿着布莱特的语气说道,“你们不是常说管子越粗越好吗?这种小水管还是让我们火枪营留着吧——伙计们,接着喝酒!” 众人哄笑着举起杯子,却发现凡纳并未响应,而是望着杯中酒一动不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营长?” 凡纳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若是我们自己来造呢?” “造什么?新火枪?”猫爪挑眉道,“营长,你不会醉了吧?” “少来!不知道你们注意过没,无论是特别战术小队使用的霰弹枪,还是火枪营的马克一型重机枪,都是通过一根导气管来实现反复射击的。”凡纳一边回想一边道,“我见过不少报废后被拆卸回收的武器,虽然结构不太一样,但原理却相差无几。” “呃……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所以营长是他不是你。”罗德尼撇嘴道,“不过就算如此,那也需要用到大量的人手和物资,生产武器的工厂可不归铁斧大人管。” “不,我说的造,是指在现有枪支上进行改进,”凡纳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思路清晰起来,“既不用麻烦兵器工厂,也不会给行政厅增加负担,只要有一位熟练工人的协助即可一试。” 其他三人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望向了柚皮。 后者叹了口气,无奈地举起手道,“我的哥哥就在工业区工作,不过他负责的是蒸汽机的加工与组装,明天我带你们过去好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