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魔方之车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魔方之车

第三边陲城,地底实验室。 看完报告后罗兰带着安娜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透过厚厚的防护玻璃,他看到被铅板覆盖的实验室中央,两块祭典魔方正处于激活状态——其中一块看起来一切正常,而另一块绽放出来的红光明显短了许多。 “那块红光偏短的魔方……就是最新的仿制品吗?”安娜敏锐地问道。 「没错,事实上它的出现完全源于一个错误。」赛琳兴致勃勃地回道,「平时魔方内部的纹路都由细腕来雕刻,若材料有破损,就容易出现雕坏的情况。一般来说,这些出错的‘石块’会被废弃掉,但一周前细腕在雕刻236号组件时,直到收尾才出现问题——石块中央绽开了一条细微的裂缝,使得这个组件出现了瑕疵。」 祭典魔方所使用的材料全部来自于极南境,按照壁画推断,这些遗物至少在地底沉睡了上千年,风吹水浸这么久,质地不佳十分正常。罗兰若有所思道,“而你没有将236号扔掉?” 赛琳点点主须,「当时我觉得怪可惜的,毕竟它整体已经完成,说不定仍能派上用场。于是我用这块236号替换了早期魔方上的同部位组件,想看看它到底能不能正常运作。」 喂喂,这可是一件核能刑具啊,罗兰暗地里抹了把汗。 「请放心陛下,」赛琳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昂起肉瘤般的脑袋道,「我是在绝境群山中的武器试验场进行的测试,若是发生意外,也绝不会波及到无冬城——这是探秘会成员的基本信念,即便我不幸牺牲,您也不必伤心,为了寻求真相,我早已将个人的安危……」 望着对方滔滔不绝的模样,罗兰原本产生的那么一丝担心也迅速消散,“说正事!” 「咳咳……失礼了,」赛琳清了清嗓子,「总之就如您所见到的这般,魔方依然能被正常激活,但红光的射程缩短到了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不过这并不妨碍为三缸魔方动力提供热量,所以我又做了一个加热试验,想要确定缩短后的红光加热效率有没有变化——这个试验断断续续持续了两三天,直到我检查铀片时,才意外地发现它竟然没有什么变化,就连魔力的消耗也降低了不少。」 安娜沉吟片刻,“难不成……魔方的大部分耗费都用在了维持红光上?” 「不愧是比爱葛莎还要年轻的高阶觉醒者,」赛琳赞许道,「我想了很久后也倾向于这个答案——如果说那道光是由无数细微的小球构成,那么想要它们朝同一个方向前进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试验证明,只要不碰触到红光,它的正前方和两侧都不会受到影响,如此看来,光线缩短确实像是为魔方省下了不少功夫。」 “等等,”罗兰忽然开口道,“这也就是说,有瑕疵的236号组件决定了魔方的辐射距离?” 这可是个突破性的发现,甚至比解决耐久问题意义更加重大!祭典魔方一共有三百余块组件,这些形状各异、布满纹路的石块就像积木一样拼凑在一起,谁也不知道魔力在里面究竟是如何运作的。但现在,该问题似乎有了一个解析的途径。 「可以这么认为。」赛琳的语气里也隐隐透露着兴奋,「说不定每块组件上的纹路都起到了一个特定的作用,若能分析出那些雕纹代表的含义,兴许也就能明白祭典魔方到底是如何运用魔力的了。」 “一个组件负责一个功能,光从这个方面来看,放射族的思维方式倒和我们挺像的,”安娜不禁笑道,“我该说这是人类的幸运吗?” “当然。”罗兰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安娜话里的意思,不同文明之间的差异何其巨大,不光是形态、语言,单从思想上便相隔天渊,想要找到一个可以理解、参悟的对象其几率可谓微乎其微。地底文明便是例子,同样是操控魔力的核心仪器,却只有在成为载体后才能控制其运行,赛琳研究了数百年,依旧未能了解其原理,足可见这其中的难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明是孤独的。 虽然他之前在安慰大家时,说即使不需要依靠神明遗物的传承,也能习得那些陨落文明的知识,但实际上这并非一件容易实现的事,特别是在无人指导、仅凭自己摸索的情况下——当思想方式都截然不同时,又如何去学习对方的成果? 如果赛琳的推测是正确的话,那么一个能与人类产生共鸣的文明,或许将带来研究魔力上的新思路。 “对了,”安娜忽然朝罗兰俏皮一笑,“既然现在魔方动力已经定型,耐久性上又有了突破,你许诺的奖励是不是该兑现了?” 望着那双闪烁着清澈湖光的蓝色双眼,罗兰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一句拒绝之词。 “是是是……我的殿下,”他情不自禁地笑道,“回去就做给你看。” …… “突突突……轰啪……” 窗外隐约传来的嘈杂声令索罗娅迷迷糊糊地掀开被子,翻坐起身来。 “哈——”她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双手摸向床尾,寻找起自己的衣服来。这声音对她而言再熟悉不过,正是蒸汽机启动时的轰鸣。当它响起时,也意味着新的一天拉开了序幕,忙碌而有序的工作即将开始。 不过真的好早啊,她望了眼床另一边仍在熟睡的回音,轻手轻脚地披上外套。居然比自己还要勤快,而且是在城堡中—— 等下,索罗娅忽然愣住,这里并不是工厂区啊,为什么会有蒸汽机的声音?再仔细想想,今天应该是休息日才对,大部分女巫都会一觉睡到大中午,没到开饭的时候,城堡里往往都静悄悄的,就好像空无一人一样。难道刚才是自己在做梦,正好梦到了工作的场景吗? “轰轰轰……啪啪啪……”然而窗外再次传来了蒸汽机的鸣响,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阵阵欢声笑语。 “这个东西好有意思啊!” “陛下,让我也试试吧!” “还有我还有我!” “呃……发生了什么事?”回音也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不知道,大概是谜月那家伙又闹出什么事来了吧……”索罗娅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拉开厚实的窗帘,阳光刹那间涌入屋内,照亮了整间卧室。显然此刻太阳已经爬到半空,倒也算不上多早了。 等到眼睛适应光线后,她朝楼下望去,接着不由得一愣。 只见城堡门口围满了女巫联盟的姐妹,大家的目光都紧紧盯着庭院中央,脸上满是跃跃欲试之情。 顺着她们的目光,索罗娅看到安娜殿下正坐在一辆奇怪的四轮车上,即使没有马匹牵引,它也依然围着庭院跑得十分欢快,而车上安娜的笑容灿烂无比,甚至盖过了和煦的晨光。 这一幕瞬间就吸引住了她的全部注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