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异象调查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异象调查

灰堡,无冬城。 警察厅里所有人脚步匆匆,传达命令与汇报案情声络绎不绝,红月现世成了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也让整个机构忙成了一锅粥。 作为灰堡的新王都,罗兰陛下的御居之所,哪怕城里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警察部门都得查清原因,并记录在册,更何况是火灾、爆炸同时发生的大事件。 卡特兰尼斯差不多已经有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当天安抚完受惊的妻子后,他便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当中保护陛下的安全永远是首席骑士的第一要职,他绝不容忍有人在此地作乱。按照以往的经验,多处地点同时发生事故,必然是团伙作案,因此他第一时间请来了无冬侦探团,协助警察部门进行调查。卡特相信只要抽丝剥茧地追查下去,很快就能将谋乱者绳之以法。 不过在一大堆报告交上去后,上头却组建了一个由女巫联盟、王国安全局、行政厅警察部构成的联合调查小组,重点并非放在那些发生在城中的事故或犯罪行为上,而是把新魔影作为了主要的调查内容。 “大人,证人都已经带到了,”一名骑士附耳道,“您要开始询问吗?” 卡特抛开杂念,将杯中的浓茶一饮而尽,点点头道,“开始吧,顺便把其他人也请进来。” “是。” 由于不是审讯犯人,为了顾及对方的情绪,询问在一间临时腾出来的办公室内进行。联合调查小组的主要人员除了他之外,还有爱葛莎女士和安全局副局长维德。 首个被带入屋里的证人是一名旅馆的侍女,二十一岁,非正式居民,亦无任何犯罪记录。 她看上去有些紧张,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搓着手。 卡特扫了眼手中的资料,沉声问道,“玲珑小姐对吧?我很好奇,湮灭之尘首映场的票价高达五十枚金龙,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么大一笔巨款的?” “大人,这绝不是我偷来或抢来的!”对方连忙辩解道,“我照顾的客人维克多先生身价不菲,是他替我支付的,买票当天行政大厅里也有不少人注意到,我发誓没有说谎!” 事实上这些前期调查他早已派人摸过底,先问一遍不过是为了增加无形压力,令对方不敢轻易胡说而已,毕竟夜莺小姐不在此处。“维克多是吗?我们之后会找他验证的。现在先来谈谈,你在魔影最后都看到了什么吧。” “是”侍女的声音微微发颤道,“当时我也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好像那些幻觉都变成了真的一样” 一刻钟之后,她才停下陈述,“还好最后追兵被警察击退,不然我都不敢想象那两人的下场。” 卡特皱起了眉头,魔影他也看过,狼心奇缘固然惊心动魄,但也没有夸张到这个程度。 “你确定追兵的武器伤到观众了?” “我不确定,但维克多先生脸上确实有在流血,而且其他受伤者的惨叫声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你还记得这一变故发生在什么时候么?” “大概结束前十分钟?或者更长抱歉,当时我实在太害怕了,几乎一直躲在维克多先生的怀里。” “你们有没有什么要问的?”卡特望向另外两人。 爱葛莎沉吟片刻,“我没理解错的话,魔影中的人物和你们对话了吧?”她拿起一张照片,“是这个人吗?” 照片上正是星花剧团的男演员,在剧中饰演女巫守护者。 “没错,就是他,我记得很清楚,他当时还向我们道谢来着!” 卡特听到这里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自然知道,魔影一旦拍摄完成,就无法对其内容进行更改,至于自主交谈更是绝无可能之事。 见两人不再开口,他朝部下挥了挥手,“换下一个人吧。” 之后的数个证人陈词也都大同小异,简单来说,就是魔影中的一切仿佛活过来了一般,虽然事后被证实是虚惊一场,但当时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过,证词的相互应征意味着这并不是个人的幻觉所致。 由于卡特前几天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火灾和爆炸,关于剧院中发生慌乱的报告并未太过上心,现在他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上面会更在意此事了。 “接下来的证人是当时站在庭院内负责维持秩序的警察,二队的小队长。” “让他进来吧。” 这位队长明显要镇定得多,很快将事情的过程交代了一遍,“我先是听到外面传来的哭喊声和求救声,打算出去一探究竟时,才注意到天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轮红月。老实说我当时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驻守岗位好,还是去帮助那些求救者好。就在这时,一名女巫从观影室后门里跑了出来,她要求我立刻带着手下进入室内,保护所有观众。” “然后你开枪击退了魔影中的追兵?” “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但的确就是那么事他们也许只是演员,可当时已经对观众造成了实质威胁。加上我一直认为这些不过是幻觉,所以没有犹豫。” 倒数第二个接受询问的,正是当时播放魔影的女巫,日暮。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本来激活时光符印就是谁魔力富余谁担任的工作,谁知道会出现这种问题啊?”她一进门便埋怨个不停,“当时放得好好的,突然符印就把我挤出了视界。按照突发情况,我应该立刻停止魔力输入,但它根本没有停下来。我想要摇醒观众,但推了推一点反应也没有,简直就跟中了安眠之种一样。总之我已经尽力了,想来想去,也只能找警卫帮忙了。” 爱葛莎抽了抽嘴角,“是符印把你挤出去的?” “大概吧,当时确实感到它传来了一股斥力,就好像魔力已经灌入得够多,反倒开始溢出了一样,然后视野就恢复了正常。” “好吧,下一个。” 当最后一个人走进办公室时,卡特不由得微微一愣,对方居然是这场戏剧的撰写者,卡金菲斯本人。 他刚刚坐下,便激动的握紧了拳头。 “神明在上,这绝对是我个人生涯中看过最精彩的一场戏剧!” “你当时也在剧院中?”卡特皱眉道。由于对方曾和自己的妻子有过争执,他一直对这位戏剧大师颇为抵触,“我查了首批观看者名单,上面并没有你。” “他当时在后台,是特殊安排的座位事实上,星花剧团的成员想要观看自己演出的魔影时并不需要购票,你的妻子没跟你提过吗?”冰女巫替卡金道,“事实上,正是他的报告才让陛下重视起此事,派女巫联盟介入调查的。” “抱歉,这是我个人的习惯,”卡金抚胸致歉道,“只要是自己写下的剧本,总是喜欢在不告知身份的情况下和大家一同观看,以此感受每位观众最直接的反应。梅伊女士可能是知道这一点,才没有提前透露给你。”他说到这里,语气再次亢奋起来,“我必须得说,这场魔影绝对是戏剧史上的一场奇迹因为观众改写了它的结局!” “你说什么?”卡特惊讶道。 “你没有听错,骑士阁下,我的剧本并不是这么写的!”卡金菲斯挥舞着双手滔滔不绝,“在原本的故事中,这是一个悲伤的结局,为了掩护自己的心上人,守护者吸引了所有追兵的注意,并最终落入悬崖,只剩下女巫一人独活。但没想到两人却会被观众所救,从而双双生还,还有比这更棒的事情吗?” 首席骑士目瞪口呆。 “那些台词也并非出自我的笔下,而是他们自己补完了这值得铭记的一段,就像剧中人所说的那样,观众不仅拯救了他们,同时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卡金情不自禁地高声道,“这正是我一直以来追寻的终极戏剧,如果你们能找到原因,请一定要告诉我!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