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岚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岚

见到岚,罗兰既感到有些意外,又觉得理所当然,“你——到底是谁?” “一个在寻求帮助的被困者。”岚打量了下四周,“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以坐下来慢慢说,就选这个窗边的位子吧。” “不用去302号包间?”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直接选在靠近街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约定地点是为了避开耳目,既然这里没有其他人,自然随便坐哪都行。”岚随口道,“对了,既然是咖啡馆,能为我来杯冰点吗?” “我以为密谈要说的是一个惊天秘密,让人神经紧绷,泄露分毫都会引来弥天大祸。” “秘密的价值取决于听到它的人。何况整天待在地底,还要提防侵蚀的扩大,神经已经够紧张的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自然是轻松点好。”岚慢条斯理地回道,“一杯冰点,谢谢。” 罗兰凝视她片刻,才没好气道,“我这儿只有速溶的。” “无妨。” 见鬼,明明在自己的地盘,却好像被她反客为主了一样……他将冰箱里已泡好的咖啡原液和牛奶倒入杯中,再加上两坨冰块,端到对方面前。整个过程中,他的视线都没有离开过岚。 “放心,我不会凭空消失的,”岚耸耸肩。 “那可说不定,”罗兰眼睛眨也不眨道,“我曾经托嘉西亚联络过你,也去过棱镜城两次,但那时候你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样。既然留下了纸条,为什么不直接和我对话?” 这一次,岚沉默了许久才低声叹息道,“因为那时候时机还未到,孩子。” 时机……未到?罗兰顿了顿,“你的意思是,让我发现红月……实际上是侵蚀,比你主动告诉我这点更可信?” “你的反应很快,这让我对你的期待又多了一些。” “期待帮助你么?”罗兰忍不住轻哼一声,“你的神情可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急需帮助的人。”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表现才会让你相信呢?急不可耐地央求?抱着你的大腿痛哭流涕?还是许上一大堆丰厚的回报?”岚摇摇头,“不,即使我这么做了,你也不会轻易相信——那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你不做怎么知道结果,罗兰本想半开玩笑的回一句,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对方并不是像嘉西亚那样的同龄人,她是武道家协会镇守的首席弟子,嘉西亚的师傅,自己前辈的前辈。如果把倒影教堂里看到的时光符印也算在其中,那她的年龄恐怕有七八百岁了。望着仿佛从历史中走出来一般的人物,他发现自己也情不自禁地收敛了许多。 “好吧……”罗兰在岚对面坐下来,将脑袋里的无数疑问粗略梳理了一遍,“你曾是联合会的一员?” “我跟你的世界没有任何关系。”岚回道,“我出生于此,也必将长眠于此,虽然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罢了。” “但我在倒影教堂里见过你的画像——” “模样有相似之处并不奇怪,”她打断道,“何况是留存于历史之中的记录,并没有太多参考的价值。” “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罗兰皱眉。 “如果把时间线拉得足够长,你会发现任何巧合都不过如此。比起计较过去,不如将主要精力放到当下。” 她有可能确实不知情,也有可能在故意隐瞒,但罗兰清楚,没有夜莺的协助,以他察言观色的水平根本无法在几句对话间判断真伪。既然对方这样回答,再纠结下去也没有意义,不如多问些别的问题。 “那么……魔力到底是什么?” 岚扬起嘴角,“你应该已经隐隐猜到了——它什么也不是。现有的一切体系都无法解释它,因为它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就好像低维生物无法理解高维结构一样。目前唯一知晓的是,我们能够运用它,所以你也可以用一个通俗的词语去描述它:偶然获得的力量。” 果然如此……就跟自然之力一样。罗兰暗想,不,不对……这么说并不准确,不是魔力跟自然之力一样,而是它们都是同一种东西。为了从另一个角度向自己解释魔力是什么,梦境世界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那在棱镜城的迎新大会上,你作的那番讲解……还有《存在的理由》一书上面的猜测,都是……真的?” 一个是侵蚀的由来和本质,而另一个则是对神意之战不断轮回的推断,这两者可谓是他最想要弄清楚的问题。 “不准确,但你可以这么认为。”岚回答得出乎意料的爽快。 “我想知道准确的说法。” “那超过了你的理解能力,用你的文字体系也没法准确表达出来。”她喝了口咖啡,“另外我的一切行动都在「神明」的监控下,一旦透露有可能危害到它的信息,两个世界都将被毁灭。因此请记住一点,只有你亲自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答案。” 罗兰不禁抽了抽嘴角,这不是等于在直截了当地说,我就算说谎也是为了你好么。 “它有能力毁灭世界?” “所以我才用神明来指代它,毕竟这是你的意识里,最容易拥有此能力的形象了。” “神明的目的是?” “让神意之战不断持续下去。” “那你和神明的关系又是什么?” 这回岚没有立刻作答,而是犹豫了下,“我是背叛了它的人。” “背……叛?” “没错,这样的轮回永远不会有完结的时候,我不想一直被困在这方寸之地。而且轮回意味着损耗,总有一天,神明也会瓦解,到那时,无论是哪个世界都将变得一片死寂。” 罗兰审视了她好一会儿,“那么你找我的目的是……” “我需要你的帮助,孩子,”岚没有避开他的眼神,“我需要你阻止神意之战,令它彻底停摆。” “你是指,赢得战争?” “不,那样不过是开启新一轮轮回罢了,”岚摇摇头,“想要阻止这一切,你必须取代神明!” 罗兰不由得怔住,这个答案……还真是耸人听闻啊。 他吸了口气,“抱歉,请恕我拒绝。” “为什么?”岚不解道,脸上的表情也有了一些和之前不同的变化。 “你跟我说的这些,我根本无法去验证,更何况连你自己也承认,为了避开神明的监视而只能使用模棱两可的回答。有时候误导往往只需要一个词语,这意味着我有可能被你骗了,还在帮你数钱——毕竟你自称背叛了神明,背叛我岂不是更加轻松?”罗兰摊手,“火中取栗并不是我擅长的事情,因此取代神明这么伟大的事业,你还是找别人吧。” “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 “打住,”罗兰伸手道,“说好的不会许上一大堆丰厚的回报呢?你刚才还说这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这次岚注视了他足有十分钟,“不……我改主意了。” “那也用处不大,”罗兰起身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空头奖励就像挂在驴子前的胡萝卜,看着美好,但吃不到嘴里就没有意义。” “你至少应该听我说完。” “我说过了——” “你可以让灰烬重回世间。” “呯——啪!” 罗兰顿时愣住,手中的杯子滑落在地,摔了个粉碎。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