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棱镜城之灾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棱镜城之灾

罗兰好半晌都没能回过神来。 嘉西亚的师傅……应该叫岚没错吧? 也就是说,那位一大早还在蔷薇咖啡馆和他见面的女子……死了? 这怎么可能? 就算岚受到梦境世界规则的限制,那也是镇守弟子级别的武道家,对付几个堕魔者理应不在话下才是。 何况棱镜城是根据矿井改造而来,主体深埋在地下,平时也有觉醒者守护,怎么会轻易被堕魔者攻入? 他忍住心头纷涌的情绪,故作镇定地拉起对方,“进屋里说吧。” 嘉西亚软软地站了起来,就好像全身的力气都失去了一样。 罗兰将熟睡的洁萝丢进卧室,又给嘉西亚倒了一杯温牛奶安神。在明亮的灯光下,后者的情绪也渐渐稳定下来,虽然双眼仍有些失焦,但眼泪总算停了下来。 这时他才注意到,因为走得太急而忘了揣进兜里的手机上一共有十几个未接来电和六条未读短信,随手翻了下,基本都是嘉西亚打来的。 “那个,抱歉……洁萝突然发烧,我急着去医院,忘记把手机带上了。”罗兰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棱镜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又是怎么知道你师傅的情况的?” 嘉西亚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长到他以为对方不会开口时,她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接近中午的时候,我收到了c02的紧急通讯……说协会总部突发异常情况,要求各地武道家做好支援准备……” 没记错的话,c02正是上次联合剿灭行动的联络官,罗兰心想,所以她才会打那么多电话给自己,“但支援后来并没有实施?” 否则嘉西亚早就应该去棱镜城了才对。 “是,因为造成异常的元凶是……中层的一块侵蚀突然扩大了。”她喃喃道,“没人见到它是如何发生的,监控也没有拍到它变化的瞬间。我听c02说,等到协会反应过来时,侵蚀几乎已经将棱镜城拦腰截断,上下层也随之失去了联系。” 侵蚀……扩大?罗兰心里猛地一跳,如果按照岚的说法,红月实质就是侵蚀所造成的“空洞”的话,理论上它应该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才是——这自然也包括地下。若将“红月现世”视为神意之战的开始,那么侵蚀突然扩大岂不是也等于另一种意义上的红月现世? “总部那边有确定异变出现的具体时间吗?” 她微微点了点头,“应该是上午九点左右的事。” 跟那道掠过城市上空的波纹几乎一致! 难不成是梦境世界在警告他,来自外界的力量已经开始侵蚀这里了? “那堕魔者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从地下杀出来的……” 半个小时后,罗兰才对整件事情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意识到是侵蚀吞没了城椎中部,武道家协会立刻组织起了救援行动——棱镜城就如同一根巨大的锥子般直插入地底深处,如此构造带来绝佳防御性能的同时也不是全无缺点,譬如通风系统必须时刻运转,才能保证中下层的人呼吸畅通。除此之外的水、食物等其他物资,也都由上往下输送,因此当侵蚀将棱镜城拦腰斩断后,最底层员工的性命便岌岌可危。 协会的当务之急便是探明侵蚀的范围,并争取找到一处适合的通道,重新连接起上下层。棱镜城在建造之初也考虑过类似的情况,因此还在城椎周围设置了几套备用的疏散井,至此还算是应对得力、有条不紊。 既然排除了敌人袭击的可能,武道家协会自然也就取消了支援要求。当时镇守和一众弟子皆在,加上总部急需的是工程队和医疗队伍,对救援帮助不大的武道家也就转为了待命状态。 然而谁也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众人分头进入各个疏散井向下探寻时,位于04号井的岚小队突然遭到了堕魔者的袭击。 事后有人认出,堕魔者之中不少都是协会被困在下层的同伴。 这听起来令人极为震惊,并且匪夷所思——谁也不知道在中断联系后的数个小时里,城椎下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呈现于人们眼前的,是一群融合了堕落核心的怪物,里面既有普通员工,也有武道家。 能进入棱镜城下层的,无疑都是协会最可靠的中坚分子,是什么让他们在半天不到的时间内就背叛了协会,这一点还不得而知。不过毫无疑问,当它们将堕落核心融入自己体内的一刻,就已经不再是人类的一员。即使是罗兰,听到这里都惊讶了许久,更别提当时救援小队的震撼了。 结果就是岚小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在数量和实力皆不占优的情况下,全靠岚的出色发挥,才没有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不过身为队长的岚却没能安然返回地面——她在关闭一扇隔离门时,被几只堕魔者偷袭得手。 说到最后,嘉西亚再次忍不住抽泣起来。 罗兰重新给她倒了杯牛奶,犹豫片刻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的那个问题——尽管听起来有些不合时宜,可他必须弄明白。 “这些消息,应该都是幸存者转告给总部的吧?”他深吸口气,“有人确实目睹你的师傅牺牲了吗?” 如果是平时,这种问法恐怕很可能会挨揍,但嘉西亚此刻心绪混乱,完全没有察觉到罗兰的用意,“我师傅……师傅她用身体挡住了闭合开关……之后被堕魔者撕成了碎片……当时小队里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她趴在茶几上,压抑着嗓音哭起来,“呜……” “……节哀。”罗兰不禁长叹道。 他不知道梦境世界中的人死了会怎样,是重新归于意识界,还是彻底消失?但倘若神明真的掌控着大部分意识界,无论哪种结局都不能算好结果。失去了梦境世界的庇护,一个背叛者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不用想都知道。 也怪不了他把这事联想到神明身上——此次异变简直像是针对岚做出的布局一般。 同样的,神明并不只有岚一个目标。 梦境世界才是对方眼中最想要消灭的东西。 「那么你得保护好这里……如果你失去它,意识界也将永远对你关闭。」罗兰不禁想起了岚的告诫。 看来他要在梦境世界里也打上一场神意之战了。 对手既不是魔鬼也不是天海界。 他将直面神明。 …… “坚持……” 嘈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仿佛很远,又仿佛近在眼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它感到浑身都疼得厉害,双腿更是像断了一般,这样严重的伤势还是第一次遇到,哪怕是在晋升仪式上,它也不曾如此狼狈过。 有那么片刻,它甚至想到了死字。 啊……没错,它快要死了。身体里的活力正在一点点流逝,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寒意,意识仿佛一团散沙,想要集中起来思考都很困难。 “坚持住……” 声音又近了些。 有人吗? 奇怪……这语言,好像在哪听过一样…… “这里还有一个活着的,谁来帮我把这块该死的石头搬开!” “她看起来伤得很重,动作快点!” “一、二、三!” 刹那间,它感到身下陡然一轻,接着被人抬上了一张可以移动的软床。 “坚持住,你不会有事的,”有人在它头顶说道,“协会已经准备好了最好的医生和设备,只要你能撑到医院就行!” 医院……是什么意思?这些人……难道在救它吗? “对了,你是从卡嘉德半岛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的名字么?” “没错,你还记得吗?” 它用出最后的力气回道。 “……瓦基……里丝。”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