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陌生的世界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陌生的世界

没错,被困。 瓦基里丝逐渐回想起来了。当时它正追踪着那股若有若无的波动,不断向意识界下层深入——越过浅层与深层的分界线后,意识就会变得寸步难行,不但要对抗汹涌的乱流,其阻力也会骤然增大,就好像在泥潭中挣扎一般。 它还是第一次进入如此深邃的领域,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倘若迷失方向,下场很可能是永远无法离开。如果不是那股波动的感觉越发明显,它好几次都想中断追寻,折返回去喘上两口气。 毕竟锁定的区域越来越小,找到入口是迟早的事。 不过它当时决定再多坚持一会。 一是海克佐德似乎对它成天泡在蜉蝣池里闭目养神的行径有所不满,特别是诞生之塔已经成功移植、而人类尚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 二是它也想尽快弄清楚,人类发生的变化到底跟传承有没有关系。 瓦基里丝根本没有料到,就在它朝波动源头靠拢时,意识界突然发生了强烈的震颤。 那种感觉就好像淤泥瞬间变成了瀑布,或是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粘稠的深层整个向下塌陷,它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卷进了乱流中,醒来后便发现到了这个地方。 毫无疑问,这里应该也是意识界的一部分,但是不是跟那名雄性人类有关,它却拿捏不定了。 透过窗户的一角,瓦基里丝能看到一座极为广阔的城市,堪比诞生之塔的高楼比比皆是,而且一眼竟望不到尽头,连王的「主宰圣座」相比之下也显得黯然失色。 另一个让它起疑的是,如果此地真是那名雄性所开拓的领域,对方应该在它被卷入的瞬间就察觉到了入侵者的存在。领域的创造者拥有无所不能的力量,加上它又是人类的死敌,对方不可能到现在都无动于衷。换个角度思考,倘若一名女巫的意识不慎闯入了主宰圣座,只怕死亡都是最仁慈的结局。 然而问题在于,如果这片领域跟那名雄性无关,那又能是哪里? 当震动传来的瞬间,它确实就在波动源头上方,除非一开始就找错了线索,否则它想不出别的可能。 瓦基里丝思考了许久始终理不出头绪,干脆将这些问题抛到了脑后——既然得不到答案,再多想也无益。在陌生的环境里,尽快适应新的身体才有机会摆脱困境。 有一点可以确定,它的新身躯远比之前要脆弱,双腿所受的伤仍未恢复,可见自愈力极其低下,加上魔力屏障亦不起作用,这种毫无防范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它仿佛又回到了晋升仪式之初、那个谁都能对它造成威胁的年代。 幸运的是,它依然能使用魔力,并拥有不俗的力量,这点倒是和女巫中的超凡者有几分相似。 正当瓦基里丝检查着自己的状态之际,门外忽然响起了脚步声。 接着房门被推开,两个人类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 它几乎下意识地想要飞扑而上,将来者撕成两半,手肘举到一半时,硬生生靠意志压了下来。 这里不是现实世界! 它提醒自己,在它最初昏迷的时候,似乎也是人类救了它。 或许这些人的意识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魔鬼”一词,若是它轻举妄动,反而会暴露自己。 “看来精神挺不错嘛,瓦基里丝小姐。”雌性掀开被子一角,检查了遍它被缠得严严实实的双脚,“不愧是武道家……被那么大一根房梁压住都没有伤到骨头,如果换作我,只怕两条腿都碾成碎末了。” “有当着病人这么说话的吗?”雄性瞪了前者一眼,随后望向它,“我是你的主治医生,叫我高大夫就好。从x光片来看,你痊愈只是时间问题,放心吧,只要好好调养,基本不会影响到以后的武道比赛。另外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都可以和我说。” 瓦基里丝摇了摇头。 对方的话它大半没有听懂,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少开口。 而且它注意到,这些人类的态度十分友善,完全不像是打量异类的神情,这让它颇感不解。就算没有敌意,两个族群之间的差异也极为悬殊,怎么可能做到如此平等的交谈? 瓦基里丝甚至注意到,那名雌性似乎对它格外感兴趣,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它的身体。 “没有就最好了。”自称高大夫的雄性翻了翻手上的册子,“协会下午有个慰问安排,晚上听说还要开会。会议我已经帮你推掉了——那群人也真是的,都伤成这样了还想让你坐轮椅去,根本是胡闹嘛。不过慰问没办法拒绝,这所医院终究是武道家协会开办的,想不让他们进来基本不可能,好在你只用躺着就行。” “……谢谢。”它模仿人类的语气回道。 “不客气。”雄性笑了笑,“对了……干坐在这里很无聊吧,毕竟协会送你来时可没把手机什么的也一起带来,要不看会儿电视解下闷?” 手机?电视?这都是什么东西? 瓦基里丝一时哑然,不知道该作何回答。 大概是对方将它的沉默当成了默认,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小方盒,对着墙上的黑板拨弄了两下。 很快,黑板上竟放出光来! “那么你好好休息吧。”高大夫摆摆手,带着那名雌性离开了房间。 瓦基里丝目瞪口呆地望着电视里的景象,差点没能保持住自己的形象。 这是……如何做到的? 黑板中的画面换了又换,无论是人还是物,放在里面都栩栩如生。如果它利用的是魔力,那倒没什么好奇怪的,可这分明不是什么魔力造物,至始至终它都感受不到黑板内部有一丝魔力波动。 花了好一阵功夫,瓦基里丝才适应过来。 它发现,电视中展现的内容,和那个小方盒有关。只要按动上面的“方向”按钮,电视就会放映出不同的东西。 假如它没猜错的话,那些内容恐怕都跟这个世界息息相关。 这倒是一个了解陌生世界的有效途径。 就在它不断翻看时,一个特别的字眼窜进了它的耳朵——「武道家协会」。 分析之前雄性人类的说辞,它似乎也是协会的一员,或者说被误认成了协会的一员。 电视里播放的,则是一片人头涌动的空地,视角从空中俯瞰而下,应该是类似于飞行魔石之类的魔力造物所致。 “如今已是棱镜城遇袭的第三天,救援和清理工作仍在继续。” “据协会公告透露,不幸遇难者人数已基本查清,但身份仍需要一段时间来核对。” “整个救援过程中,许多武道家彰显出了其过人的勇气和担当,多次深入疏散井内搜寻被困者。” “其中镇守磐石的首席弟子——岚女士更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她进入四号井时,遇到了堕魔者的攻击,为了保护同伴……” 后面电视里说了什么,瓦基里丝全然没有听到。 它的目光被“黑板”上的画面紧紧吸引住了。 为什么?瓦基里丝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为什么它会在意识界里看到这副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 云霄学派……不应该早就覆灭了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