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神明之眼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神明之眼

这是……什么情况? 罗兰试着发声或移动身体,却得不到任何反馈。明暗不定的画面不断在他眼前闪过,看上去就像幻灯片一样。 无数黑点在天坑旁来回穿行,宛如筑巢的蚂蚁,渐渐的,一座高台拔地而起。不过相比巨大无比的天坑,偌大的高台也只相当于地表微微隆起的一个土包而已。 但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曾见过这个由粗犷石料搭砌起来的建筑。 在诅咒神庙的壁画上。 随着他的意念,布满雪花片的画面也在“嘶嘶”声中拉近了许多……那些黑点变成了一个个蠕动的生物,其外表正应合了壁画中的主体,放射族。 很快,眼前的景象仿佛和壁画内容重叠起来。 十余只主体举着神明遗物登上高台,并围绕成一圈,身体一胀一缩,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而高台下方,数以万计的火柴人被押至天坑周围,接着在放射族的狂舞中被推入看不见底的坑洞…… 就在这狂热的气氛中,最后一块遗物被拼上,剔透的晶体成为了完整而流畅的棱椎体。它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向着天坑飘去,随后笔直地坠下,很快消失于视野内。 他忽然意识到,这或许便是岚提到的无底之境。 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接下来的景象让罗兰瞪大了眼睛。 只见天坑中腾起了一道橙色光柱,直入云霄之上,此景恍若古女巫口中开启梦境世界时的异象,不过要更加宏伟得多。而天空中的位置恰好正对着“红月”,也就是侵蚀的所在之处。有那么瞬间,天地仿佛连接在了一起,所谓的无底之境和侵蚀之口,仅是光柱的两头而已。 放射族纷纷涌向天坑,犹如飞蛾扑火一般。 但它们并没有坠入深渊,而是轻盈的飘起,像被什么托着似的,朝着天空的尽头升去。 一时间,光柱中多出了无数个黑点。 这就是……文明的升格么…… 望着那些黑点在柔和的光柱中隐入云端,罗兰不禁心想,摆脱大地的束缚,进新世界……如此壮丽的景象,恐怕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神动荡。 但偏偏就在这样的场景中,他听到了一声浓浓的叹息那声音仿佛直接回响于脑海,清晰得不可能是错觉。 叹息声之后,时间的流速明显变快了许多,雪花般的噪点也愈发密集。 画面的变幻不息令大地宛若沧海桑田。 天井旁出现了零零散散的城镇,大概不是所有放射族都选择了投身光柱,而是有一小部分驻留下来。是出于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还是对天空与未知的恐惧?罗兰不得而知。他只看到偶尔仍会有黑点走进连接着天地的通道,就像传奇故事里那些追逐先贤事迹、踏上未知之路的冒险者,但比起最开始族群云集的场面,已显得孤单形影了许多。 而光柱的光芒也越发暗淡起来。 直到某一刻,它闪烁两下后,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 密密麻麻的雪花片已覆盖到视野的每个角落,像是预兆着故事已接近尾声按照这样的情况推断下去,世界将恢复平静,通天之路的传说将会留存在放射族的传记中,供后人一代代传阅下去。也许还会有不甘心的后来者深入天井,尝试着找回升格之路,重获神明的荣光,但那都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就在罗兰也以为画面会像这样结束时,一堵“高墙”忽然出现在大地尽头。 他起初还觉得那只是错觉,毕竟密布的雪花片已经严重阻碍到了视觉,可当墙一点点逼近天井时,他终于看清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比绝境群山还要高的巨浪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向大地压来,瞬间就吞没了那些积木拼图般的城镇。浪尖的高度甚至与云层齐平,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一条新的天际线。 罗兰可以想象出目睹这一切的放射族,心底有多么的绝望。 但这远不是灾难的终结。 海啸刚过,远处的大地就隆起了火山,剧烈的喷发令太阳黯然失色,火山灰冲上云霄,形成了特殊的放电现象。紧接着暴雨和寒冬相继而至,彷如地壳运动陡然进入了最活跃的时期,在这末日般的场景面前,世界的原貌早已不复存在。 “嘶……嘶……” 画面逐渐扭曲,噪点此刻几乎已将他所见的一切填得严严实实。 在所有景象消失前,他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冰川化开,一支顽强的植物从泥土里探出头来,张开了新芽。 “陛下……” “陛下……你还好吧?” 罗兰感到被人轻轻摇了摇,语气中充满了担忧。 他猛地睁开眼,无处不在的雪花片已销声匿迹,眼中的万物又恢复到了清晰的模样,依然是那个内河码头。 “结束……了?”罗兰打量着手掌自言自语道。 菲丽丝却以为他在问她,“是,全部敌人都解决了,没有逃走一个。那些魔力核心也都一同消散,过程持续了好几分钟。只有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睡着了一般。陛下,您真的没事吗?” 罗兰也不知道自己算有事还是没事,先前所经历的种种并不是一场幻觉,现在他稍稍回想下,便能重现出看到的所有场景,就好像脑海里突然多了一团来历不明的记忆一般。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他甚至能感受到漫长时光流逝带给他的疲惫与倦怠,仿佛在短短的数分种里,他就走完了这千百年的路程一样。 那声叹息亦成了他感同身受的表达。 罗兰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岚说过的话。 比起我告诉你的,你亲自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答案。 这便是……神意之战的终局么? “我没事,”他深吸了口气,“不过是看到了些奇怪的景象。” “奇怪的景象?”菲丽丝眨了眨眼,接着略过了这句话,“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陛下,刚才的光芒几乎映亮了半边天空,应该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片区域。如果不尽快离开,很可能会被协会注意到。” “我知道了,就按来时的分组依次返回吧。”他点点头道。 那究竟是神使的记忆,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罗兰暂时还无法分辨,不过他相信这些未知的问题总有一天能寻得答案。 并且那一天并不会太遥远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