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火线救援 - 放开那个女巫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火线救援

两名士兵迅速靠近新出现的敌人,扣下了反魔鬼榴弹的扳机。 两缕青烟一前一后的从掩体后射出,朝着硕大的蜘蛛魔飞去如此醒目的目标,几乎不可能射失。望着榴弹的尾迹,桑叔感到心都提起来了,他总觉得,对方肢体上厚实的甲壳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东西。 不好的预感应验了。 一发榴弹由于射角较偏,撞在目标上后竟向一侧弹开,直接栽近了地里。 另一枚倒是正面撞在了它的前腿上,爆炸声激起了一团浓烟,可魔鬼的动作并没有因此而停止,仅仅是微微一顿,便从烟尘中跨了出来。 “笨蛋,射身体啊!”手下忍不住嚷道。 “让我去试试!”另一人自告奋勇地扛起一箱弹头,爬出了战壕。 桑叔没有制止,可也不像其他人那般乐观,他现在明白过来,新蜘蛛魔的异样感在哪里了比起手册上那些不规则的丑陋怪物,这只畸兽要协调得多。它四肢上的“盔甲”并不是随意堆砌而成的石料,而是规规整整的多面棱体。如果缩拢到一起,或许还能和背部的石头拼出一个上下贴合的梯形台。 而且对方在行进时,四肢变化的幅度颇大,这使得士兵想要精确击中躯干或腹部变得难上加难,之前的射失并不是偶然。 果然,接下来的几发榴弹也未能中止蜘蛛魔的行动,它甚至在射击筒的火光发出后,会刻意并拢肢体,简直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 于此同时,被敌人撞出的豁口中,出现了狂魔的身影。 “见鬼,这些家伙就不能打得再准点吗?”机枪手一边调转枪口一边抱怨道。 “够了!”桑叔当机立断道,“撤退到第二条防线,把这片区域让给它们!做好引爆炸药的准备。”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他大喝道,“要是侧面被敌人围了,我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号声很快响彻阵地,钉子分队按照训练章程交替掩护,向着港口码头后撤。而难民眼睁睁看着怪物的逼近,队列也开始慌乱起来。 负责引爆的士兵手脚麻利地将引爆线接上手摇电机,飞快摇动起来,“队长,随时可以起爆!” “很好,让它尝尝炸药的滋味吧。”桑叔盯着那只横冲直撞的畸兽,伸手示意道,“再等等……就是现在” 随着士兵猛地压下起爆杆,十多声沉闷的巨响轰然传入了所有人的耳朵!刹那间,脚下的大地都仿佛为之震颤,一连串腾起的烟柱差不多填满了整个空地。 其中一堆炸药就埋在蜘蛛魔身下,猛烈的冲击令它半边身体都腾空起来,两只脚上的石甲顿时成了沉重的负担,活生生被拉断了关节。等到回落之际,它已再无移动能力,像是被炸瘸了腿的巨兽一般,倾斜着瘫倒在地。 阵地中响起了一片口哨声。 不过还未等大家松一口气,码头东侧也出现了同样的撞击声。 另一只蜘蛛魔豁然出现在战场上。 看到这一幕,桑叔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他隐隐意识到,这次魔鬼的进攻恐怕和之前几次截然不同,如今的阵势分明是打算将他们包夹起来消灭干净。哨兵没能按时回来,很可能是被敌人截断了退路,刚才若是再犹豫片刻,机枪班组只怕也很难全身而退。此刻第一军虽然放弃了对狭长街道的阻击,但四挺马克一型都在,依旧能暂时压制住狂魔的突进。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解除,谁知道敌人到底准备了多少蜘蛛魔,倘若再来两只……不,只要再多上一只,他们还能坚守的时间就只能以刻钟来计算了。更糟糕的是,码头上仍有不少难民急待撤离,一旦恐慌蔓延、秩序失控,别说救人,就连他们都别想再回到船上了。 硝烟散去,魔鬼已趁着这段空档涌入了被炸药翻过一遍的空地。 机枪扫射声一时间不绝于耳。 “轰!” 就在桑叔一筹莫展时,身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轰鸣,哪怕是闭着眼睛,他都能一口道出声音的来源对于第一军而言,152毫米要塞炮轰击时的音调可谓是再熟悉不过了! 而他们根本没有布置炮兵阵地! 他惊讶地回过头去,只见一艘钢铁铸造的舰船正在缓缓驶入港湾,位于舰艏的火炮几乎与甲板平行,笔直地对着防线。 “那是……罗兰号!”士兵中很快有人认出了铁船的来历。 “他们不是已经撤走了吗?” “管他的,我们有援军了!” “陛下万岁,干死这群杂碎!” 炮弹呼啸着从士兵头顶越过,接二连三地落在空地上,偶尔腾起的烟柱离壕沟只有十来米,激射的弹片甚至会打在沟前的沙包上。纷飞的泥土就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的砸在众人头顶,如果是平时,他们只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炮兵营都是瞎子和疯子,可现在,壕沟里只有一片赞美之声,要塞炮的轰鸣仿佛也成了最为动听的乐章。 难道……钉子之所以没有放弃剩下的那部分人,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么? 桑叔注意到,最后一部分难民正在士兵的引导下登上罗兰号炮舰,如此一来,码头上的人差不多刚好能装下。 虽然不知道钉子是如何跟上头请示的,但此刻显然已是最好的撤离时机。 “大家注意,现在我们去码头,”他大声喊道,“一个接一个,不要落下了!一旦所有人都离开,爆破手立刻引爆剩下的炸药!” 命令很快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传遍了整条壕沟。 最后的撤退开始了。 马克一型重机枪和剩余的弹药都被留在了原地,尽管心疼不已,但这是陛下的命令在任何情况下,人的安危都应优先于武器,只要士兵还在,武器就能再造出来。 一行人进入码头后,魔鬼也在炮火的打击下占领了第二道防线。 然而等待它们的是一声惊天巨响。 数千公斤炸药将遗留的武器和狂魔一起送上了天空。 在爆炸的余波中,罗兰号拉响汽笛,全速倒车离开了这座已支离破碎的北国港口。u